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三个王爷插一个孕妃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3 08:51:57 阅读
如今的局面,但凡不是蠢货,都能看出林星宇必定身份斐然,谁还会秀逗地自触霉头?

但,张建业依然是一脸不甘,他似乎不愿意承认事实,指着林星宇大声叫嚣,“说,是不是你搞得鬼?以为屏蔽信号就万事大吉了?”

“哼,别高兴得太早,等我的人马到齐,一定会打断你的狗腿,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宝贝女儿如何被人玩弄,等老子玩腻了,我还会把她赏赐给手下的兄弟。”

“只要她一天不死,就永远活在恐惧和阴影中,一辈子也别想摆脱。”

疯狂的咆哮,张建业还恶狠狠的瞪着缩在林星宇怀中的林灵,恨不得喝其血,吞其肉。

对上那双恶毒的双眸,林灵吓得浑身哆嗦,她紧紧抱着林星宇的脖子,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得到片刻安宁。

“爸爸,灵儿……怕……”

轻轻抚拍着女儿的后背,林星宇眼底满是冷意,他抬眸督向宛如入魔的男子,不言不语。

张建业犀利的话语嘎然而止,只觉自己仿佛被死神盯上一般,全身弥漫着入骨的冰寒,下意识只要自己再多言一句,他的生命就会走向终结。

看着对方识趣闭嘴,林星宇轻声安抚道:“灵儿,乖,你和疆晟叔叔先出去,爸爸还有事要处理,等一下就带你离开!”

一前一后,两副面孔,对着林灵,道不尽的柔情似水,直看得疆晟目瞪口呆。

但,一听此话,林灵乌黑地大眼睛,瞬间又蒙上了水雾,小嘴撅起,哽咽起来,“爸爸……你是不是不要灵儿了……”

“不……不会,爸爸只是有事要忙,不想让灵儿看。”

“你骗人,妈妈上次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我就在狗窝里睡了二天,要不是邻居家的阿姨,灵儿,现在还出不来呢,呜呜……”

小姑娘越说越委屈,直听得林星宇心疼极了,还未等他开口,林灵哭泣道:“不,这次我不要离开爸爸,我见到妈妈时,她受伤住院了,我不要爸爸也这样。”

听着女儿声声泣血,林星宇恨不得狼抽自己耳光,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能感受到,她们母女过得生不如死。

额头青筋凸起,胸中燃起焚天怒火。

“乖,爸爸不会走,也不会受伤,以后再不会离开你们半步,但,现在听爸爸的话,把眼睛先闭起来,爸爸不要你睁开,灵儿就要听话,好吗?”

极力压抑着暴走的情绪,林星宇柔声说道。

抱起林灵的那一刻起,他就能感觉到,女儿体内必有隐疾,所以千万不能情绪过于波动过大,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虽然他有逆天医术,但现在仇人当前,为保林灵万全,林星宇要步步谨慎,解决完这些魑魅魍魉,定要好好为女儿调理身体。

“嗯,灵儿会听爸爸的话。”

看着无比乖巧的林灵,林星宇心里软和得一塌糊涂。

他深深吸了口气,这些年,亏欠她们母女实在太多,今日就用张家的倾覆,先出口恶气。

把女儿牢牢抱在怀里,用胳膊档住了她的视线,随即看向疆晟,冷声道:“把他们带上来。”

命令一下,门外很快出现一批黑衣人,这些人虽然身着便服,但周身的凛冽之气,以及手上的厚茧,让人一看就知不是普通俗子。

这些人押着一群张家走狗,踏步走来。

而跟在张建业身边的保镖,一看情况不妙,一个个龟缩着脖子当起了鸵鸟,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不是想要废掉我吗?不是想要我的女儿一辈子暗无天日?”

林星宇语气淡漠,平铺直叙,似乎只是在和旁人聊着家常。

张建业却是如坠深渊,刚才的嚣张气焰霎那间荡然无存,噗通跪地,用力抽打自己耳光。

不多时,他的嘴角便渗出了血丝。

但男子手下不停,随即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爷,都是我眼盲心戳,胡言乱语,您老,千万不要跟我计较,这就在这儿给您赔礼了!”

刚才多么狂悖,此刻就有多么卑微,如同可怜之极的尘埃,再不敢激不起半丝波澜。

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不得不怂。

短短一个小时,身边的心腹走狗全部摘了干净,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张建业再目光短浅,目中无人,并不代表他是个十足的白痴。

只是,砰!

他的头还没有磕完,求饶的话还未落下,便被疆晟毫不留情踢飞出去。

张建业直接头撞玻璃,鲜血眼泪糊了一脸,哪里还有一丝张家家主的模样,比起乞丐还要狼狈三分。

疆晟眸光中满是冷凝的杀意,“你有什么资格向我家主子求饶,连只狗都不如,真是可笑……”

“你……你们不能随便动我,张家有几十亿资产,但是每一年的税俸就有上千万,动了我,江宁上峰也不会轻饶你们……”

未等张建业说完,疆晟仿若白痴一般斜睨看着他,“你们张家是如何步步走到今天,想必你最心知肚明,那些见不得光的产业就不用我一一列举了吧!”

“你,路上走好,放心,善后事宜我自会料理清楚,你那几十亿资产保管安排的妥妥当当。”

张建业一听,气得直想吐血,明刀明抢,还说得如此高风亮节,比他还不要脸。

但奈何,与对方,一天一地,天壤之别,即便人家想要,他哪有资格反抗?

似乎已失去了耐性,林星宇轻飘飘挥手说道:“把这些人渣都处理掉,干净一些。”

说完,抱着林灵,转身离开了酒店,乌烟瘴气,他不想女儿在深陷其中。

张建业一脸绝望,面如死灰,看着朝他围过来的黑衣人,木然地闭上了双眼,连反抗的力气也全然没有。

一瞬间,所有的希望化为乌有,直到此时,他才切身感受到等死的滋味。

看着林星宇渐行渐远的背影,嗫喏双唇,“杀人先诛心,真的好狠!”

王春艳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打开房门,柳清函便扑了上来。
看着母亲两手空空,绝美的容颜上满是泪痕,“妈,灵儿呢,你把她弄到哪儿去了?”

柳清函好像失去了全世界,指着王春艳声嘶力竭怒吼起来。

心中所有的苦楚在此刻无限扩大,现在的她只剩下无尽的疯狂。

王春艳狠狠瞪着女儿,随即拿出手中的银行卡,在柳清函眼前晃了晃,皮笑肉不笑说道:“那个赔钱货自然是卖掉了,看到了吗,这里可是有整整三百万,这种苦日子我早就过够了,我把你养活长大,还不能让我享受几天了!”

柳清函一听,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地,眼前不停闪烁着女儿的身影。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被自己视为母亲的女人,被女儿视为外婆的亲人,声音开始发颤,浑身透着无尽的哀伤。

“妈,你怎么能把亲生孙女给卖掉,你的心到底有多黑呀,灵儿可是叫了你这么多年的外婆啊!”

王春艳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指着三魂丢了七魄的柳清函骂骂咧咧起来,“还不全是因为你,死脑筋一个,如果你早听我的话,嫁入豪门,老娘能过得这么苦吗?”

柳清函根本没有心情听她的指责,站起身踉跄着就要往外走去,王春艳上前立刻拉住了他,双手一拦,大声呵道:“你这副鬼样子,要去做什么?”

“我要是找女儿,要去张家,不能这样……”

柳清函仿佛已经被刺激得思维混乱,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定要要回女儿。

啪!

只是还未走出两步,一记响亮的巴掌,狠狠的落在她的脸上。

“走?去什么张家,你给我乖乖回去,我已经联系了李家,明天就是你和李云峰的订婚仪式,现在哪儿也不许去。”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你的宝贝女儿早已被一个野男人带走了,根本不在张家,估计你这辈子再难见到她了,还是听我的话,没了那个拖油瓶,当个阔太太不好吗?”

柳清函眸光瞬间凝结成冰,死死地盯着王春艳,只看着对方头皮麻。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妈,如果明天顺顺利利的完成订婚宴,我还能帮你见那个小贱种一面,不然的话……”

王春艳精神一抖,牟定只要自己抬出林灵,柳清函定被自己吃的死死。

她赌对了,林灵是柳清涵最大的软肋,这一刻,她唯有妥协,别无选择。

但,那个五年前与她执子携手的男子,再无踪迹的丈夫,在柳清函心中恨意更浓……

……

第二天,蓬莱酒店内,高朋满座,江宁市各大豪族汇聚一堂,正与李云峰的父亲以及后起之秀的柳家老太太,端着酒杯,谈笑风声。

作为世家中根基薄弱的柳家,今日可是难得的机会,如知能把握得住,很可能整个家族鸡犬升天。

柳老爷子膝下两子,但很遗憾,直到他去世,都未能再添一个男丁。

任柳家再大的家业,也是后继无人,这可把柳老太太愁坏了,为保住家族的一席之地,无奈只能与实力更强的世家子弟进行联姻。

选来选去,柳清涵订婚的便是江宁三流世家的李家公子,李云峰。

酒店的一间边角客房内,柳清函一身洁白婚纱,美的仿若九天仙子下凡间。

可一双红肿且空洞的眼睛,生生将一切美感全部打破。

“清涵,你现在还这么死心眼吧,都这么多年了,他说不定早就死了。”

“当初和那个男人结婚,纯属是老爷子犯浑,如今你好不容易没了负担,更要好好珍惜这次姻缘。”

柳荣看着女儿,开始喋喋不休,“清醒一些吧,那个男人如果真爱你,早就回来了,为何刚结婚就会抛下你,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清涵无神的美眸,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不,星宇是爱我的,他不会抛下我和女儿,我一定要等他回来,谁也不会嫁。”

看着柳清涵冥顽不灵,柳荣忍无可忍一记巴掌重重甩在她的脸上。

“你真和你妈说的一样,顽固不化,守着那个药罐子过了五年还不够?如今的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你居然还是不情不愿,真想一辈子当个穷酸的傻子?”

“这次的婚事,柳李两家已经谈好了,如果你再拒绝,那么那个小杂种,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听清楚了吗?”

柳清涵看着眼前苦苦相逼的父亲,一行清泪再次流了下来,这就是自己血脉相承的亲人?

为了利益,就能卖儿卖女?

她也就罢了,但,林灵又何其无辜,她还那么小,如今没了母亲在身边,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柳清涵心如刀割。

颤抖双唇,艰难说道:“我嫁……”

与房间间的愁云惨淡截然相反,大厅内依然觥筹交错,一片和祥。

所有人都无比羡慕地看着礼台上,伫立的一对璧人。

虽然李家还算不上一流世家,但是资产也算雄厚,再加上李云峰长得颇为英俊,在一般家族中,有不少女孩也心生爱慕。

可是一身手工定制礼服的李云峰脸上没有半丝喜悦之色,反而嘴角挂着浓浓的讥诮。

他缓步走到柳清涵面前,饶是眼前佳人美得惊为天人,他也是微微晃神之后,马上冷哼道:“想当初,我就知道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老子追了你这么多年,不理不睬也就罢了,居然还当众辱骂我是色狼,这笔账我可一直记在心里!”

“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房间我着人专门修整了一番,里面可有不少好东西,为夫的一定好好服侍你,保管让你终身难忘,哈哈……”

柳清涵一听,身体止不住开始颤栗,她知道,自己嫁入李家,会面临什么样的炼狱生活。

她很想逃走,但是一想到林灵,反抗的话狠狠又吞了回去。

看着一脸煞白的柳清涵,李云峰心中说不出的畅快,嫁人了又如何,还不是嫁了个废物,守着活寡。

“怎么,怕了?别急啊,我们可是要做夫妻,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慢慢了解……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