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我把五个攻都始乱终弃了 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11-02 09:28:40 阅读
 不过搞不懂归搞不懂,大家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动作,为什么呢?现在这个时候对丁羽有太多的动作,谁知道会不会触动丁羽的忌讳所在?毕竟丁羽现在所在的位置呢?让大家必须要小心谨慎的来处理问题。:

    威廉晚上的时候也是来到公寓这边,来到了地方之后威廉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就是在那里打量了一番,丁羽很快的就回来了,看着站在那里的威廉,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这里是我的公寓,基本上就我一个人在这里!”

    在丁羽的邀请之下,威廉也是跟着来到了公寓这边来,在进入公寓的时候,威廉也是细细的看着,但也就是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的表现,“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过了,不好也不坏,所以我需要知道你的态度究竟是怎么样的!”

    “如果看过我的资料,那么应该知道我的风评并不会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至少我曾经的雇主对我的评价并不是想象当中的令人满意!”

    “那你为什么又来呢?”

    “总归是一个机会,我需要这样的机会,不是为了证明我自己,而是我需要钱,这个是最为重要的!”威廉的说话倒是非常的诚恳。

    丁羽坐在了沙发上面,当然也没有吝啬对威廉做了一个邀请,“你有这样的机会,我不觉得你当初时候的工作环境会一点空隙都没有,但是很显然你并没有这么的去做,对我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好奇,究竟是因为什么,君子爱财取之以道?”

    “我有自己的信仰,同时也有我自己的操守,如果说这两样都没有的话,我觉得就没有必要继续这样的工作了,我不放弃,是因为我觉得还值得!”

    “很是敬佩你的坚持。我对你没有其他的想法,谈一谈你的工作,顺便谈一谈你的薪资,我先说工作。跟你当初时候的酒店管理差不多,在我这里当一个管家,除了这座公寓之外,我有一座庄园,距离这里的位置稍微的有些远。平时的时候你可能需要关注一下,因为我对那里没有太多的关注。”

    “如果说就是管家的话,我的开价是六万英镑,我觉得我值这个价钱!”

    丁羽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很高的薪金!”不过随即丁羽的画风也是突然的一转,“希望你值这个价钱,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被打扰,对面的房子你可以租下来,至于其他的吗?我暂时并没有太多的要求,你随意吧!”

    “我现在就开始工作?”

    “看你自己的心情好了。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现在可以工作,如果你觉得还需要适应的话,那么就间隔两天的时间,反正我个人是无所谓的,不过出于一定的考虑,我需要提醒一句,你的服务对象是我,仅此而已!”

    “我可以现在就工作,我可以应对的!”

    其他关注丁羽的人。在知道丁羽给自己找了一个管家的时候,表情多少有那么一些怪异,特别是在酒吧里面给自己找了一个管家,丁羽的脑袋究竟是怎么想的?

    如果说就是想要给自己找一个管家的话。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吧!不过这个事情呢?还是让一些人看出来了些许的门道来,丁羽这个家伙的小心和谨慎,还真的就是超乎想象的,他并没有走什么所谓的猎头公司,也没有找熟知的人。

    他走的是其他人都没有想到的路线,成功还是失败的 。这个事情有待于考究,但是貌似大家对此都没有任何的办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丁羽对于整体的把握呢?就是宁缺毋滥,我宁可从垃圾堆里面翻弄出来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也绝对不会去餐桌上面找一个里外不一的人,这个就是丁羽的态度,说不上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对于这个问题呢?恐怕没有人能够去评判。

    莉莉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其他的不满,因为这个情况早就在自己的预料当中了,毕竟孙英男是自己找来的,如果说继续的让自己找人的话,那么自己相反倒是有那么一些担心了,丁羽究竟是什么想法。

    至于丁羽为什么从垃圾堆里面翻弄出来这么一个人?对此莉莉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解,但也就是不解而已,谁也不会去问询这个方面事情的,那样的话对于丁羽来说就稍显有那么一些打脸了,混迹在外,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威廉把丁羽对面的公寓给租了下来,对于自己来说,稍显有那么一些奢侈的感觉,但问题是这样确实非常的方便,有很多的事情呢?就不用自己来回的跑来跑去了,闲暇的时候,自己也是去了一趟庄园那边,毕竟自己已经开始接手这个方面的工作。

    既然在这个位置上面了,那么就需要对此负责,先前的时候自己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在这个位置上面会面临诸多的诱惑,因为自己并没有深刻的感受到什么,毕竟富翁有的是,而丁羽只不过是稍显有那么一些年轻而已。

    首先是自己母亲病床的更换,直接的就换成了单人间,而且由专家直接的负责,更有专业的护士负责,这些都是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发生的,这种变化的差异稍显有那么一些大,甚至是让威廉感觉有那么一些不置信。

    自己只不过是换了一份工作而已,但是这种变化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翻天覆地的感觉,自己甚至于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来形容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有一点威廉还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带来这个变化的人是丁羽。

    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而已,威廉也就基本上可以上手了,对于丁羽的情况也是做了一定程度上面的熟知,这些都跟自己息息相关,毕竟自己的工作就是这个样子的,如果说自己做不好这些的话,那么就不能够适应管家的这份工作。

    不过说起来这份工作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艰难,而自己工作的对象呢?也不是那么的挑剔,一点刻薄的感觉都没有,不过冷酷的时候居多。多少显得没有太多的情趣,在这一点上面,自己倒是可以跟他找到所谓的共鸣。

    而在这个期间,威廉也是知晓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孙英男,自己甚至已经跟她打过了照面,对于孙英男,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奇怪,确切的来说是她跟丁羽之间的关系。有那么一些不太寻常,自己现在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定位。

    孙英男对威廉倒是没有太多的排斥感,不过却保持了一定的警惕,很显然自己也是认识到了一些问题和状况的,不过孙英男倒是没有因为丁羽的娇宠就表现的肆无忌惮,因为自己很是清楚自己的定位,离开了丁羽,自己什么都不是,自己的小命一直都掐在了他的手里面。

    “威廉,帮我订一个位置。晚上的时候我要邀请一位我的学长!”

    这个事情丁羽一直都没有忘记,原本的时候拒绝了邀请,但是现在既然有了这个时间,丁羽就需要做这个方面的应对了,来不来的这个事情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姿态自己必须要做出。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司机也是亲自的去接了这位学长,就是一种态度的彰显,不过能够看得出来,丁羽现在混迹的还是很不错的。在英国这块土地上面,能够混迹到丁羽这种程度的,也真的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不是说有钱就可以的。

    丁羽招待了自己的这位学长。两个人就学术上面的事情有过一定的讨论,但也就仅此而已,并没有多余的话题,毕竟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没有相处到那个地步,而且先前的事情也已经得到了解决了。

    不过从讨论的过程和结果来看,还是相谈甚欢的。日后会不会有相互打交道的机会,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留下来这个一个机缘和人情还是很不错的,也许就会有用到的那一天,绝对比临时抱佛脚要好的太多太多。

    吃过饭之后,丁羽也是让司机把学长给送了回去,至于结账等问题,这些都是由自己的管家来处理,丁羽根本就不需要有这个方面的担忧。

    但是刚刚的走到饭店门口的位置,丁羽的肩膀就被人给撞了一下,并不是很重,从部队出来之后,丁羽就一直没有落下锻炼,在某种程度上面来说,这个强度甚至比在部队当中更加的重,要是普通人,很可能就会被撞了一个踉跄,但是丁羽纹丝不动。

    而这个结果呢?就是让后面的人倒下了,本来喝得就有些多,这突然的一撞,就好像撞在了一堵墙上面一样,虽然说没有碰的头破血流,但是这一屁股坐在地上面,样子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难堪的。

    丁羽回头看了一眼,不过还没有等丁羽说什么,地上面的这位率先不干了,先是来了一句最为的经典的F词开头,等看清楚丁羽的面容之后,随即也是来了一句国骂。

    有毛病吧?丁羽侧着自己的头看了一眼,不是自己撞了人,自己是被撞的,你不说一声道歉也就算了,这样的骂人是不是显得太没有所谓的素质了,更何况一句国骂,这样更显得有那么一些低俗不堪,太丢人现眼了。

    旁边的警卫这个时候也是赶了过来,站在门口的位置,他自然能够看清楚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过来就是为了劝阻,毕竟是在门口的位置,会对生意产生不必要的影响和麻烦的,跟在后面的威廉呢?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跟安保握了一下,这个握手自然不是白握的,手里面的小费足以解决所有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丁羽刚走了两步,后面的人就追了上来,凌空一脚就是对着丁羽的后腰踹了过来,丁羽这个时候明显有些不高兴了,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故意的吗?就算是喝醉了,也不应该没有任何的理智才是呀!

    丁羽的动作很快,加上自己有没有饮酒,所以身体的协调性很好,轻轻的往侧边一让,随即就看见后面冲上来的人直接的就飞了出去,然后吧嗒的一下子的摔在了那里,丁羽可以发誓,自己没有任何的动作,一切都是这个家伙咎由自取。

    看这个家伙的样子。丁羽也是微微的摇头,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一家的活宝,丢人都丢到国外来了,明显是自己的问题。却想要怪责到他人的头上面,就在丁羽感叹的时候,不远处的一辆车上面,下来了两个人,直奔着丁羽这边而来。

    其中一个人直接的来到了那个青年的身边位置。仔细的检查了起来,而另外一人呢?则是来到了丁羽的身前位置,横起来自己的胳膊,丁羽微微的皱起来自己的眉头,注视的看了两眼,“要报警吗?”

    “打了人就想走?”听了这个话,丁羽彻底的无奈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呀!不讲所谓的道理不说,还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是看自己好欺负吗?

    随即丁羽也是对威廉点点头。意思很是清楚,自己懒得跟这帮家伙墨迹,打电话报警吧!不过威廉的电话刚刚的拿出来,丁羽身前的人却是一下子的就冲了过来,看着奔向自己而来的拳头,丁羽往后侧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立刻的就有所反击。

    但是面前的人得理不饶人,一拳没有打到丁羽,也是让他颇感有些意外,随即就又是一记冲拳。丁羽看着来拳的方向,用自己的手臂一架,然后一绕一拨,随即也是抓住了面前这个人的手腕。轻轻的折了一下。

    随即丁羽面前的这位就变成了一个木偶,“尼玛,放手!”丁羽并没有任何的言语,但是从眼神当中流露出来的神情就能够看得出来,他是不高兴的,而不高兴的后果是什么。就是面前的这位,已经脚尖点地了。

    “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丁羽侧着自己的脑袋看了看,地上面躺着的人已经被扶了起来,后面的女伴好像已经赶了过来,不过整个人好像打蔫的茄子一样,根本就没有了其他的动作,这个倒是让丁羽还好奇的。

    很显然也是用了什么手段的,至于究竟是什么,丁羽并不是非常的关心,“你说我?”丁羽也是顺势的一推,不过丁羽面前的这位显然脾气有那么一些暴躁,本来丁羽都已经松开了,但是这位并没有领情的意思。

    “小七!”丁羽的眼睛也是眯缝在了一起,随即猛地睁开,后面的中年人,本来还只是担心丁羽的安危,但是当丁羽猛然之间睁开自己眼睛的时候,中年人就感觉自己的后即被突然的一凉,整个人不由的就想要打哆嗦。

    冲着丁羽而来的小七,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对劲,但是热血已经上头了,更何况招式已经递出去了,想要收回来,至少现在的自己是不行的,丁羽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后面的中年人这个时候也是顾及不了那么多的江湖规矩了,一跺脚,后发而先至,从小七的身下直窜而去,就好像是一条发起攻击的毒蛇一样。

    丁羽如果说攻击小七的话,那么势必会受到这位中年人的致命打击,有那么一些围魏救赵的意思,而且出手也是有那么一些不留情的架势,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如果出手留情的话,谁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后果。

    在现在这个时候,丁羽也是转移了自己的目光,微微的让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往小七的身边让了过去,毕竟中年人想要攻击自己的话,必须要让过小七的身体,就算是功夫再高,这个也是需要时间的。

    丁羽这么的去做,也是做过一定的考虑,中年人看着移动的丁羽,也是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但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侧边的小七竟然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自己出手可不是要攻击丁羽的,只不过是为了救他而已。

    小七也没有理会那么多,一拳也是打在了丁羽的胸前位置,直接的就把丁羽打了一个踉跄,随机嘴边也是流下来些许的血迹来,小七看着丁羽的样子,也是哼了一声,很显然没有能够把丁羽给击倒在地,让他感觉很是不满意。

    丁羽注视的看了两眼,突然的伸出来自己的双手,微微的抱起来自己的拳头,“山水有相逢!”说完了以后,也是微微的咳嗽了一声,后面的威廉这个时候也是赶了过来,不过丁羽却是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

    “先生?”看见丁羽转身要离去的意思,中年人也是喊住了丁羽,刚才自己出手就是围魏救赵,并不是想要对丁羽怎么样的?但是没有想到小七竟然如此的鲁莽,这个不是典型的落人口实吗?

    还有就是这位已经吐血了,这个情况可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未完待续。)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