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开车污的句子,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1 09:21:28 阅读
顾景琛紧紧盯着台上。

只见即便被指控,台上的女人也没有丝毫慌乱,反倒是镇定自若的态度,衬得那张精致的小脸越发明艳动人。

他薄唇轻启:“她没有。”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足以表达他的信任。

云七念有没有吸.毒,他比谁都清楚。

所以根本不怕调查。

而这时,云七念也朗声应了下来。

“好!我可以接受调查,只不过丑话说在前头。”

她冷眸微转,淡淡扫过台下的云千羽。

“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一口咬定看到我在洗手间吸.毒了,但不管是真看到了还是故意栽赃诬陷,我云七念的清白都绝不允许随意任人污蔑。

若是呆会儿我真被查出来有,我自当认罚,可如果没有,姐姐是不是也该向我道歉?”

云千羽一滞。

道歉?

给她?

她下意识是想拒绝的。

可想到自己在她酒里面放的东西,又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如果真的是我冤枉妹妹了,我当然会道歉,怕就怕我没有冤枉。

妹妹平常在外面乱玩也就算了,今天可是外公的寿宴,你连今天都敢乱来,是不是也太不把外公放在眼里了。”

很好,诬陷她的时候,还不忘了再踩她一脚。

云七念冷嘲的勾起唇角。

“是吗?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赌把大的好不好?”

云千羽一愣。

“呆会儿如果我被查出来的确吸了毒,我自当认罚,可如果没有,你就跪下自打三个耳光以表歉意,如何?”

云千羽彻底呆在那里。

这……怎么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

云七念这个胸.大无脑的草包,什么时候这么有主意了?

这时,云帆适时出声。

“够了!念念你别太过分!”

“到底是谁过分?爸,她只是你的继女,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难道你信她不信我吗?”

云帆一下就被问到了。

大厅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云七念冷冷盯着云千羽,清冷出声:“怎样?赌,还是不赌?”

许是她的语气太过镇定,那种胸有成竹的气势,倒让警察们都开始心生怀疑。

不由疑惑的看向云千羽。

云千羽迅速转了转眼珠。

那杯酒她是亲自看着云七念喝下去的,包里的东西也是她一早就买通人藏好了的。

她就不信,都到这个地步了,云七念还能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因此,咬了咬牙:“我赌!”

云七念微微勾起唇角。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几位警察叔叔和姐姐,帮我检查吧。”

初步的检查非常简单,只需要用检测仪扫描一下瞳孔就行了。

至于她的随身物品,以及搜身,自然有另外的女警进行。

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台上,云千羽也很紧张。

但想到呆会儿即将出现的结果,她的心中还是忍不住升起一股快意。

云七念,今天就是你彻底跌下云端的一天!

只有你的名声臭了,我才有机会代替你成为云家的大小姐!你所拥有的一切也都会成为我的!

到了那个时候,我看你还有什么底气跟我横!

很快,检测结果就出来了。

警察将仪器上的数据展示在大家面前。

“一切指标正常,没有吸.毒。”

“身上也没藏什么可疑物品。”

云千羽顿时愣住。

怎么可能?她明明亲眼看到云七念将那杯酒喝下去了。

包里的东西也是她亲自找人缝进去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林苑!林苑你怎么了?”

只见林苑痴痴笑着,摇摇晃晃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她像是神智不清似的,一边笑着,一边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嗯……好热,好难受啊……”

云帆脸色大变,怒喝:“林苑,你在干什么?”

然而此时的林苑,哪里还能听到他的话?

神智早已被药性模糊,只见她没几下就将身上的衣服全部扒拉光了,浑身上下只剩一套内衣裤还能勉强遮羞。

宾客们都惊呆了。

“天啦,那是林苑吗?她这是怎么了?”

“一看就是磕.药了呀,没想到云七念没被查出来,反倒是她自动暴露出来了,这也太离谱了!”

“平时看着她高高在上,一脸端庄的样子,没想到是这种人。”

“别说,胸前还挺有料,嘿嘿……”

在场的宾客虽然大多都是上流人士,但也不乏有些喜欢低级趣味的,都对着林苑的身材品头论足起来。

云帆连忙跑过去脱下外套遮在她身上,心里又急又怒,叶老爷子也气得浑身发抖。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她弄下去!”

几个叶家的女眷连忙上去帮忙,可药性发作的林苑哪里是她们能弄得住的?

没几下就挣脱开了。

不仅如此,还像发了疯似的指着云七念,在大厅里大吵大闹起来。

“哈哈哈哈……小贱人要死了,小贱人终于要死了,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只听“哗啦”一声。

云七念不知从哪里找来一盆冷水,对准林苑就兜头泼了过去。

紧接着,几个耳光啪啪扇在她的脸上。

云千羽失声尖叫:“云七念,你干什么?”

云七念冷笑,“我当然是在帮林姨啊,不信你看。”

众人转头看去,果然,林苑原本疯狂的眼眸已经清醒了几分。

云千羽准备的药性不算很强,在激烈的外界刺激下,还是能让人保持短暂的清醒的。

“我这是怎么了?”

她茫然的望向四周,发现大家的眼神都不对劲,不由低头一看。

下一秒,立马失声尖叫起来。

“啊!不要看,不要看!”

云千羽急忙拿衣服替她挡住身体,同时,对叶老爷子哭诉道:“外公,我妈妈向来安分懂事,绝不可能沾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一定是有人陷害她的!”

叶老爷子的脸色十分难看。

不管如何,林苑在叶家的寿宴上出了这种问题,丢的都是叶家的脸。

他沉声道:“查!到底是谁带了这种东西进来,一定要给我彻查清楚!”

不远处,一直藏在暗处的苏泽见情况不对,下意识就要溜走。
不料才刚转身,就对上了两个身形高大的保镖。

保镖是云七念被叶老爷子带去敬酒时,暗中吩咐的。

光一个林苑怎么够?

打脸要打双,再说了,她这不是还得向顾景琛表忠心吗?

云七念笑眯眯的道:“外公说的是,一定要查!我也相信林姨不是那种胡来的人,就算想磕.药,也不可能在外公的寿宴上磕是不是?”

这话说的!

看似是为林苑开脱,实际是替她摁死了磕.药这个罪名啊!

云千羽气得快撅过去了。

云七念转头对几个警察说道:“就麻烦各位警察叔叔姐姐们,对在场所有人进行一次全面搜查吧!要记得,一个都不能放过哦。”

警察们点头。

事情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大家也不可能不配合。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接受了检查。

躲在角落里的苏泽急得冷汗直冒,偏偏身后就有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盯着,让他逃都逃不了。

正哆哆嗦嗦准备将兜里的东西随便找个地方扔掉的时候,云七念的声音忽然响起。

“咦,苏泽哥哥,你怎么在这儿?”

苏泽瞳孔猛然放大,一抬头,就看到云七念正迈步朝自己走来。

随着她的脚步,大家的目光也跟着聚集过来。

得益于云七念以前的刁蛮任性,在场竟也有不少人认识苏泽。

都不由感到惊讶。

“苏泽,他怎么在这儿?”

“一个管家的儿子,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宴会上吧?”

苏泽是云家以前的管家的儿子,自从云七念和苏泽的事闹开后,云帆就将那位管家开除了。

苏泽的脸色一片煞白,汗水浸湿了背心。

他勉强笑笑,“念、念念,不是你叫我过来给叶老先生贺寿的吗?”

云七念睁着一双无辜又茫然的眼睛。

“没有啊,我明知道外公和爸爸都不喜欢你,怎么可能叫你过来呢。”

她顿了顿,目光忽然落在苏泽的裤兜上。

“呀,那是什么?”

众人都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苏泽的西裤裤兜边缘,赫然露出一个透明袋子的一角。

苏泽一慌,连忙将东西揣进兜里,笑容更加勉强。

“没、没什么。”

云七念娇憨的眨了眨眼睛。

“我不信,啊,我知道了,你既然是来给我外公贺寿的,那兜里肯定是贺礼吧!我看看是什么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云七念一个箭步冲上前,一下就将苏泽兜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别!”

由于苏泽猛然捂住裤兜,袋子被扯破了,白色的粉末一下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

苏泽脸色大变,云七念似乎也呆住了,过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她后退一步,身子晃了晃,不敢置信的捂住了嘴。

眼泪也瞬间盈满了眼眶,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

“苏泽哥哥,原来是你……是你!!!”

苏泽:“……”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你还想狡辩!如果你没有想害林姨,为什么今天明明没有受到邀请却出现在我外公的寿宴上?

枉费我以前对你那么好,林姨可是我最尊敬的长辈,你居然敢这么害她。

以后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我要和你一刀两断!

警察叔叔,你们把他带走吧!不用看在我们云家的面子上对他网开一面!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云七念说着,还流了几滴虚假的“伤心泪”。

大家都不由被她大义凛然的气势所感动了。

外界都说云家大小姐虽然才华纵横,但为人任性,蛮不讲理。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样嘛!

瞧,多么大公无私,明明以前喜欢苏泽喜欢得要死,为了苏泽甚至连顾总这样的男人都可以不要。

现在却为了大义,主动让警察把他带走,并且还不许他再动用云家的关系为自己开脱罪名。

这可是将苏泽最后一条退路也堵死了啊!

大家都不由在心底对云七念肃然起敬。

不远处,顾景琛却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别人没看出来云七念在演戏,他可是看出来了。

想到今天一天她反常的举动,顾景琛的眼眸不由深了深。

苏泽无比慌乱。

“云七念,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东西根本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我身上!

还有,不是你叫我今天过来,说是让我带你私奔的吗?什么时候变成我自己过来的了?”

“私奔?”

云七念冷笑,忽然快步走到顾景琛旁边,一把就搂住了他的胳膊。

“苏泽,你听好了,以前是我眼瞎,错把鱼目当珍珠才会喜欢上你,现在我眼睛治好了!

我老公又帅又有钱,还对我特别好,我就算要私奔也是跟他私奔,怎么会选择你这样的人渣?

你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以后你要是再敢纠缠我,我、我就叫我老公打你!”

说着,还仰头看向顾景琛,讨好般问:“老公,你说是不是?”

顾景琛眸色幽深盯着她,像是要从她的眼睛盯到她的心里去。

半响,才轻启薄唇,“是。”

他看向苏泽,像在看一个死人。

“把他带下去,以后我太太的方圆一公里之内,不许出现他的身影。”

“是。”

苏泽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两个保镖一人一边捂住嘴,拖下去了。

大家看得目瞪口呆。

半响,几个警察才反应过来。

连忙取证的取证,另一波人则赶紧追了出去。

一直等到他们忙完全部离开,林苑也被人扶了下去,叶老爷子这才宣布宴会重新开始。

华丽的大厅里又继续歌舞升平起来。

云七念跟着顾景琛回到景苑。

刚进门,她的身子就被重重压在了门板上。

男人眉眼深沉,薄唇绷得紧紧的,一双黑眸像深不见底的寒潭,死死盯着她。

“云七念,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嗯?”

云七念一滞。

有些委屈的扭了扭身子,“老公,你好凶哦,可不可以对我温柔一点?”

掌心下女人的肌肤有种不可思议的娇嫩感,顾景琛眼眸深了深。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