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 乐可金银花露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4 08:53:36 阅读
寒冬的雪地总是那般寒冷,悬崖峭壁之上更是寒冷无比,秦芜念被身后的人逼着走投无路,满脸绝望带着愤怒的盯着面前的人。

“西皇后娘娘,前方已无路。”说话的是景帝身边的太监,常平,此番奉命要将她捉拿回去,“陛下吩咐了,你勾引外男,行为不轨,陛下念在过往情分,只是让您前往女娲殿剃发祈福,终身不得回帝都,留您一名,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秦芜念是逃出来的,从她被下药,被人发现,被景帝打了一顿板子,下旨让她前往女娲殿剃发祈福,没能为自己辩解半句。

因为她的嗓子废了,不能开口说话。

是谁对她下了毒?

是谁要害她?

是大姐姐秦银霜吗?

可她已经让秦银霜进了宫,并且让出了东宫皇后之位,屈她之下,她以西宫皇后之位住在偏远的清凉殿,难道这还不够吗?

不,她绝不能就这样被人诬陷。

她不断的摇着头,不得已,拿出了她母亲临终之前给她的九转回魂丹,此药服下之后,虽然能跟常人一样,但却只有三个时辰的寿命,并且内力武功皆废。

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吃了。

“本宫要见陛下,本宫是被冤枉的,本宫是清白的。”秦芜念希望常平能念在她曾经救过他一命的份上,让她见一面景帝。

常平什么都没说,可出现在常平身后的,是她的大姐姐,如今的东宫皇后,秦银霜。

“秦芜念,瞧瞧你如今这幅狼狈的模样,你是秦家嫡女如何?是凤女之命又如何?不还是被陛下赏赐给了本宫,你一样跌落衰败,卑贱如泥。”

秦芜念看着面前的秦银霜,若是到了此刻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太愚蠢了。

景帝看来是彻底的放弃了她,甚至想要她死啊。

“大姐怎么还没玩够,赶紧解决了她吧,免得夜长梦多。”说话的是秦家三房的秦向阳,是她当年苦苦哀求景帝保全下来的弟弟。

看着秦芜念身后的悬崖,秦银霜又道,“对了,好妹妹,姐姐有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了,你的父兄,没了,没能死在西北的战场上,却死在了陛下的铁甲军手里,尸骨无存,被仍荒野呢。”

秦芜念万念俱灰的跌跪在地上,一脸的惊慌,有些不敢相信。

“妹妹,你的心上人,我们的好陛下还真是狠心,想必是对你厌恶至极,装了这么多年,陛下终于可以解脱了,处理了他们,陛下便可高枕无忧了,陛下命我接管了伯父的兵权呢。”

秦向阳说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是一根针扎在了秦芜念的心上,本就吃了那药,气血涌上心头,一口血喷出,手里还死死地攥着景帝当年救了她送给她的玉佩。

十年夫妻,呕心沥血,她跟父兄拼命辅助他登上帝位,却落得如此凄惨的结局。

父亲…兄长……对不起……

秦芜念流出了血泪,她原本想用这具残破的身体证明自己的清白,如今想来,多么的可笑至极。

“你的药是我下的,人也是我送到你床上的,可这些陛下都是知晓的,却还是能对你赶尽杀绝,陛下说是留你一命,其实,就是想你命丧这悬崖之下。”

秦银霜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一把刀插进了秦芜念的心窝。

萧景程……你骗我……

秦芜念拖着自己摇摇欲晃的身体,看着面前的这些人,嘴角带血,却笑得格外妩媚动人。

那天,天的阴沉着,天空飘起了小雪,仿佛她初见景帝的那天。

“萧景程,秦芜念,秦向阳……我秦芜念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愿用我的生生世世诅咒你们,万世轮回,百世劫难,我要你们不得好死,永坠阎罗……”
黑白分明的大宅院内,外面飘荡着小雪,秦芜念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桌上的紫金香炉缭绕,鹅梨帐中香的味道飘香四溢,她木然的看着这一切,她,不是死了吗?

“哎呦,小姐,你可算是醒过来了。”说话的是红玉,是伺候秦芜念的贴身丫鬟。

却在她嫁给景帝的第五年死在了救她的途中。

可现在红玉还是她未出嫁之前的打扮,还是那样急躁躁的性子,见到秦芜念醒了过来,高兴地将手里的铜盆都扔在了地上。

“红玉,你这咋咋呼呼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改?”身穿青色丫鬟一边说,一边吩咐外面的人都暂时下去,她是秦芜念院子的管事,紫鸢。

紫鸢是最忠心耿耿的,前世因为秦银霜被封为东宫皇后,她却被气病了,一气之下去东宫理论,却被秦银霜以以下犯上的罪名给杖杀,等她醒过来,紫鸢只剩下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小姐,您醒了,二房那边派人来问了好几次了,三房也过来问了,如今老爷夫人都不在帝都,大少爷也不在,您何必非要跟她们硬碰?其实,照奴婢看,去徐先生的学堂也未必不是什么好事。”

秦芜念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这是临时之前的幻觉,可紫鸢握着她的手,是那般的真实。

这才木然的下了床,看到了铜镜中的自己,那是一张少女的脸,额间的凤尾胎记还在,她曾被女娲殿断言,乃是凤女之命,身份尊贵。

秦芜念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潸然落泪。

她没死,不但没死,还回到了她十七岁那年,也就是这年,她被迫无奈的入了秦家学堂,跟着皇子一起遇到了萧景程,对他日见倾心,落入了他温柔的陷阱之中。

前世是萧景程设下的计谋,是他主动接触了自己,然后一步一步让她坠落温柔乡中。

秦芜念露出了一抹微笑。

萧景程,秦银霜,秦向阳,这一次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既然一切都是骗局,那么,这一次由我来找你们。

“小姐,小姐您别吓唬我们啊。”红玉见秦芜念愣神,还以为这是掉进荷花池留下了什么病根。

“我没事,紫鸢,你去告诉二房,就说我同意去听学。”前世她因为是凤女之命,故而避免跟外界接触,担心有人会利用她生事。

可最后还是落得那样一个结局。

这一世,她绝不会在继续躲在闺中,而是绝地出击,要那些人都付出代价。

之后,秦芜念写信给了自己的兄长,让他速速回来,说她身体不好,父亲母亲留在西北足够了,兄长必须要回来坐稳秦家,否则,还是会被秦家二房三房算计。

秦芜念呆呆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这样的一张脸,的确有算计人的资本。

既然得了凤女之命,那就该当得起这身份。

秦家,正是因为有了她父亲镇守西北,有了她凤女之命,才会被高看一眼,可不是因为二房三房拼命倒好的嘴脸,也该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秦家说的算做主之人。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