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战寒爵洛诗涵全文免费阅读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4 08:50:03 阅读
我带着思思回到家,直到我们吃过饭,秦霆都没有回来,也好,不会耽误我和孩子聊天。

房间里

我给思思洗过澡后,将她裹得像个小粽子一样搂在怀中,缘分真的很奇妙,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会因为日久天长的相伴而产生那种无法割舍的感情。

看着在怀中笑的灿烂的女儿,我更加坚定了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她留在身边的决心。

“妈妈,你怀里好香好温暖,和你在一起,思思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孩。”

我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发,微笑着戳着她腰间软肉。

“有你在妈妈身边,妈妈也是最幸福的人。”

看着咯咯笑着的思思,我不由得有些感慨,好像只有向她一样年纪的人才是最幸福的,每天没有烦恼,无忧无路的生活,即便有多少磨难和危险,都有父母抗下。

我希望她能够一辈子这么幸福下去,不会被大人世界的阴谋诡计伤害。

我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将她搂在怀中。

“宝贝,在这个世界上,你除了妈妈最喜欢的女人是谁?”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但我真的很好奇小三到底是谁,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只猫爪子在哪里抓挠着我的心,让我寝食难安。

思思把玩着我的头发,毫不犹豫的回答。

“除了妈妈,我最喜欢苏纯老师和陈阿姨,当然,她们在我心里的位置,没有办法和你比,我最爱的人就是你。”

突然被孩子告白,给我那颗焦躁的心带来些许慰藉,我鼻子一爽眼泪险些掉下来。

“妈妈也最爱你。”我调整好情绪,苏纯我改天再找机会一探究竟,这个突然冒出的陈阿姨又是谁?

“宝贝,陈阿姨是谁呀?妈妈怎么都没听说过?”

我谆谆善诱,试图找到些许蛛丝马迹。

“之前我周末学完钢琴,跟着爸爸去了公司,有时候就会遇到陈阿姨。”

可疑目标又多了一个,我有些头大,没想到我一直很信任的秦霆,身边有这么多莺莺燕燕。

我试图问些关于陈阿姨的事情,就在这时,听到了门口传来的脚步声,随即扯过被子盖在思思身上。

“时间不早了,思思该睡觉了,早睡早起才能长得美丽,乖,闭上眼睛。”

思思听话的闭上眼睛,在我怀中蹭了蹭,秦霆小心翼翼打开们,高大身体矗立在门口,微笑看着我们母女。

同样的画面在我的生活中出现过无数次,以前我觉得无比幸福,但这一刻却让我恶心欲呕。

上午他才和情人在医院翻云覆雨,我不明白,他怎么可以做到在我面前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不得不承认,他的演技太高了,要不是那条挑衅信息,我恐怕一辈子都会活在他们编制得谎言中。

他们母子像吸血鬼一样,榨干了我的剩余价值,然后像丢垃圾一样将我抛弃,可惜他们算盘打错了,我从不是逆来顺受的主,虽然平时我一副贤妻良母模样,但有句话说的好,把老实人逼急了,后果都是很严重的。

怀中女儿呼吸渐渐平稳,我给她盖好被子,小心翼翼下床,秦霆伸手要抱我,却被我嫌弃的推开了。

“满身汗味,好臭,快去洗澡。”

我催促着他,他闻了闻身上味道,随即朝着我们房间走去,我看着他的背影,发自内心的嫌恶。

我小心翼翼关上女儿房间的门,生怕惊扰到睡梦中的她。

等我回到房间时,听着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不自觉嘲讽一笑。

我之所以未加这个家付出那么多,唯一图的只是他一心一意对我好,现在他脏透了了,就算我心里还有不舍,也该学会放弃了。

几分钟后,浴室的门打开了,他只在腰间围着浴巾走了出来,晶莹的水珠顺着他小麦色的肌肤蜿蜒流下,曾经无比香艳的画面,气的我心都在颤抖。

他和小三在病房里苟且的画面,在我眼前挥之不去,我压抑着心底冲动,走到他对面的沙发边坐下。

“今天我和女儿聊天,她说很喜欢苏纯和一个陈阿姨,她是公司的员工吗?”

他面色有异,认真看着我。

“老婆,你最近怎么了?公司实在太忙,我忽略了你的感受,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

我看着他真诚的眸,在心底冷笑,当初我就败在他这张写满真诚的脸上。

我还记得结婚当天,他发誓一辈子对我好的话,但这才几年,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被他忘得干净。

他这么安抚我的情绪,大概是财产还未转移干净,看来我要加快动作了,不然等他将公司财产都转走了,一切都晚了。

我要了让他身败名裂,更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他来到我身边,伸手要抱我,我弯腰抱起被子,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之前我答应陪思思睡。”

秦霆在我眼中就是个浑身散发着恶臭气息的脏物,我怕忍不住恶心吐出来,看他辛苦伪装,何必彼此厌烦还要假装表面祥和。

出了房间,我长长出了口起,轻手轻脚走到女儿房间。

揉着女儿小小的身子,我才觉得踏实。

我现在越来越迷茫,一个苏纯还没搞定,就有突然出来个陈阿姨,秦霆听到我提起她时的怪异表情,实在惹人怀疑。

我还不能确定那个小三是谁?难道女儿会是那个小三的女儿?各种问题萦绕在我心头,一时间烦躁的很。

手机传来震动,我猜到是神秘人发来的信息,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果然是他。

“静下心,冷静分析,答案就在眼前。”

他总是能够在我迷茫的时候给我指点迷津,我深吸口气,缓解着心底烦躁。

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秦霆手机的信息,周末,秦霆可能要带女儿和小三去爬山!

“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给神秘人发去信息,期待着周末尽快到来,一天不揪出这个小三,我就不能搜集秦霆出轨的证据。

婚变已成定局,我也该潇洒离去。
思思进到客厅,顾不得还鞋子欢快的朝我跑来,我起身抱住她小小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一圈,听着她银铃般的笑容,我浮躁的心突然安定下来。

我抱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看着她因为出汗而黏在脸颊的发丝,拿过纸巾轻轻为她擦拭。

“今天玩什么了,弄得好脏,满身都是汗水,妈妈带你去洗澡。”

我看也不看秦霆,抱着思思就朝着楼上走去,很多事情,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秦霆连和我维系表面的温和关系都懒得去扮演,想来是已经快要走好准备了,我也要加快速度了。

我放好了洗澡水,将女儿喜欢的玩具放进了浴缸中,看着女儿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心里一阵酸涩。

我爱怜的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她微笑抬头看向我。

“妈妈,今天我好开心。”

听到她率先开口,我就这她的话题问下去。

“能给妈妈讲讲吗?”我轻轻地撩起水,冲洗着她宛若凝脂的稚嫩皮肤上,她思索片刻,开始娓娓道来。

“今天爸爸带我去爬山了,有好多人,还有好多好吃的。”她说着突然眸色暗淡的看向我。

我敏锐的察觉到她的情绪,轻轻地捧着她的红扑扑的小脸。

“你不是说很开心吗?怎么突然皱起脸?”

她突然伸出胳膊环住了我的脖子,小小的怀抱却给了我无限的温暖,在这个世态炎凉的时代,好像也唯有她让我觉得安心。

“妈妈,要是你一起去,我就更开心了。”

要不是女儿提醒,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异常,我和秦霆结婚这么多年,自从我退出公司之后,我们两人就一直过着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

而我也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每年的公司团建,举行什么活动,我都因为家庭琐事不能出席,难道这就是我们夫妻之间出现裂缝的诱因吗?在我不陪在他身边的那段时间,给了小三介入我们婚姻的契机?

“下次妈妈一定去。”

我允诺着,只是不想看到女儿脸上出现失望的表情,我就算是豁出去一切,也要让女儿能够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生活。

女儿说的很含糊,毕竟是个几岁的孩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见她洗的差不多了,扶着她站起身,用浴巾将她裹好,抱着出了浴室。

也许是玩的太累了,她窝在我怀中渐渐睡去,我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缓慢的抽出被她枕在头下的胳膊,轻手轻脚的出了她的房间。

我走到二楼的楼梯扶手便,看到秦霆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虽然我只能看到他的侧颜,却能够清晰地看到他挂在脸上的笑容。

是在更那个贱货发信息吗?

我心底压抑的怒火再次燃起,我直接下楼,也许是他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他直接用语音对着微信那边的人回了一句。

“好了不说了,我这边有事。”

我在心底冷笑,这是和小三对暗号,警告对方我来了,害怕小三说些什么暧昧的话被我听到,就坏了他们的计划吗?

我走到秦霆身边坐下,他看到我的到来,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刚刚和人聊天可不见他这么疲惫。

怎么,和我相处这么多年,审美疲劳了?看到就我心累?还是根本就懒得看我一眼。

我轻咳一声,他缓缓睁开眼睛。

“怎么了?有事吗?”他转头看向我,眸底是波澜不惊的平淡。

我在心里苦笑,曾经,那双看到我就盈满温柔的眸,此时没有任何的厌恶,我是不是该觉得庆幸,起码我还值得他可以的伪装?

“我听女儿说今天你们去爬山了,有个陈阿姨她十分喜欢,我怎么不记得公司有姓陈的女员工呢?”

秦霆揉着太阳穴,眼尾微撩看了我一眼,随即无所谓开口。

“今天公司组织团建,陈盈是公司很重要的一个客户,她刚好来公司谈业务,我顺便就邀请她一起过去,生意场上,难免有些应酬,你不要听到些流言蜚语就怀疑我们的感情,咱们一起白手起家,你陪着我吃的苦,我记在心里。”

他说着坐起身,扳过我的身体,眸色认真看着我。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我怎么舍得辜负你的深情。”

我看着他抓着我胳膊的手,胃中一阵翻涌,想到他用这双手摸过别的女人,我就发自内心的抵触。

“我知道了。”

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排斥,因为还不到和他摊牌的时候,我要忍着,让他自以为掌握全局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我就知道你做懂我。”

他眸色幽暗,深邃眸底翻涌着情欲的气息,我忍着胃中翻涌的不适,抬手堵住他吻下的唇,故作娇羞的将他推开。

“讨厌,等下思思醒了,看到不好,我去做饭。”

我借故闪身直接进了厨房,打开水龙头用肥皂一遍一遍的冲洗着刚刚贴上他唇的手心,手洗的通红,但却洗不去我心底的厌恶感。

我刚刚准备做饭,就听到他手机短信音接连响了起来,我转头看向秦霆,他直接起身上了楼。

我洗菜的动作停顿,与此同时,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今晚带好取证设备,等我消息。”

看到神秘人发来的信息,我实在有些怀疑,为什么他每次都能提前一步得到消息,而我要不是他,还被秦霆门在鼓里,傻傻的以为他很爱我。

我没有回复,将消息删除后,专心开始做饭。

刚刚做好晚饭,秦霆换了身衣服从楼上下来,我走出厨房,顺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要吃饭了,你这时候要出去吗?”

他已经到了玄关边,拿出皮鞋换好,抓起公事包看向我。

“公司临时有些事情,我要过去处理一下,晚上不能陪你和女儿吃饭了,改天给你买礼物补偿。”

他说完头也不会的出了家门,我目送他离开,果然应了神秘人的消息。

如此看来,他这么着急出去,是去喂情人!

是陈盈吗?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