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开车污的句子,啊快停下好痛别撞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3 08:49:10 阅读
“星宇,算了,也不是他的错,别这么凶了。”

柳清涵抱着女儿,开口劝解。

林星宇一向对身边之人,爱护有加,只是一涉及到女儿,便变得有些情绪波动。

升级当爸,还一时无法适应,如今满心满眼全是女儿,自是不允许她有一丝闪失。

也着实难为护卫,女儿可己的掌中宝,不敢阻拦,也不能上手,所以如今才变得难以收场。

“灵儿,过来,让姨姨抱抱。”

窝在柳清涵怀里的林灵,很快对柳清瑶张开了双臂。

对方极其熟练的将她抱起,美眸中盈满了激动地泪水,可以看出她们二人的关系也是极其亲厚。

温层片刻,柳清瑶便把林灵送到林星宇怀里,一脸严肃的说道:“我和姐姐要回刘家,不能带着灵儿走,现在我把她交给你,记住一定要用命保护好她,如果灵儿有一丝伤害,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听到了吗?”

林星宇郑重点了点头,这话自然不用旁人交代。

身为人父保护家人理所当然,更何况他亏欠女儿太多,即便是要他的命,恐怕自己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我在林星宇怀中的玲玲小嘴一撇,这种哀伤的离别,短短五年,她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她伸出双手,哽咽道:“小姨,妈妈,我和爸爸一起去好吗?不要分开……”

柳清瑶强忍泪水,万般不舍摸着林灵的小脑袋,“灵儿听话,我和你妈妈只是回去收拾东西,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呜呜……真的吗?”

林灵开始嚎啕大哭,看着宝贝泪雨连连,林星宇的心如剜肉一般,刺痛不已。

“灵儿,妈妈没有骗你,等我回来,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吗?”

柳清涵心疼地不停哄着女儿,几度差点泪奔。

林星宇看着泫然欲泣的妻子,眸底尽是浓浓的愧疚。

如家常般的父母陪伴,没有想到在女儿眼中竟变得如此艰难。

又是什么时候,女儿连好吃的,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柳清瑶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亏欠这对母女的实在太多……

短暂的离别,林星宇抱着女儿上了一辆黑色加长豪车。

车内豪华的装饰,丝毫没有引起林灵半点兴趣,她耸拉着小脑袋,无精打采。

林星宇环抱着女儿,双眼逐渐凝结成冰,“疆晟,先找一家饭店,随后,再去李家!”

……

李家别墅,此时一片愁云惨淡,李振荣看着晕迷不醒的儿孙,满是沟壑的面容,更显得苍老无比。

他最疼爱的儿子和孙子,居然同时变成了残废,虽然李家并不是江宁一流世家,可是几十年来,也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父亲,您消消气,身体要紧,我派人已经核查清楚,是柳清涵那个贱人带了情人回来,似乎还是林家少爷,身边还跟着武道高手,弟弟和侄子全是遭了他的暗算。”

李德海的兄长李德阳走到阴沉不定的李振荣身边说道。

李振荣拍案而起,冷冷哼道:“厉害?能厉害过你的大哥吗?通知他们速速从部队赶回,自己的家人被人欺负成这样,如果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我李家在整个江宁和废物有何区别?”

“只是查清有何意义?派人把那两个歹人给我抓来,通通断手断脚,我要他们在江宁匍匐乞讨,如狗一般!”

听了家主的话,李德阳苦口婆心说道:“父亲,张家昨夜已被灭门,据说和那个林星宇脱不了干系,想必他身后一定有极大的背景,我们何不等大哥回来,再做商议?否则贸然行进,怕是不妥!”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李德阳脸上,半丝情面也没有留。

“混账!自己兄弟成了残废,你畏首畏尾却不敢动手,我李家没有你这样的胆小鼠辈?不敢做,就给我滚!”

李振荣气得满脸通红,当众怒骂。

李德阳摸着肿胀的脸庞,深知父亲对弟弟和侄子的偏爱,这记巴掌他只能打落银牙和血吞。

“对不起,父亲,我现在立刻着人去办!”李德阳慌忙低头,眼底闪过一抹阴冷的戾气。

“不用多此一举,我已经来了!”

还未等李德阳出门,林星宇抱着女儿便大步跨进了大厅。

看着来人,李振荣脸上满是嗜血的阴霾。

李家众人更是怒目圆睁,死死盯着的林星宇,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林星宇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擅闯我李家祖宅,真不知你是自信过头,还是脑子有坑?”

李振荣冷冷哼道。

面对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李家族人,林星宇闲庭信步,面上一片淡然。

他不屑讥诮,“不过是蝼蚁李家,在我看来如沟渠臭虫一般,我今日前来就当清理垃圾,你们就不必感谢我了!”

还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林星宇瞬间散发着凛然的杀意,如死神降临,直让人头皮发麻,后背发凉,整个心脏都狠狠揪了起来。

虽然强势的威压让李振荣,差点无法喘息,但到底是一家之主,还是有几分定力。

极力按压着内心的恐惧,颤抖的指着林星宇,“真是反了,你伤了我李家子孙,现在还敢上门羞辱,如果今天不打断你的狗腿,我妄对李家的列祖列宗。”

“来人……把这个狂吠之徒给我拖下去,斩断手脚,还有他怀中的孽种活活打死,用他们的鲜血为我儿孙补偿。”

“听到了吗?来人,都去哪了……”

可惜李振荣声音再大,但门外的一众保镖毫无反应,无一人回应他的指令。

正当他不明就理之时,突然大门被人用力撞开,一位满身是血的保镖横飞直入,在平滑的地上漂移成一道刺眼的血色长线,终在李振荣面前,稳稳停住。

疆晟拿着纸巾,蹙眉擦拭着拳头上的遗血,随后来到林星宇面前,低眉顺眼,恭声说道:“主上,门外废柴全部清理干净。”

李家人皆是瞳孔急缩,仔细一看,地上半死不活的血人,正是保镖头目。

一时间,大厅内蔓延着死亡气息,众人不寒而栗,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要知道保镖头目可是退伍军人,是李振荣千挑万选出来的,他一人撂倒三五个壮汉根本不成问题。

可就是这样百里挑一的高手,连同门外的几十号保镖,全部被疆晟打得落花流水,连一个站着的人都没有。

短暂的恐惧之后,李家族人缓缓回神,你再厉害又能如何,能强得过李家大公子以及部队上的兵王吗?

“你……放肆!知道得罪我李家是什么下场吗?这般狂傲,当真不怕死?”

李振荣深吸一口冷气,强压着内心的惊恐与怒意,死死盯着林星宇问道。

“呵,下场?”

林星宇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意中满是不屑的冷意,“那可知,李云峰羞辱我妻,他会是什么下场吗?”

李振荣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为了一个贱货,你居然把我孙子踢成残废?”

“我李家公子看上你的女人,那是她的荣幸,你不双手奉上也就罢了,居然还敢上门聒噪?”

“林星宇,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断双臂,跪于堂前,磕头认错,我或许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

林星宇快被这群蠢货气笑了,真是迷之自信啊!

还自断双臂,饶我不死?Tmd是来唱曲儿的吗?

遍观整个夏国,还无一人敢如此威胁于他!

“疆晟,好好教教这老货,什么才是规矩!”

林星宇如若看戏一般,狭长的凤眸,凝满讥诮。

还未等对方有所反应,疆晟一个箭步猛冲上前,单手揪起李振荣的胳膊,一百八十度旋转。

咔哧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尤为刺耳。

李振荣的手臂被板向背后,如同落叶的枝柳,耸拉下来,森然的白骨刺破皮肤,大大咧咧的露了出来。

啊!

剧痛袭来,李振荣痛不欲生,在地上来回翻滚,那模样惨不忍睹,直让人看着心跳加速。

林星宇冷眼旁观,怀抱女儿,捂住她的眼睛,好似只是在看一出大戏。

虽然林灵被抱在怀中,遮挡视线,但惨烈的哀嚎,直吓得她浑身瑟瑟发抖。

“老货,给我闭嘴,你吓到我女儿了,再不识相,另一条胳膊也别要了。”

林星宇的话,犹如神祇降临,李振荣纵然在痛楚难忍,也只能堪堪忍住了叫喊,只是彻骨的疼痛,让他几度咬碎银牙。

看着父亲遭此非折磨,李德阳快速上前把老人搀扶起来,随即一双满是怨毒的眼神像是在要林星宇身上戳出血洞。

“小子,别嚣张,你可知我大哥李德江可是陆军上校,我们李家背后的势力,岂是你能亵渎?”

“你居然敢如些对待我父,我决不会放过你,定要你付出血的代价。”

林星宇依然笑得云淡风轻,督了一眼茶桌上的手机,好心拿起扔给李德阳,“你好像对你大哥很有信心,现在打电话让他回来,你们这群苍蝇,着实厌烦,不如一次性解决干净,免得玷污我女儿纯洁的心灵。”

李家父子当场懵逼,特别是李振荣,连胳膊的疼痛都选择性遗忘。

任他如何也想不到,林星宇还有这样的气魄。

“你没开玩笑?”李振荣面色疑惑道。

林星宇冷冷一笑,“十分钟,让他快马加鞭赶过来,否则,晚一分,我就杀一人,哦,看得出你对那个李德海挺上心的,不如就从他开始吧!”

因为成了哑巴,李德海根本无法说话,不过当他听到林星宇大大咧咧要拿他当马前锋,一时间,气得差点喷血而亡。

自己的独子被他废掉了后代,而自己也成了口不能言的半疾之人,可以说,李德海如今和林星宇有着血海深仇,两人不死不休。

在对自家大哥盲目的自信时,他甚至开始幻想,援兵赶到之时,如何折磨林星宇,才能解心头之恨。

杀了他,实在太便宜,林灵不是他的掌中宝吗,那就当众碎尸万段,让他遍尝炼狱之苦。

“爸爸,这些人好可怕,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灵儿……害怕!”

气氛沉重,突兀的软萌声打破了林星宇的思绪,只见女儿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角,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

林星宇微微眯眼,直接对视李德海,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蕴含的无尽杀意。

“乖,不怕,有爸爸在,谁也动不了你。”

林星于说着,再一次抬手捂住了林灵的双眼。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反向一转,两枚锃亮的银针,立于两指之间。

“李德海,你的心思我清楚,你应该庆幸,若不是我女儿在场,你的狗命我取定了。”

摄语刚落,林星宇手指一弹,银针如同插了翅膀,直接飞驰而去。

躺在护理床上的李德海,只觉两眼一黑,伴随着一阵剧痛,他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由于声带尽毁,他只能哀戚地发出呜呜的闷哼。

这一切,直看得李家众人颠覆了三观。

李德阳气血上头,满脸通红,他直接跳脚冲着林星宇大声叫嚣,“混蛋,不过是个孽种,你就毁了我弟弟,现在连他的眼睛也不放过,实在太过份了,我和你拼了!”

啪啪!

还未等李德阳迈开脚步,疆晟一个闪身,两记耳光狠抽在对方脸上,根本来不及反应,又是一个扫腿,踢得李德阳倒飞出去。

空中漂移三个来回,重重砸在青瓷花盆,门牙横飞,口吐鲜血,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哼,自不量力,也配与我主上喧嚣?”

林星宇轻轻挥手,示意暴躁的疆晟先行退下,“李德阳,这次只是警告,下次如若再吓到我女儿,你就和你弟弟作伴好了,我不介意成其好事。”

话语间满是浓浓的凛冽之气,就连周边的温度都冷凝了几分。

看着傲然而视的男子,李家众人无不胆战心惊,似乎面对的早已不能视为人。

而是恶魔,是锁魂的撒旦!

李振荣强忍着断肢的痛苦,心中莫名扬起无尽的悔意。

他隐隐有种预感,眼前所见到的,只是林星宇的冰山一角。

这个男人究竟有多恐怖?他背后的实力又有多么强悍?一想到未知的一切,李振荣不由的开始颤栗。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