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我的支教生涯全文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4 08:51:15 阅读
思思进到客厅,顾不得还鞋子欢快的朝我跑来,我起身抱住她小小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一圈,听着她银铃般的笑容,我浮躁的心突然安定下来。

我抱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看着她因为出汗而黏在脸颊的发丝,拿过纸巾轻轻为她擦拭。

“今天玩什么了,弄得好脏,满身都是汗水,妈妈带你去洗澡。”

我看也不看秦霆,抱着思思就朝着楼上走去,很多事情,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秦霆连和我维系表面的温和关系都懒得去扮演,想来是已经快要走好准备了,我也要加快速度了。

我放好了洗澡水,将女儿喜欢的玩具放进了浴缸中,看着女儿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心里一阵酸涩。

我爱怜的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她微笑抬头看向我。

“妈妈,今天我好开心。”

听到她率先开口,我就这她的话题问下去。

“能给妈妈讲讲吗?”我轻轻地撩起水,冲洗着她宛若凝脂的稚嫩皮肤上,她思索片刻,开始娓娓道来。

“今天爸爸带我去爬山了,有好多人,还有好多好吃的。”她说着突然眸色暗淡的看向我。

我敏锐的察觉到她的情绪,轻轻地捧着她的红扑扑的小脸。

“你不是说很开心吗?怎么突然皱起脸?”

她突然伸出胳膊环住了我的脖子,小小的怀抱却给了我无限的温暖,在这个世态炎凉的时代,好像也唯有她让我觉得安心。

“妈妈,要是你一起去,我就更开心了。”

要不是女儿提醒,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异常,我和秦霆结婚这么多年,自从我退出公司之后,我们两人就一直过着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

而我也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每年的公司团建,举行什么活动,我都因为家庭琐事不能出席,难道这就是我们夫妻之间出现裂缝的诱因吗?在我不陪在他身边的那段时间,给了小三介入我们婚姻的契机?

“下次妈妈一定去。”

我允诺着,只是不想看到女儿脸上出现失望的表情,我就算是豁出去一切,也要让女儿能够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生活。

女儿说的很含糊,毕竟是个几岁的孩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见她洗的差不多了,扶着她站起身,用浴巾将她裹好,抱着出了浴室。

也许是玩的太累了,她窝在我怀中渐渐睡去,我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缓慢的抽出被她枕在头下的胳膊,轻手轻脚的出了她的房间。

我走到二楼的楼梯扶手便,看到秦霆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虽然我只能看到他的侧颜,却能够清晰地看到他挂在脸上的笑容。

是在更那个贱货发信息吗?

我心底压抑的怒火再次燃起,我直接下楼,也许是他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他直接用语音对着微信那边的人回了一句。

“好了不说了,我这边有事。”

我在心底冷笑,这是和小三对暗号,警告对方我来了,害怕小三说些什么暧昧的话被我听到,就坏了他们的计划吗?

我走到秦霆身边坐下,他看到我的到来,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刚刚和人聊天可不见他这么疲惫。

怎么,和我相处这么多年,审美疲劳了?看到就我心累?还是根本就懒得看我一眼。

我轻咳一声,他缓缓睁开眼睛。

“怎么了?有事吗?”他转头看向我,眸底是波澜不惊的平淡。

我在心里苦笑,曾经,那双看到我就盈满温柔的眸,此时没有任何的厌恶,我是不是该觉得庆幸,起码我还值得他可以的伪装?

“我听女儿说今天你们去爬山了,有个陈阿姨她十分喜欢,我怎么不记得公司有姓陈的女员工呢?”

秦霆揉着太阳穴,眼尾微撩看了我一眼,随即无所谓开口。

“今天公司组织团建,陈盈是公司很重要的一个客户,她刚好来公司谈业务,我顺便就邀请她一起过去,生意场上,难免有些应酬,你不要听到些流言蜚语就怀疑我们的感情,咱们一起白手起家,你陪着我吃的苦,我记在心里。”

他说着坐起身,扳过我的身体,眸色认真看着我。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我怎么舍得辜负你的深情。”

我看着他抓着我胳膊的手,胃中一阵翻涌,想到他用这双手摸过别的女人,我就发自内心的抵触。

“我知道了。”

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排斥,因为还不到和他摊牌的时候,我要忍着,让他自以为掌握全局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我就知道你做懂我。”

他眸色幽暗,深邃眸底翻涌着情欲的气息,我忍着胃中翻涌的不适,抬手堵住他吻下的唇,故作娇羞的将他推开。

“讨厌,等下思思醒了,看到不好,我去做饭。”

我借故闪身直接进了厨房,打开水龙头用肥皂一遍一遍的冲洗着刚刚贴上他唇的手心,手洗的通红,但却洗不去我心底的厌恶感。

我刚刚准备做饭,就听到他手机短信音接连响了起来,我转头看向秦霆,他直接起身上了楼。

我洗菜的动作停顿,与此同时,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今晚带好取证设备,等我消息。”

看到神秘人发来的信息,我实在有些怀疑,为什么他每次都能提前一步得到消息,而我要不是他,还被秦霆门在鼓里,傻傻的以为他很爱我。

我没有回复,将消息删除后,专心开始做饭。

刚刚做好晚饭,秦霆换了身衣服从楼上下来,我走出厨房,顺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要吃饭了,你这时候要出去吗?”

他已经到了玄关边,拿出皮鞋换好,抓起公事包看向我。

“公司临时有些事情,我要过去处理一下,晚上不能陪你和女儿吃饭了,改天给你买礼物补偿。”

他说完头也不会的出了家门,我目送他离开,果然应了神秘人的消息。

如此看来,他这么着急出去,是去喂情人!

是陈盈吗?
我回到沙发边坐好,认真思索起来,下午我和苏纯买衣服时,我看到那个和秦霆在一起的女人难道就是陈盈?

想到之前收到的信息,那个小三要秦霆周末带着思思,她们一起去爬山的消息,我就更加笃定了这个想法。

看来我是真的冤枉了苏纯,我为自己对朋友的不够信任而觉得愧疚,世界上相似的人太多了,我仅凭借一个背影,就怀疑和秦霆偷情的人是苏纯,实在是太武断了。

女儿迷迷糊糊从楼上下来,我担心她失足摔倒,急忙过去将她抱起。

“宝贝,饿了吧,妈妈做好了饭,咱们吃了饭在回去睡。”

女儿乖巧的点点头,我们两人吃了饭,思思好像真的爬山玩累了,吃饭的时候都在打瞌睡。

我将她喂饱,抱着她回了楼上,安顿好女儿后,我刚刚准备下去收拾餐厅,手机再次想起。

“二十分钟之内,赶到医院。”

看到神秘人的短信,我毫不怀疑,因为没一次他提供给我的消息都十分准确,想到熟睡的女儿,我出去一会应该没有问题。

我开车直奔医院,也许是即将揭晓谜底的紧张,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里都是汗水,只要拍下他出轨的证据,那么在财产分割上他必然要让步,更何况秦霆是个爱面子的人,他能够做到这么多年传不出半点消息,想来也不想落得个陈世美的名声。

“你怎么总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我很好奇神秘人是怎么做到的。

电话那边的男人停顿一下,我能够清晰地听到他轻浅的呼吸声,本以为他不回回答我,却不想就在我都要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他直接开口。

低沉的声线带着撩拨人心的诱惑力,要是我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也许会东西,可惜现在的我是个被感情伤透又极为现实的女人。

“你在质疑我的能力,盟友一场,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在他手机上安装了跟踪器!”

我有些惊讶,他竟然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做到这一切,他到底是谁?成为了我心灵有一个未解之谜。

“原来如此。”

我直接将油门踩到了底,这个时间段路况还算好,并没有很多的车,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不过用了十几分钟,我结束了和他的通话,直接乘坐电梯到了婆婆所住楼层下面一层。

我担心从电梯出来会撞见婆婆,到时候会被她阻拦,反而什么坏了事,最后一程,我直接爬楼梯上去。

楼道里,清冷的白炽灯照在白色的墙壁上,反射着渗人的冷芒,我小心翼翼朝着婆婆所在的病房走去。

Vip病房这边并没有很多病人,晚上这个时间断,婆婆也不用输液,加上病房里有珊珊伺候着,护士们很少过来。

我刚刚走到婆婆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的议论声,警惕的顿住了脚步,随手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

“阿霆,你到底还要准备多久,珊珊的肚子可不能再拖了,虽然第一胎不显怀,但最多也就拖到四个月,万一被那贱人看出来了,就麻烦了。”

我宛如雷劈,万万没想到和秦霆有一腿的居然是珊珊?而起还怀了秦霆的孩子,看来他之前精子成活率底下果然是个谎言。

珊珊才十八呀,虽然年轻,但出生农村,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皮肤粗糙的很,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秦霆怎么会和她勾搭一起。

就算老牛吃嫩草,但我真的怀疑秦霆的审美,想到他就是个靠下半身思考的牲口,也就能够了解了。

毕竟,只要闭上眼,什么样的女人都能让他觉得快活。

“妈,以后别再提这事了嘴严些,我这边尽快安排,万一被林妍听到会坏了计划,等我把财产全都转移了,才万无一失。”

“恩,你尽快吧,我可不想委屈了我的大孙子。”

当初我怀思思没几个月,婆婆就带着我到医院去检查,因为秦霆之前是医生,有很多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塞了个红包,就知道了孩子的性别。

自从知道是个女儿之后,婆婆对我的态度都变得不一样了,每天冷嘲热讽说我没用。

那时候我只以为是因为我怀着女儿的关系,现在看来,是婆婆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我和秦霆的婚事。

“霆哥,你会娶我吗?”珊珊询问秦霆的声音传来,我不由得冷笑。

就凭你也配?

“珊珊,你是不是傻,你都还了阿霆的孩子,他不娶你娶谁。”

婆婆调侃的声音传来,我只觉得好笑,恐怕也是要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吧,要是珊珊也生下个女儿就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珊珊才十八岁,思思已经七岁了,按照年龄上来算,思思不可能是珊珊生的。

这个想法窜上心头,我不由得惊讶的睁大眼睛,在也不想听到里面三个人恶心的对话,转身离开了医院。

我坐在车里,久久不能平复心底的情绪,如此看来,秦霆在外面的女人,除了珊珊,还有一个就是思思的亲生母亲。

本以为秦霆是个靠谱的老实人,没想到他那副正经的皮囊下,竟然隐藏着这么一颗会玩的心灵和肉体。

听着婆婆的话,珊珊八成是她送到秦霆床上的,之前我觉得珊珊出身农村,朴实能干,到最后试试证明,是我瞎了眼,被她的外表蒙逼。

若非她本就对秦霆有意,就算婆婆怎么撺掇,她又怎么可能答应。

手机再次传来提示音,看到是神秘人发来的信息,我随手抓过手机,看着他发来的信息。

“正如你看到的,不只有小三,还有小四。”

随着他的信息紧随而来的一段视频,我看着手机画面,一眼就认出了秦霆。

点开视频,是一段酒店走廊里的视频,秦霆揽着一个带着口罩和鸭舌帽的女人从房间里走出来,我眯起眼睛看着女人的背影。

仔细看过后,还是觉得那个背影和苏纯很像!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