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傻子的那东东很大很粗/宝贝你夹得我好舒牛壮孙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3 08:47:12 阅读
“我还好奇,柳清涵相好的是什么样的小白脸,没想到是我们林家大少爷啊!”

李云峰单手插兜,微扬唇角,一脸戏虐说道:“林少爷,哦不,那是曾经,放心吧,这个女人,我会替你好好疼爱的。”

柳荣回过神来,上前一步,双眼一瞪道:“林星宇,虽然林家曾经也算是显赫一时,但今时不同往日,你的家族早已不复存在,现在你一无背景,二无势力,拿什么配得起我们柳家,今日可是我女儿的大喜之日,还不赶快给我滚!”

柳清瑶更是一脸怨恨的盯着眼前男子,若不是他,姐姐怎会落到如此下场?

与众人好奇,愤怒,不甘的诸多情绪不同,王春艳却是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星宇,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昨天就是这个男人带走了林灵。

也正是他,一夜之间,屠尽了张家满门,要知道那可是与李家底蕴不相上下的豪门世族,就这样轻飘飘没有了。

就好像演了一场笑话,走了个过场,连个水花也没泛起。

她怔怔转眸看向哭成泪人的女儿,此时一股灵魂的恐惧,弥漫全身。

灭掉张家,弹指一挥,而今又从容的大闹离家婚礼,就算再愚蠢,也能想象的出,林星宇背后必定势力非凡。

“清涵,别伤心了,女儿一切安好,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吧!”

林星宇轻拍着妻子后背,转而冷冷地扫视台下众人,一字一句,“从今往后,无人敢动你分毫!”

这句话似乎触及了李云峰的痛脚,他立刻跳脚怒道:“林星宇,还真当自己是人物了,别忘了你们林家早已灰飞烟灭,你的老婆我今天要定了。”

“还要当众,让你亲眼目睹我是如何好好地疼惜她,看着你绝望无助,我心里就爽,哈哈!”

始终未发一语的疆晟,剑眉紧蹙,一个闪身来到李云峰面前,单手将他揪离地面。

“在殿主面前,尔敢放肆,找死!”

林星宇淡然一笑,缓声说道:“疆晟,今日我与妻子团圆,不易见血,嗯?”

再晚上一秒,疆晟就要扭断李云峰的脖子,现在主子有命,他自是莫敢不从,只得收敛杀意。

但,宵小之徒也不能轻饶,直接一脚踹在李云峰身上,一向养尊处优的他,哪能经得起战王攻击。

瞬间,腿间剧痛,连带几声骨盆脆裂之声。

李云峰瞪大了双眼,腹部剧烈翻滚,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疆晟满是不屑,嫌弃地一个巴掌抽在李云峰脸上,随即如同破布般,将他扔在了一边。

“哼,算你走运!”

看着眼前一幕,柳荣只觉一股气血涌入天灵盖,脑海仿佛炸开了锅。

他们千辛万苦才促成李柳两家的婚约,却不想,一夕崩塌,不仅婚礼成了笑话,还把李家少爷踢成了太监。

这是要把整个柳家逼上死路啊!

柳荣眸底染上红光,几乎百米冲刺般,跑向哀嚎不己的李云峰身前,小心翼翼扶起,随后恶狠狠瞪向林星宇,“你毁了我女儿也就罢了,现在还把整个柳家推向深渊,如果李家事后追责,我定与你不死不休。”

说完,不再与林星宇过多纠缠,扶起半昏迷的李云峰快步离去,那样子就像是在供着祖宗,比亲儿子还要上心。

疆晟看着柳荣谄媚的嘴脸,冷哼道:“小小李家,竟然敢大放厥词,殿主仁慈,没有取其狗命,已属万幸,没想到,他们还恬不知耻地以下犯上。”

嚣张,霸气,又带着不容置喙的凛然之气,满堂宾客皆是侧目,心中犹如惊涛翻滚,众人心中更是好奇,林星宇究竟是何身份,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公然与世家为敌。

林星宇淡淡摆手,古井无波的星眸满是寒冰,“疆晟,李云峰不过是不入流的卒子,李家家主才是罪魁,养不教,父之过,他终是要为子请罪才是。”

所有人再次倒吸冷气,本以为林星宇就此收手,却不想,竟然还要找上李家,继续追责。

王春艳清醒过来,她急哄哄冲着柳清瑶大声喊道:“清瑶,把这个贱人看好,我去找老太太做主。”

边说,边向二楼贵宾厅跑去。

柳清瑶这才堪堪回过神来,手指着林星宇,气得满脸通红,“都是你,真是个灾星,一回来就伤害李家少爷,你这不仅是要毁了柳家,更是要害死姐姐。”

她现在已经彻底恢复了冷静,看着林星宇怒气冲天。

“星宇,我知道你刚才是为了我出气,但是李家,绝不是你能招惹的起,趁他们不在,你快走吧!”

“姐,你说什么混账话,如果放他走了,我们该怎么办,李家绝不会放过我们!”

柳清瑶如同炸毛的小母猫,怒目圆睁,瞪着林星宇再次骂道:“我姐为了你吃尽了苦头,生下女儿,你未尽过一日为父之责,这下好了,刚回来,便惹下泼天大祸,如你还算是男人,有种的就别走。”

“噗嗤……”

立于一边的疆晟,实在忍不住捂着嘴笑出了声。

真是滑稽,如此蝼蚁还需要逃避?

然而,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迎来的却是林星宇如刀割般得眼神。

疆晟强忍笑意,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这铁血战王只有面对林星宇,才会变得侠骨柔肠,夹着几分孩童的可爱。

“想逃?伤了我儿子,就想一走了之,做梦!”

“我定要将他三刀六洞,堕入地狱!”

柳老太太一脸狰狞地,从贵宾室走了出来。

原本她正接受众人追捧,无比庆幸能攀上李家,说不定柳家自此能够再升一层楼。

可是,茶还没喝一口,王春艳急头白脸地把厅堂发生的事,一下子爆了出来。

订婚仪式,当着所有宾客,柳清涵悔婚不说,还让自己相好,把李家公子打成了残废。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今,这恐怕是整个江宁,最大的豪门丑闻。

柳家是什么结局,柳老太太压根想也不敢想。

她浑身颤抖看,硬挤出赴死的笑容,看向身边面色黑紫的长衫老者。
“李爷,这事可与我们柳家毫无关系,您可一定要明察秋毫啊……”

卑躬屈膝,卑微至极,在这一刻她哪里还像话事人,比起街边的野狗都不如。

李德海脸色阴沉得可怕,他盯向柳清涵,寒声说道:“我儿子倾慕于你,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而乙却在大婚当日伙同情人谋害于他,我今日一定要把你这个淫娃荡妇当街游行,以保我李家声誉。”

随即,李德海转眸看向浑身哆嗦的柳老太太,“老太太,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孙,当真让我大开眼界,此事我必会禀报家主,从今以后,我们两家势不两立,走着瞧……”

一听这话,柳清涵脸色变得极其难堪,身形开始站立不稳。

她的家人,都会受到连累。

虽然柳荣和王春艳,待自己并不亲厚,甚至一度还想到卖儿卖女,但,终是血浓于水。

更何况,父亲费尽心机,把她安排入柳氏集团,职位不高,好歹也算是稳定。

她的父母在诸多事情上,都以己为先,但是试问谁不盼着自己儿女可以成龙成凤,而任由亲女带着孩子过得凄凄惨惨。

诚然,柳家是慢待于她,但终于父母给了她遮风挡雨之所,这份亲情,柳清涵无法做到视若无睹。

而且,妺妺柳清瑶明里暗里更是不知帮过自己多少,如今在她看来,是自己的任性,祸及了家人。

但,与柳清涵的愧疚截然相反,伫立一旁的林星宇,胸中满是焚天怒火,像是要毁天灭地。

疆晟跟在林星宇身边己三年有余,只需堪上一个眼神,便能得知,自家主子是何心思。

他缓步上前,冷声说道:“李云峰胆敢伤我家夫人,主上没有剥皮抽筋已是开恩,你们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还口出狂悖之语,当真该死。”

“呵!”

看着出头的疆晟,李德海竟然阴恻恻笑了起来。

“就是你伤了云峰?我要你把死都变成奢侈,打断手脚,让你成乞丐一般乞讨,遭受万人唾骂,我要你生不如死。”

“来人,把他给我先挑断筋脉,送去云峰那里,任由他泄愤。”

“还有,把林星宇给我绑起来,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家主有命,一帮李家狗腿,纷纷抡起袖子朝着疆晟冲了过去。

可还未近身,便只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疆晟面不改色,直接啪啪几下,防线崩溃,径直伸手抓向李德海。

李德海根本避无可避,疆晟眨眼上前,扬手一挥,刚才还颐气指使的男子,瞬间口吐鲜血,惨叫声响彻天际。

疆晟不屑甩了甩手,冰冷道:“既然不会说话,以后就别说了,当个哑巴不好吗?”

耳边终没了聒噪,疆晟甚是满意自己的杰作。

柳老太太看得目瞪口呆,直接大叫一声,吓得两眼一黑,倒地不起。

围在四周的保镖,一看就知道疆晟是武中高手,一下子立于原地,谁也不敢上前一步。

柳清瑶站在一边直接傻眼,她不明白这个疆晟为何身手如此高强,但,转念一想,再能打又如何,能抗得过整个李家?

现在柳李两家,婚礼差点变葬礼,李家父子一个变残,一个变哑,看来自己也是劫数难逃。

林星宇直接无视状若癫狂的李德海,深情款款的揽着柳清涵,柔声说道:“老婆,我们走吧,我会把亏欠你与女儿的债加倍补上,请给我个机会,好吗?”

听到老婆两字,柳清涵除了感动,更多的是对林星宇的依赖。

不过理智都是占了上风,眼前的残局不容她一走了之。

柳清涵遗憾的摇了摇头,“星宇,我不能放着家人不管不问,如果我走了,大伯一定会为难父亲,更不会放过他们,所以……”

看着柳清涵欲言又止,林星宇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他爱怜地挽起柳清涵的柔夷,没好气说道:“你真是一点也没变,放心吧,我会让整个李家为你下跪认错,一个都少不了。”

一听这话,柳清瑶再也无法淡定,指着林星宇破口大骂:“没想到你不光害人,还会吹牛,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做白日梦!”

“这下全完了,我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嫁给你这个扫把星。”

“李家在江宁,可是赫赫有名的大族,你又算哪根葱,让李家绝后,又把奶奶气晕,就为了你一己私欲,要拉着我们一起陪葬,你真是太混蛋了!”

林星宇看着自己的小姨子,被气得直跳脚,脸上一阵懵逼,多少年了,他还从未被别人如此骂过。

疆晟周身散发着寒冰之气,如蛇蝎般死死盯着柳清瑶。

在他眼里敢对林星宇不敬,那便都是该死的敌人。

柳清瑶顿觉身边嗖嗖的冷风,看着疆晟对自己毫无遮掩的敌意,小丫头非但没有怂,反而上前一步,脖子一梗。

“你是不是想把我的命也要了?那动手吧,反正早死晚死都一样,是爷们儿,就给我个痛快!”

“小小姐,主上有要事在忙,你现在不能擅闯啊!”

这是一道焦灼的声音,打破了场内尴尬的气氛,随即软萌萌的呼喊声,骤然响起。

“妈妈,姨姨,你们是不是在这里啊,灵儿不要一个人呆着!”

闻听此声,即将失控的众人皆是心头一惊。

林星宇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一个箭步冲向门外,只见护卫正小心翼翼的跟在林灵身后,刚毅的脸庞愁成了一朵快要败掉的菊花。

林灵一看到林星宇和柳清涵,瞬间迈着小短腿喜极而泣的跑了过来。

柳清涵激动地一把抱过女儿,“灵儿,你真的没事啊,真好!”

林灵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奶声奶气道:“妈妈,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看着大团圆的母女相聚,林星宇愁绪的心情,染上了一抹释然,难得嘴角上扬,春光灿烂。

不过,面上的喜色很快被愠怒代替,林星宇看着林灵身后的护卫,呵斥道:“你怎么让她跑出来了?我不是说过,让你好好照顾吗?”

铁汉脸色一苦,委屈道:“主子,小小姐哭着喊着要找你们,我也拦不住啊,再说了,我们敢拦吗?”

别看林星宇表面上怒气冲冲,但却极其护短,所以手下护卫才会有恃无恐。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