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入睡指南肉30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4 08:46:28 阅读
我的天塌下来了。

可能人绝望到了极致,反而冷静得可怕,我没有哭没有闹,我只是默默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要搞清楚真相,我当年生的孩子,到底是不是现在的女儿?她为什么和我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这时神秘人的微信忽然来了消息。

“可怜的女人,帮别人白白养了七年孩子,你就不怨恨,就不想报复?不想知道真相?”

我手指颤抖着,给他打了语音电话。

他接通的很快,低声说:“林妍,你真可怜。”

那个男人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他低低的一笑,似乎都带着一股子嘲讽的味道。

我憋闷的难受,几乎质问道:“你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再次轻笑着,那笑声十分刺耳,“你猜?”

“或许是医院报错了,我今天就去医院查当年的生产记录。”我努力的找着一切的可能性。

男人传来阵阵低笑,笑声越来越大,“哦,还想自欺欺人呢。”

“你到底想干什么?捉弄我很有意思吗?你这个混蛋!”我被他的笑声刺激的彻底崩溃,忽然很想骂人。

他停止了笑声,声音变得正经起来,“不如去取根你老公的头发,和你女儿做个亲子鉴定,我是为你好,真相总是残酷的。”

男人说完,便没有了声音。

我脑子乱糟糟的,早已经没有了什么头绪,难道除了被抱错,还有别的可能吗?

晚上我回到家,老公正在陪女儿弹钢琴,舒缓幽静的音乐缓缓流淌,我疲惫的坐在沙发上,犹豫则该怎么样才能够去拿到秦晟的头发。

秦晟老公转头看向我,关心的问,“老婆,你怎么了?这两天看上去这么累。”

我压下心里复杂的情绪,勉强对他笑了笑,“老公,我好累啊,帮我捏捏肩好不好?”

“遵命,他做了一个滑稽的动作。”让女儿自己弹钢琴,转身来到我的旁边,宽大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按捏。

我却根本没有心思享受。

秦霆心情似乎很好,居然有心情在我耳边低声玩笑,“办张卡嘛,女士,不要钱,肉偿!”

我从心底厌恶他的触碰,轻轻撇开脸,“别乱来,女儿在这呢。”

他今天难得热情,不依不饶,“老婆,我们好久没来了,难道你不想…”

我握住他的手,拒绝了他的亲密,半强势的将他推倒,“躺下,我帮你捏捏。”

“老婆你真好,能娶到你我好幸福。”他说惯了,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在女人面前更是绅士十足。

之前,我每每会被他逗得喜笑颜开,而现在听到却只觉得厌烦,他不知道拿着套油嘴滑舌的腔调骗了多少女人。

我盯着他的头发,故意叫了一声:“哎呀,老公你怎么长白头发了?我帮你拔了。”

我抓住了两根黑头发使劲的一拽,他疼的大叫。

“今天好冷,我去洗澡了。”我拿着拽下来的头发,赶紧回了房间,偷偷放好。

那晚,我拒绝了秦霆的求欢,他现在让我感到恶心。

我将秦霆和女儿的头发,送到了做亲子鉴定的研究所,很快鉴定结果就出来了。

女儿是秦霆的孩子。

我整个人几乎要疯了,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女儿是秦霆的孩子,却不是我的孩子,我十年怀胎生下的孩子呢?
对,那个神秘人,他一定知道!

我掏出手机,几乎咆哮着使用语音轰炸。

“你出来,肯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对不对?”

“你出来,你出来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求求你。”

“我求求……”

我身体颤抖着,连手机都几乎拿不住。

那边什么都不回,最后我不死心的给他打了语音电话,令人震惊的,居然接通了。

一个冷静磁性的声音,慢悠悠的说:“林妍,你还挺让我惊讶,我以为你会哭着去找你老公摊牌,没想到还挺能忍。”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定知道对不对,你告诉我?”我说着声音里几乎带了哭腔。

男人沉默了一秒,才说:“你老公当年做医生的时候,可是把一切做得天衣无缝,故意伪装精子质量不行,骗你做试管婴儿,其实当年用的根本不是你的卵子。”

我不可置信,那卵子是谁的?

对,是那个小三的,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小三在短信里和老公聊天,口口声声说他们有了孩子,原来,我不过是一个被设计的生育工具,借我的肚子,生下他们两个血缘相连的孩子。

我就像一个小丑,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好恨!我不甘心!

而这个男人是我目前唯一的突破口,我必须和他合作。

仇恨反而让我冷静下来,我说道:“你直说吧到底想干什么?只要你能帮我报仇我什么都答应你。告诉我那个小三是谁?我要让秦霆净身出户,我要拿回公司的股票,我要获得女儿的抚养权,我要让他们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男人呵呵笑着,“我可以帮你,我可以让你老公和小三身败名裂,让你拿走公司的股权,甚至还有你女儿的抚养权,不过,你要听我的。”

“好。”我满脑子沉浸在女儿不是我的愤怒中,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

男人挂断了语音,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此刻被复仇占据了所有的想法。

一切都不重要了,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一个被人耍的团团转的蠢货,不管那个男人是谁,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只要他能够帮我报仇,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哪怕与魔鬼为伍。

晚上秦霆回来的时候,我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手脚冰凉。

女儿过来小声的喊我,“妈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我摇了摇头,嘴唇咬得发白,“思思,妈妈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我的女儿,她明明那么可爱,她是我付出了半生的心血养大的,老天爷为什么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眼眶发热,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我赶紧拿被子挡住自己的脸,不让女儿觉察到我的异样。

晚上老公难得做好了饭,来喊我,“老婆,你怎么了?快来吃饭。”

我声音闷闷的:“我不舒服,你们先吃吧。”

饭后老公把女儿哄睡,才来到房间坐到床边,拉起我的被子,不解的看着我。

“老婆你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

我定定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抿了抿嘴唇,“秦霆,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秦霆猛的站了起来,神色愠怒,“老婆,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不要整天疑神疑鬼的好不好?我看你是在家里呆的太闲了吧,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我气急了,站起来抖着手指他,“我是整天疑神疑鬼,我在家里照顾这个家,我得到了什么?我想要去公司,你还不让我去,我明天就回公司上班。”

“老婆,你冷静点。”一听到我去上班,他瞬间软了下来。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早点睡觉,明天我还要去开会。”

我瞬间泄了气,到如今,我甚至不敢和他撕破脸,但凡他觉察到了异样,如果坚持和我离婚,我以后甚至连孩子的抚养权都拿不到,会被他像条丧家之犬,毫不犹豫的踹掉。

早上,我强打着精神早早的起床,我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

我必须要有所行动,我一定要查出来那个小三是谁,所有曾经算计欺骗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强打着精神起床,做了早饭,老公正在洗脸刷牙,他放在床头上的手机亮了一下,我飞快的看了一眼。

【阿霆,周末我过来,带女儿出去爬山吧!】

原来那个女人不止抢我的老公,居然还一直出现在女儿的身边,那么女儿,女儿对她又是什么感情?

我手抖一下,手机砰地一声掉了下来,老公似乎听到了动静,声音有些着急的问。

“老婆怎么了?”

“没什么,东西掉到地上了。”

我赶紧憋回眼角的泪,默默的把手机捡起来放回了原处,老公从浴室出来,看了一眼手机,看到还在那放着,明显松了一口气。

“老婆,我去上班了。”

老公走了不久,神秘人再次给我发了消息,是一个地址。

“你可以去捉奸了。”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或许这就是心死了吧!

我现在只求一个公道,一个真相。

手机上发来的地址依旧是婆婆所在的医院,难道小三真的是珊珊不成?

我脑子轰轰作响,开着车直奔医院而去,到了婆婆所在的楼层,此刻正是中午,走廊里人很少,婆婆的病房门关着。

我死死地盯着病房,心中不安,大步走了过去。

我今天倒要看看,小三到底是谁?

刚走到了病房门口,我就听到了激烈的喘息声。

“啊,好厉害,我不行了……”

“我今天把你给榨干了,你老婆晚上能饶得了你吗?”

病房里传出女人的娇笑声,妩媚成熟,并不像是珊珊的。

“她躺在床上跟条死鱼一样,哪能比得上你,我在家,根本都懒得碰她。”

这是秦霆的声音,绝情冷硬,似乎在评价一个货物。

“阿霆,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婚?你答应了要娶我的。”

“你不要太急了,毕竟公司是夫妻共同财产,我要想办法把财产转移走,难道你甘心让她分走一半的财产”

女人声音莫名有些耳熟,“好吧,那你可要尽快!”

我压下心头的狂怒,轻轻的拉开了房门的缝隙,想要看清楚女人的脸,两人纠缠的画面,一点一点在我的面前浮现,越来越清晰。

女人此刻正趴在我老公的肩上,披散着黑发,丰满的躯体动作着,身材火辣,后背还有一个蓝色的蝴蝶纹身,格外惹眼。

小三明显不是珊珊!

珊珊身材极瘦,没有这样丰满的腰臀,房里的女人到底是谁?

这个身影像极了……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