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伴游招聘 >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5 08:53:11 阅读
“跟我来。”

  她将羽绒服随手搭在沙发背上,便穿着睡衣往前走。

  这件睡衣非常丝滑,在她行走间,立马凸显她傲人的双峰的轮廓,上衣是吊带的,露出着精致漂亮的锁骨与背脊。

  这身段,堪称引人犯罪的罂粟花。

  陆听闻撇开视线,跟着她往里面走。

  当推开一道门进了另外一间屋子时,后面跟着的那道身影似乎有点意外,脚步紧跟着顿了下。

  这房间里一点异味都没有。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陆听闻看着角落里某个正在吃草的动物,“你养的?”

  韩星打开了小笼子,回了下头,“嗯,怎么样,好看吧?”

  那是一头小矮驴。

  至于长相……

  在驴界,应该能混个帅哥级别。

  陆听闻看她的眼神有点怪。

  倒是没再多问,靠近狗笼子那边蹲下去观望里面的狗。

  那是一只雪白雪白的狗,模样……不常见。

  看体型应该已经有半岁多了,这会儿有点蔫蔫的,看见人也不叫。

  “好几天了,它都这样。”

  韩星也蹲了下去,可她一蹲下,白花花的胸脯顿时若隐若现。

  陆听闻直视她的眼睛,“你去穿件衣服。”

  女人撩了撩头发,笑吟吟的:“怕我冻着?”

  他淡淡道:“你的驴都在看你。”

  “它看没看我,我不知道,但你现在在看我。”韩星的笑容格外的迷人。

  陆听闻起身,手扶着高大的狗笼子,下巴对着里面的狗扬了扬,“我是来看狗的。”

  韩星:“……”

  “去披件衣服。”

  这口吻,几乎是命令性的。

  韩星最终还是慢吞吞的去披了一件衣服。

  结果等她回来时,笼子里的狗已经摇着尾巴蹭着那男人的手了。

  真神奇。

  “它没什么事,就有点厌食,多带它出去逛逛,它不是宠物狗。”

  陆听闻已然起身,走出门前他还瞥了眼那头盯着他看的驴。

  果然,有个性的人养的宠物都比较另类。

  韩星跟在他后头,垂眸盯着男人脚上那双可爱极了的拖鞋,她决定以后把这双拖鞋供起来。

  正走着,一张名片出现在她的眼底,捏着名片的两根手指好看极了。

  她挑眉,“嗯?”

  陆听闻淡淡的眸光里划过一点笑意,“宠物医生,据说治驴是一把好手,如果以后有需要,给他打电话。”

  韩星:“……”

  她的驴……

  “谢谢陆教授。”

  男人走了,并且头也没回。

  韩星看了他的背影好久,久到方诺那张面瘫脸出现在她面前时,她都没回过神。

  方诺提起一盒东西在她眼前晃了晃,“有一家减肥药想找你代言,这是产品。”

  女人裹着针织外套进门,方诺关上门跟着她进来了。

  “减肥药?”

  韩星坐下来倒了杯水,长腿往茶几上那么一放,修长笔直。

  方诺面无表情的点头,“嗯,你是舞蹈家,身材好,找你代言减肥药事半功倍。”

  “瘦和身材好是两码事,干瘪如柴和凹凸有致能一样么?”韩星拍了拍自己傲人的胸口。

  方诺:“……你只管代言就行,代言费非常可观。”

  韩星都懒得理会,“不。”

  仿佛早就料到她会拒绝,方诺继续劝说:“这个代言成了,你今年的开销都够了,你可以再混吃等死一年的时间。”

  “不。”

  “我可以想办法再让他们涨三分之一。”

  韩星坚持初衷,“我不。”

  “怎么呢?你不是爱钱么?这又开始视金钱如粪土了?”

  减肥药保健品这些东西,几乎都是暴利,一旦拉成赞助投进去一笔,那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了。

  韩星伸出自己柔美无骨的手欣赏着,“那点钱我辛苦一下跳个舞就赚回来了,万一不好用,那我的名声岂不是臭了?”

  “你以为你现在的名声有多好?一个女二号你都要被骂到垃圾堆里去了。”方诺直言不讳。

  “垃不垃圾堆我不在意,我只在意会不会把自己名声搞臭。”

  方诺皱眉:“你不要忘了,你曾经的名声也是我给你的。”

  韩星理直气壮,“既然给了那就是我的,再说下去扣你工资。”

  方诺:“……”

  臭老板!

  第一回合,方诺败北。

  ☆

  眼下,临近年关,晏城的夜晚处处都泛着红光,张灯结彩。

  没有烟花爆竹的新年,仍旧能感受到年味。

  韩星裹着棉袄骑在小驴上,小矮驴驮着她在后花园里哒哒哒的小跑着转圈圈。

  方诺在屋子里忙前忙后的准备年货。

  女人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驴头露出来了,她也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又美又甜。

  她并没有发朋友圈,而是发出去了一条短信。

  ……

  正在医院值班的陆听闻刚歇下来,他刚刚去了心外科手术室,帮助完成一档手术,有个病人被改锥扎进了胸口直奔心脏。

  刚坐下来歇了歇,拿出抽屉里的手机解锁,便提示有一条未读信息。

  他点击查看。

  图片加载后放大,屏幕中立马出现了那张好看到发光的脸蛋儿,她的笑甜甜的,好像阳光都装进了她的瞳仁里。

  ——陆教授,有没有想念我这副盛世美颜啊?

  “陆教授……”

  小护士突然凑过来,陆听闻的拇指瞬间熄灭屏幕,抬眸,“嗯?”

  “陆教授,有人找你……”

  门口。

  刚刚还在手机里的女人,此时居然就出现了门口,她还穿着照片里那间银色的羽绒服,肥肥大大的,但很显她的气质。

  白裤银靴,仿佛是固定搭配好的一样。

  她走过来慢慢坐下,身上还透着凉气,声音娇软:“陆教授,我胸口疼……”

  陆听闻把水杯放下,嘴角似乎有笑,但那笑一点也不真诚。

  “刚刚还骑小驴呢,这会儿就胸口疼了?难不成是它跑的太快,给你颠着了?”

  韩星灿烂的笑起来,“那倒没有,我家小驴还没我跑得快呢,我是太想你了,跟你发消息你也不回,一着急我就胸口疼。”

  她把自己挂号的纸放在桌上,努努嘴故意往严重了说:“喏,你看,我还挂了个急诊号,你得先给我看。”

  慕勋今天不值班,所以今晚上只有他一个医生在胸外科。

  许是赶着年关,胸外科的病人不是很多,难得的有几分清冷。

  “去坐着。”陆听闻对待病人永远都是有耐心的。

  在这个房间里,在他的眼里,韩星,就是个病人。

  还是那张小床,韩星脸上没什么表情,“我手疼,你给我解衣服。”

  陆听闻刚把帘子拉上,转身看她。

  女人抬起手,“你看。”

  她白皙的双手此时红彤彤的,好像都伸不直了。

  陆听闻目光平静,“需要给你挂个骨科么?”

  她果断摇头,“不用,我外号叫韩坚强。”

  有点狭窄的空间里,陆听闻过来了,隐约还带来了那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以及很淡很淡的烟草味。

  如若不仔细闻,根本闻不见。

  “你倒是给我脱衣服啊。”韩星催促。

  她的羽绒服设计很奇怪,外面是盘扣的,盘扣里面还有一道长长的拉链。

  “都说医者父母心……”韩星刚要卖惨,结果陆听闻已经动手了。

  他根根分明的手指开始解她的盘扣。

  很一本正经,就像对待手术台上的一摊死肉似的。

  “你接着说。”

  陆听闻没看她,“医者父母心,然后呢?”

  “什么然后?”韩星眨眨眼。

  他低问:“那我应该是你的什么?”

  说话间,六个盘扣已经全部解开。

  韩星的桃花眼里满是暧昧,“我爸爸啊?原来陆教授您喜欢这种调调?”

  “唰——”

  最后一道拉链被他果断的拉了下来。

  陆听闻终于直视着她的眼睛,“所以……小姑娘,调戏自己的父亲,是有悖人伦的。”
韩星:“……”

  变相的拒绝?

  就这么被拒绝了?

  可那一刻,韩星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种名叫‘好战分子’的细胞,在缓慢的沸腾起来。

  越挫越勇。

  然而一分钟后,她知道陆听闻没有说谎。

  因为有没有说谎,看一个人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的那双眼睛就像是死海一样平静,风浪不起,所以,他是真的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不要紧。

  没有情绪,那她就让它有情绪。

  “你刚刚叫我什么?”

  陆听闻眯眼,“我大你几岁,你应该知道。”

  6岁。

  韩星抖了抖羽绒服,“我幸亏是知道你多大,不然看你这副表情,我还以为你大我六十岁呢。”

  她挺了挺胸口,“说真的,你给看看,我胸口真的疼。”

  陆听闻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弯下腰去触碰,“拍个片子吧,这会儿人少,片子出的快。”

  她想了想,“也行。”

  随手把羽绒服扔在床上,她就那么去拍片子了。

  “你不拿我给的单子,谁给你拍?”

  韩星的步伐顿住。

  她忘了。

  从前都是方诺帮她走动这些事,她也不知道。

  拿好她给的单子,她溜溜达达的就去拍片了。

  她走以后,陆听闻便听隔壁办公室的医生过来讲述患者的事,他靠着座椅背,微微歪着头,神态略有懒散。

  大概半小时以后,韩星捏着一张片子,像只小燕子似的回来了。

  见她如清风一样进来,办公室里的两个医生都愣了下。

  陆听闻坐直身子,对她伸出手。

  女人把片子递过去,弯下腰,毫不避讳的轻声说:“你认真点看呀。”

  附近的两个医生也起了身,笑眯眯的瞥了眼陆听闻,然后结伴离去。

  这就是陆教授的女朋友?

  可真是漂亮啊。

  传言果然不虚!

  陆听闻在那盯着看,韩星也在旁边弯着腰,背着小手盯着X光片看。

  他侧了下头,“你看半天,看懂什么了?”

  “我没看懂什么,我只是在找我的胸。”

  陆听闻:“……”

  罢了,他开始写字,“你有胸膜炎。”

  “这么严重?”

  陆听闻:“……”

  “严重么?”

  “都发展成炎了,还不严重?”韩星非常惜命,三个月一次的体检雷打不动。

  “吃点药就好了。”

  韩星一副凝重的表情,好半天她才问:“你……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胸在哪里?”

  陆听闻的眼底似乎多了一点笑意,声音情不自禁的温和了些,“这里没有你的胸。”

  许是察觉到他笑了,韩星也跟着笑了。

  她拿起那张写着药名的单子,弯下腰轻声道:“能看见你笑了,也不枉我大晚上的跑过来一趟。”

  说完,女人轻飘飘的走了,走到门口停下回头,挥了挥手,声音很小很小:“再见,爸爸~~”

  陆听闻在女人的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忽而轻笑出来。

  刚准备进来的小护士看见这一幕,又偷偷的后退一步,满脸的惊悚。

  陆教授怎么……自顾自的就笑了?

  难不成是值班值的累傻了?

  ☆

  “大晚上的,你跑去哪了,饭菜都凉了。”

  方诺终于等到她回来了。

  韩星捏着那张处方单子,欣赏着上面的字,“瞧,这字漂亮吧?供起来。”

  方诺:“……”

  客厅里今天就供起来了一双女士拖鞋。

  看来老板精神错乱的症状又严重了。

  方诺有时候就会住在这里,比如过节的时候。

  今天是小年,北方人都比较重视小年这个节日。

  吃过晚饭,韩星坐在沙发里美滋滋的看着晚会,欣赏着上面的舞蹈节目。

  她身旁的方诺在聚精会神,面无表情的打着某5V5的游戏。

  一个多小时以后,方诺气的脸好像更僵硬了。

  看这表情,又是连败哦。

  韩星啃着苹果,不由得嗤笑:“有人背风点烟,有人夜里看海,有人Timi连败还不知悔改。”

  方诺:“……你去看看你的驴,不要管我。”

  女人欠揍的笑了笑,“那不行,你是我的经纪人,你要是气死了我怎么办,我得守在这等着给你打急救电话呢。”

  说着,韩星摸起手机翻开通讯录,复制了陆听闻的号码,又转换到微信界面搜索好友。

  还真有!

  她试着点击添加,并附上文字——星星老师。

  等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手机响了。

  韩星还以为是微信,结果是堂妹韩彤打来的,拜年电话。

  “堂姐,小年快乐啊!”

  她模仿着方诺的表情,面无表情道:“不快乐,我没钱。”

  韩彤似乎很无语,“我没问你要钱。”

  “你要,我也没有。”

  “你怎么这么扣?”韩彤气愤。

  韩星把苹果核随手往后那么一扔,“要我命可以,要我钱不行。”

  “咚——”

  苹果核准确无误的掉进了那边桌子旁的垃圾桶里。

  韩星得意的冲一旁扬了扬下巴,方诺头也不抬的竖起大拇指,“厉害。”

  “好姐姐,我明天要跟同学出去……”

  话不等说完呢,韩星就已经挂了电话。

  隔绝了任何噪音!

  按理说,在这种节日都应该是亲人朋友欢聚一堂的。

  然而韩星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人。

  她父母在她九岁的时候就死了,双双遇害,那时候她滞留在国外,没有亲人的签字,她回不来。

  那些亲戚管都没管她,任她自生自灭的样子。

  而韩彤跟她情况差不多,父母五年前遇到空难没了。

  所以至今为止,她也就还跟韩彤有点联系。

  微信上。

  韩星默不作声的转账给韩彤五万块钱,然后将她拉黑。

  那边的韩彤看见转账信息后,连句谢谢都没有。

  不是她不想发,而是这个时候堂姐一定已经把她拉黑了。

  每次一给韩彤转钱,韩星都会拉黑她几天,也不知道是什么习惯。

  韩星拉黑完堂妹后,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捏着电话上楼了。

  她边走边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接的有点慢,就在韩星以为没人接的时候,她听见了那道清淡中带着温和的声音。

  “又胸口疼?”

  韩星情不自禁的笑了,刚要说话,就听见那边传来一道很温柔很甜美的女声——

  “听闻哥,腊八节快乐啊,我来给你送饺子啦。”

  “抱歉,我这里有点事。”

  韩星先挂了电话,她蹭蹭蹭的转身下楼,方诺刚打完游戏,就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怎么了?见鬼了么?”

  她正色道:“方诺,我遇见情敌了。”

  “情敌?”

  这个词从老板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新鲜。

  “今天是腊八,有人给陆教授送饺子去了,我那会儿过去居然忘记了这一茬,失策失策!”她站在原地懊悔。

  方诺觉得,老天真的很偏心。

  眼前的女人哪怕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都像是一颗璀璨的星,耀眼迷人,任何事物在她身边都仿佛只是为了陪衬。

  倒是对得起她的名字。

  ……

  十二点整。

  方诺像个机器人一样在帮她擀饺子皮。

  韩星坐在一边,用她上了三千万保险的手包饺子,嘴里还嘟囔:“我也不知道人家送的什么馅儿,送的虽然晚了,但数量上怎么也得比她多。”

  方诺:“……”

  您的食材,您说了算。

  十二点四十。

  方诺看着她拎着两个保温桶在玄关换鞋子,“老板,我觉得你可以分给小驴一桶,您男神应该吃不下那么多。”

  “不行,它只能吃陆教授吃剩的。”

  “砰——”门被她快速的关了上。

  方诺紧跟着打开门,大喊叮嘱:“慢点跑,你的腿可是上了八千万的保险啊!”

  女人开着她的座驾一路驰骋在大街上。

  冰天雪地,地面还很滑,她都不敢开的太快。

  ☆

  一点整。

  胸外科。

  当韩星拎着一桶饺子过来时,她一歪头就看见办公室里的两个人。

  一男一女,面对面坐着,在说什么,两个人脸上都有笑。

  中间还摆着保温桶,很明显,保温桶里的食物都吃完了。

  他吃饱了?

  陆听闻余光一瞥,就看见那个像是贼一样的女人。

  她戴着一顶黄色的帽子,很潮,很漂亮,主要是那双像是星星一样的眼睛。

  “有病人?”

  那个女人起身,立马收拾保温桶,拎着就往外走,很是有眼色。

  陆听闻坐在那没动,盯着门口的韩星。

  她还保持着那个动作。

  大概过了一分钟,男人才开口:“过来。”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