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伴游招聘 >

上门女婿叶辰 - 上门女婿叶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5 08:54:53 阅读
韩星眉头一皱,心里有点挫败感。

  他都吃完了!!

  闷闷的走进去,她盯着坐在那的男人,声音是凉的,“你有女朋友?”

  陆听闻眼波微闪,被她那么看着,他居然忘了要第一时间回答。

  这个时候的医院里格外的安静。

  “你有女朋友?”韩星重复了遍。

  可他还是没有回话,倚着座椅,如同一座玉做的清山。

  保温桶被她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韩星拉了拉帽子,转身走了。

  原地还残留着她一身的凉意。

  陆听闻望着桌上那个浅灰色的保温盒,许久后,他伸出手拿过保温盒。

  打开。

  里面是一枚枚精致小巧的饺子。

  筷子在一边,还是一次性的。

  他剥开筷子的包装,夹了一枚放进嘴里。

  香菇的。

  “听闻哥。”

  先前的那个女人洗完保温桶回来了,见他在吃饺子,撇撇嘴,“我送你的,你怎么不吃?”

  刚刚她怎么说,他都没吃。

  “这会儿有点饿了。”陆听闻淡定的咀嚼着。

  刚咽下嘴里的饺子,他忽然侧头。

  门口那里还有个小脑袋。

  韩星笑眯眯的盯着他,还用手指了指保温桶,无声掀动唇瓣:“都吃完。”

  说完,她像是一抹幽灵似的消失了。

  陆听闻:“……”

  叶萱眨眨眼,“你女朋友?”

  她那会儿过来的时候,护士站的小护士偷偷跟她说陆听闻好像有女朋友了。

  能在大半夜过来送饺子的,那不是女朋友能是什么?

  “不是。”陆听闻立马否定,可筷子并没有停下。

  叶萱撇嘴,“切,谁信啊,你工作吧,我先走了。”

  她是陆母认的干女儿,跟陆听闻关系特别好,今天也是托陆母的意思过来给他送饺子的。

  一桶饺子,最后只剩下三枚。

  慕勋今天来得早,天刚亮,他就过来了。

  进办公室就看见那里有个保温桶,猜到可能是陆阿姨过来送饭了,他直接打开,见还有三枚饺子,倒出来就想吃。

  可还不等张嘴,一只冷白色的手就挡住了他。

  慕勋:“……你干嘛?”

  “谁让你吃了?”陆听闻把保温桶抢回来。

  他已经换了自己的衣服,黑色的短款羽绒服,白裤白鞋,手指头勾着一把车钥匙,整个人干净简洁,气质与穿白大褂的时候截然相反的冷傲。

  “三个饺子而已,你什么时候这么抠了?”

  “喂狗的。”

  说完,他拧上保温桶的盖子就走了。

  值班一夜,可以休息一天一夜。

  慕勋对着他的背影直骂:“真不是兄弟!饺子都不给吃!”

  ☆

  阳明滩别墅区。

  这是陆听闻自己的住处,那只二哈养在这里。

  他休息的时候基本都在自己的住处,有的时候下班了便直接回母亲那里了。

  进了门,那只二哈奔着他跑了过来,摇动着小尾巴。

  换下鞋子和衣服,他洗了洗手,于是打开保温盒,把里面的饺子倒进二哈的碗里。

  小二哈吃的很香,几口就把三枚饺子吃光了。

  这栋别墅就两层,算一个地下室。

  但装潢风格很雅致冷淡,如同他的人一样。

  工作的房间里摆着许多人体骨骼,尤其是胸骨肋骨,一排排的摆了一桌。

  他弄了会儿工作,然后准备去睡觉,睡前还在院子里遛了遛狗。

  躺下前,手机好像震动了下。

  点开微信,是慕勋发来的关于病人的消息,返回时,发现有人加他。

  那人备注着——星星老师。

  星星?

  陆听闻没注意太多,也没管,关掉手机睡觉了。

  ☆

  晚上,大概九点半以后。

  天都黑透了,附近还伴随着呼啸的风雪。

  刚出院的阿薇被方诺拉了过来,还有韩星,三个人一起去墓地扫墓。

  阿薇抖着牙齿,骂道:“你扫墓就不能白天?大晚上的过来扫墓,你有病吧?”

  方诺做不出任何表情,“我妈不喜欢人多。”

  后面,阿薇紧贴着一脸镇定的韩星,“老板,如果这时候你遇到了鬼,你会怎么办?”

  韩星正在仰头看星星,这会儿看向阿薇,语重心长道:“我会花上两个小时跟它讲明白,其实它并不存在。”

  阿薇无语凝噎。

  就知道不能跟韩星认真的讨论问题!

  阿薇:“……听说你有情敌了?战况如何?”

  女人叹气,白雾从她嘴里飘出来,“首战……还算告捷吧。”

  “那你再接再厉。”阿薇鼓励她。

  那边的方诺在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跟她妈哭泣,诉说这一年的辛酸泪。

  韩星突然开口:“阿姨,我没亏待她,别听她满嘴胡邹,今年的年终奖我给她翻了一倍呢。”

  方诺:“……”

  糊弄鬼呢?

  阿薇眨眨眼,“你为什么没给我翻一倍?”

  女人用眼角斜视她,“我给你的还少了?一个月你上二十天班,我都给你照常发工资,你还说给我编舞,舞呢?这都半年了,你也没编出来,民族舞的及格率你至今也没达标,我没扣你工资都不错了。”

  阿薇跺脚,“诶,你这老板怎么这么爱翻旧账?”

  “知道人为什么爱翻旧账么?”

  阿薇撇撇嘴,“因为你小肚鸡肠。”

  “因为我在意的事,并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

  韩星转身往墓地外面走。

  好像走在大街上似的,在如此阴森的地方,她居然一点都不怕。

  “等等我啊,你都不怕的么?”阿薇胆子小,小跑着跟上。

  “他们要是真能化成鬼魂跑出来,我还要谢天谢地呢。”女人低着头,目不斜视的顶着寒风离开。

  钻进车里后,韩星摸出手机,蹭了蹭屏幕上的雾气。

  陆听闻居然没有通过她的好友申请?

  方诺给她的资料里,清晰的标注了陆听闻的值班日,她知道陆听闻值班后会休息一天,所以也没去医院找她。

  再有半个多月就过年了。

  阿薇准备回老家,方诺在这里陪她。

  一如过去的七年一样,一成不变。

  她望着窗外倒退的景色,眼底留不下任何痕迹。

  ☆

  隔天,韩星在公司里忙了一阵子,一直坐在后面的房间看学院里的舞蹈老师们给学员们考级。

  累了一整天,临近离开前,有个体态优美,气质无比高雅的女人走了过来。

  “韩总。”女人的笑也是沁人心脾的清爽。

  韩星驻足,与之对视,“宓老师。”

  宓琳耸了耸她的直角肩,“每次看见你,我都觉得我这个礼仪老师是个摆设啊。”

  论气质,宓琳见过无数的女人,都没有哪一个能跟她眼前的这个女人相比。

  不单单是从外貌,亦或是气质与体态上来比,韩星都是无可挑剔的那一种。

  韩星净身高足有一米七二,该凸的凸该翘的翘,风姿绰约,天鹅颈衬的她高贵无边,仿佛她是所有女人都该羡慕的对象,更别提那副堪比明星的颜值了。

  时而妩媚风骚,时而也能静如处子,而且智商该相当之高。

  可她总是平易近人,把自己放的特别低,以至于人缘素来的好。

  宓琳出身于大家族,家中那些所谓的名媛阔太在韩星面前,都能被甩出十万八千里。

  韩星冲她抛了个媚眼,“不,你不是摆设,你是我们学院的门面。”

  擦肩而过时,女人打了个哈欠,“怎么觉得你的胸变小了呢?又瘦了吧?”

  说完,她拎着车钥匙,便离开了。

  徒留宓琳站在原地低头俯视自己的双峰。

  小了吗?

  那可不行!

  ……

  韩星早早地回家睡了个觉,第二天一大早,打扮的美美的,就出了门。

  她今儿挑选了一件V领的黑色紧身打底衫,底下一条雪白的紧身裤,脚踩一双鹿皮绒的黑色长靴,显得腿又长又直。

  头发被她高高的挽起,成了一坨丸子头,很减龄,又显气质,她本就是标准的天鹅颈,如此一来,更加拉大了优势。

  驾车去往二院。

  韩星戴着口罩像是散步一样去了胸外科。

  几天之内来了这么多次,她早已轻车熟路。

  医院总是不断人的地方。

  那间诊室,韩星微微探了下头,诊室里有医生,但并没有看见那个男人。

  嗯?
今天他应该不轮休啊。

  她左等右等,还是不见人。

  若要是被方诺知道了,可能会让她那张面瘫脸诧异到有了表情。

  韩星可是从来不等别人的。

  大概过了一小时,他还是没出现。

  韩星转身准备离开,却在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两位小护士在对着平板电脑里的男人想入非非呢。

  “他好帅啊!比那些奶油小生强多了。”

  “是啊,新晋影帝呢,哎,这颜值也不知道以后要便宜了哪个女人。”

  “喜欢谈丞啊?”

  被突然问话,两个小护士下意识的将平板扣在了桌面上。

  一抬头,发现不是护士长,这才松了口气。

  “你好,请问需要帮助吗?”

  韩星歪了歪头,露出来的桃花眼里荡漾着友善的笑意,“没什么,我就是来笑陆教授的,但他好像不在,刚看见你们在看谈丞,我也喜欢他,演技超棒。”

  “是的呀!《旗袍令》里,他演的太棒了!”遇到了知己,小护士非常激动。

  韩星弯了下眉眼,“我认识他,需要给你要个签名么?”

  小护士惊讶的不得了,“您认识谈丞?!”

  女人随手拉了下口罩,“你说我认不认识?”

  “顾……顾顾顾……”

  “嘘!”

  韩星做了个嘘的手势,那样的风情万种,她戴上口罩,“回头我给你们要几张他没公布过的照片来,留个微信?”

  “可以可以可以!”

  小护士激动的扫完韩星的微信,已经惊喜的快要哭了。

  居然是大明星啊!!

  《旗袍令》就是她演的那部剧的中文名,谈丞是男主角,那部剧里她叫顾岚。

  “您刚刚说要找陆医生是么?”小护士眼冒金星的问。

  韩星点点头,收起手机,“是的啊。”

  “陆医生这几天都不在医院,他去三亚做手术去了,可能要下星期才回呢。”

  韩星歪了下头,“做手术?给别的病人做手术?”

  “嗯嗯!”

  “哪个医院?”

  小护士想了想,“好像是三亚的第一骨伤科医院。”

  罢了,女人莞尔一笑,“好吧,那我下星期再来。”

  小护士激动的握着手机,“再见顾小姐!”

  她友好的跟她们挥了挥手,“会再见的。”

  女人走后,小护士激动的直跺脚,“哇!她人好好啊,本人一点也不可怕!”

  韩星走出医院,拍了拍自己得侧脸,“这张脸,还是有点作用的哈。”

  “嗡嗡嗡——”

  她的手机基本都是震动模式。

  滑动接听方诺打来的电话,“喂?”

  方诺言简意赅道:“舞协举办了一场晚会,有个舞蹈要彩排,邀请你过去指点一下,你怎么看?”

  “不去。”

  方诺就知道她会拒绝!

  “你是想混吃等死么?不跳舞,也不做别的,让你进军娱乐圈你也不去,让你给减肥药代言你也不去,你想干嘛?想住院么?”

  韩星笑眯眯的钻进了车子里,打开免提,然后发动了车子,“还是你了解我,奖励你一百块。”

  “住院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要是想讹保险公司大可不必,我在你腿上划一刀就可以了。”方诺的语气很重。

  女人转动方向盘,“方小诺,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男人可不喜欢你这么严肃的女人哦。”

  “不去拉倒,我让阿薇去吧,正好她弟弟在三亚,我提前跟您汇报一声,给她两天假期陪陪她……”

  韩星一脚刹车停在了红灯前方。

  她眼眸微眯,尽是风情显露,“你说哪儿?”

  “什么哪儿?”

  “彩排的地点在哪?”

  “三亚啊。”方诺回答。

  “我去。”

  方诺似乎咬住了牙齿,“为什么呢?老板就能出尔反尔了吗?”

  “你刚还说我在混吃等死,我这会儿突然想奋发图强一下不行阿?他们给我多少钱啊?”

  方诺一板一眼的回答:“舞蹈成型的话一百万,不成型给十万,算跑道费。”

  “告诉他们,税费他们出,我不给。”

  “我有点不理解,你要那么多钱干嘛?”

  她已经很有钱了,好吗!

  越有钱的人似乎越是抠门爱财。

  “我没空去找人要很多很多的爱,所以我就得抓紧时间赚很多很多的钱啊。”

  说完,韩星挂了电话,嘴里还哼着歌,心情似乎格外的美丽。

  回到家里,她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行李箱,只塞进去几件夏季的旗袍和鞋子,其余的就是护肤品和化妆品一类的了。

  对于保养,韩星是非常舍得花钱的。

  两个最大号行李箱,一个放满了衣服,一个塞满了化妆品。

  她驾车赶往机场,方诺给她订了最近一班飞往三亚的机票,时间有点赶。

  韩星需要马不停蹄的出发。

  ……

  一个半小时后,韩星终于办理好了托运,捏着登机牌戴着墨镜美滋滋的到了登机口等待。

  她随手拍了一张影子的照片。

  穿着一件长款大衣,里面是到膝盖上方的米色暗花旗袍,她美的张扬夺目,极有攻击性。

  抵达三亚机场要四个半小时,上了飞机,坐下后韩星就开始睡觉,每次坐飞机她都觉得无比的困倦。

  下午四点钟。

  韩星拉着行李箱抵达了三亚机场,舞协那边特意过来人接的。

  “是韩老师吧?”一个很年轻的小姑娘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韩星还戴着墨镜,口罩已经摘了,但那股子冷傲的气势,足以让过往的人频频侧目。

  “你好。”她回应了声。

  “韩老师您好,我是罗米,您叫我小米就好,是陈副主席让我来接您的,您请!”

  小米热情的替她拉过行李走在前方,韩星稳稳的跟在后面。

  她不说话时,嘴角抿着笑,浑身透着那种让人不敢轻易招惹的感觉。

  这也是小米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位大美人的真容,哪怕还没看清整张脸,那种若隐若现的气场都足够震撼到她了!

  什么叫美人!

  什么叫气质!

  这里的温度实在是够迷人,扑面而来的热气让韩星都皱眉头。

  上了商务车。

  韩星摘下了墨镜,她忽略掉小姑娘眼睛里的惊艳,“这里是有个第一骨伤科医院吗?”

  “是的,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我就是打听一下,我有个朋友在那个医院做手术。”

  身下的商务车在跑,穿梭在这座适合度假的大城市里。

  大概过了四十多分钟,车子下了高速,停在了一家名叫文化东方的酒店的正门口。

  “韩老师你看,那个就是骨伤科医院。”小米指了一下。

  女人抬头望去,果不然,在黑夜里的半空处,有一排红红的字挂在那。

  “离得这么近?”她红唇轻启,风情满目。

  小米都不敢多看,忍不住会脸红,“嗯嗯,这里是市中心呀。”

  “好。”

  把她送到房间里后,小米说:“韩老师,您早点休息,我给您订了晚餐,也不知道您爱吃什么,就都点了一些,您放心,都是高级餐厅的大厨做的,卫生绝对过关,明早我再来接您过去。”

  “不用,太麻烦你了,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过去就行。”

  女人把大衣扔在沙发中,站在那犹如一幅画似的好看。

  “您跟我不必客气的。”

  “那好吧。”

  关上了房门,韩星握着手机躺进了沙发里,她随手给那个男人拨去了电话。

  但打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大概很忙?

  韩星没再打,去洗漱一下,敷个面膜吃完饭便早早地睡了。

  ☆

  深夜的十一点半。

  骨伤科医院门口走出来两个男人。

  “不去夜宵么?明天你可以晚点去,咱俩今天喝点。”大学同学翟清文邀请道。

  陆听闻捏了捏眉心,似有几分疲惫。

  翟清文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这大学室友从小就优秀,追求者无数。

  他看着压根不像什么公子哥或是阔少,气质虽斯文寡淡,但有的时候眼睛里会凭空冒出来一种野性,让人轻而易举的会联想到山头上挺拔的孤狼。

  而且还是那种会笑的孤狼。

  两种矛盾在他身上碰撞,使他的气质变得独一无二。

  暗藏凶狠,却也温和高贵。

  换句话说就是,别轻易招惹他。

  陆听闻低着头,解锁手机,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未接。

  傍晚打的,这都深夜了。

  “喝不喝啊?”翟清文又问了句。

  陆听闻收起手机,平静的瞳仁在深夜里划过一丝埋藏的极其深的野气,“去呗。”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