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被老师抱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11-13 10:20:44 阅读
 就如同赌输了的人都惦记着翻本一样。

    生意亏了钱,张士慧同样有打翻身仗的要求。

    否则他投进去的三百多不全泡汤了?

    那得拿半年的工资来弥补啊。

    更何况在他的心里,这又没有赌博带来罪恶感,亏了当然得赚回来。

    所以必须干,没什么可考虑的,这样的愿望再正当不过了。

    而且说实话,他也真的相信卖蛤蟆镜肯定赚钱。

    因为《大西洋底来的人》实在太火了,现在外面的小年轻全在学麦克哈里斯。

    别说墨镜已经成了必不可少的时髦装备,被叫做“麦克镜”。

    而且夏天里,许多人的游泳姿势也变了,全玩儿上了“麦克式”。

    年轻人还学会了这样介绍自己,“我是一根从大西洋飘来的木头”。

    甚至某单位评选先进典型,有的选票居然填写的都是“麦克哈里斯”的大名。

    同时,还有一项健身运动也因这部电视剧风靡全国,那就是飞盘。

    由此可见,麦克哈里斯这位来自异国的电视形象,带起了多么狂热的流行。

    可话说回来了,京城哪儿产蛤蟆镜这东西啊?

    那全是从南方弄过来的。

    张士慧自己也有一个蛤蟆镜。

    那就是他去年帮一个南方旅客的忙,打听到了一个要紧办事处的电话,人家送给他的。

    而自从他戴上这个墨镜之后,不但刘炜敬夸他帅。

    熟人、哥们儿谁看见都羡慕。

    让他恨不得洗澡睡觉都戴着,怕稍有疏忽就不知叫谁顺走了。

    所以正是因为这样,外头蛤蟆镜的行市也一直是狼多肉少的状况。

    利润虽然不像邻居说那么邪唬,可卖二十,二十五块没问题啊。

    要不是邻居觉得水果的事儿对他也负有一定责任。

    不忍心他蚀本,为他专门去求人挤出货来帮他,他哪儿去进这样的俏货去啊?。

    总之,这样的亲身体验让张士慧真认为没什么可担心了。

    甚至觉得过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反而得多凑点钱进点货才行。

    于是他不得不动用了最后的办法,除了跟爹妈写信求助,第一次主动张口要钱。

    他还去把自己最喜欢的板儿砖录音机给送进了信托行。

    然后跟刘炜敬开了口,赌咒发誓这门生意能挣钱,让她尽量拿些钱周转。

    就这样,加上手里卖水果的余钱,总算又凑上了五百四十块。

    最后通过邻居的关系,拿到手里三打货。

    还别说,这玩意确实比水果好卖多了,张士慧总算尝到了生意的甜头。

    头一次探路,他带到东单街头去卖的六副眼镜,很快就以二十三四的均价卖出去了。

    一下子就赚了四十多块钱。

    于是为了庆祝初战告捷,他带着刘炜敬高高兴兴的下馆子吃了一顿。

    只是因为这事儿他的心态又变了。

    他觉得自己就这点东西,卖一个是一个,产生了惜售心理。

    认为这样的开价有点太便宜了,必须得把价格抬高一格。

    所以第二天就变成了开价三十,最低二十六七的底价。

    这一下子,虽然还有人肯买,但销售的速度却慢了不少。

    一天下来,只出售了三副。

    为此,缺乏生意经验的张士慧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依然很满足。

    因为在他看来,每个墨镜的单价一下提高了好几块,等于总利润一下多了一百元啊。

    慢点怕什么,早卖晚卖反正都是卖,价钱合适才是第一位的。

    结果就是这样想占尽便宜的想法让他头脑发热,飘飘然起来。

    无意中让他再次踏入了命运布好的陷阱,导致了后来的失败。

    命运多牛啊?就没有什么是这家伙做不到的。

    别忘了,命运捉弄人最喜欢奉行一个规律。

    就是当你认为绝对不会出问题,百无一失的时候,一定让你出问题,给你致命的打击。

    11月初,张士慧听东单街头其他小贩说。

    什刹海河沿儿有个不正规的市场特火,人来人往,规模愈来愈大,在那什么东西都能买着。

    听说有个人一天就在那儿卖出去上百块的电子表。

    他就动了心了,找了周末人最多的时候,他把自己所有的蛤蟆镜都带在自行车上了,想去看看能不能捞个肥的。

    没想到怎么就那么寸,他才刚找着地方,想把车推进去找个地儿摆摊儿。

    就不知道谁惊天动地的一嗓子。

    “张大娘们来喽!”

    好家伙,足以令河边的杨柳震颤啊。

    就这河沿的一干无照小贩们都迅速开始卷东西,收拾自己的货物,逃离现场,作鸟兽散。

    张士慧也不傻。

    毕竟也干过一段儿了,作为游击队的老战士,知道肯定是市场稽查部门的人来了。

    他暗叫倒霉,也不敢停留,一样麻利儿撤退。

    按理说,他见机快,又没卸东西呢,只要跟着人流尽快走出市场范围,也就没事了。

    可倒霉嘛,喝凉水都塞牙。

    就因为市场人多,张士慧没法蹬车直接走人,他得推着自行车跟人流慢慢挪才行。

    哪知偏偏飞来横祸。

    从大老远的,一个小子,为了躲避稽查,就跟挨了枪的兔子一样彻底惊了。

    他抱着个大包袱,是拼了命的挤着人往外跑啊。

    结果一路不顾挨骂,居然生撞硬闯的就奔张士慧这边来了。

    都没容张士慧反应,生生撞开了他,继续逃向远处。

    可这个冒失鬼是跑了,却坑人不浅啊。

    因为他把张士慧连人带车全给撞歪了。

    但最倒霉的是,因为突如其来,张士慧虽然抓住了车。

    可“哐当”一声,自行车后座上装蛤蟆镜箱子滚在了地上,同时箱子里隐约传来了碎裂的声响。

    而就这时,远处还传来鬼哭狼嚎呢,有人大叫,“这别人的摊儿。不是我的。”

    随后就有个女的大叫,“我不管是谁的摊儿,抄!”

    弄得张士慧连停留都不敢停留,只有赶紧扶起车,把箱子抱起来,继续撤退。

    那个惹祸的小子是一点影儿也没了。

    而等张士慧恨得牙痒痒,强忍怒火和憋屈,挪到僻静处之后。

    再一查看箱子里的情况,好嘛,他是彻底傻了。

    因为剩余的二十五副哈墨镜个个破损啊,全完了!

    这时的他,连恨都恨不起来了,哭也哭不出来了,心里只有一片茫然。

    就在什刹海河边的小凉风里,他傻愣愣的望着河水独立着。

    在一众经过的行人眼中,那凄凉的麻木,就像一个哭坟的。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