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伴游招聘 >

妈妈的朋友6 开始播放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5 08:50:27 阅读
韩星走到长桌旁的椅子上落座。

  陆听闻旋即抬起眸,睫毛极轻的颤了下,但他手中的钢笔还没停。

  女人微微歪头,发现他的右侧那里居然有个狗笼子。

  笼子里还有一只哈士奇幼崽,正一脸呆呆的眼神盯着她。

  她笑问:“你的宠物?”

  男人落笔,“有事儿?”

  “昨天刚救了你,这就把我给忘了?”韩星的口吻像是在撒娇。

  她不知道的是,昨天一过,今天一上午都在流传陆医生有了女朋友的事。

  据说陆医生的女朋友还是个大美人儿。

  陆听闻淡淡的瞥了眼那边一脸八卦的几个人,后者们赶忙低下头,该干嘛干嘛。

  “昨天的事,谢谢你。”他道谢。

  她没接受这句谢谢,“问你呢呀,你的宠物?”

  “嗯。”

  韩星好奇,“为什么养个哈士奇阿?”

  “拆东西厉害。”他的人体骨头很多,需要拆卸扔掉。

  而这狗也是临时送过来的,一会有人会把它带走,不然会影响到病人。

  他话落,面前的女人抬起左手,缓缓地撑住下巴,棕色的瞳仁里含着笑意。

  她的声音软绵悠长:“我比它还能拆,要不你考虑考虑养下我?我不仅会拆家,在得令的情况下,我能把主人也给拆了。”

  见他但笑不语。

  那种目光,好像都看到了她心坎儿里去了似的。

  离得近了,她愈发的觉得这个男人太对她的胃口。

  “不行啊?”韩星弯了眼睛。

  陆听闻一副‘你这不是废话么’的眼神。

  韩星努努嘴,有些失落的样子,勉为其难道:“那……那就请我吃顿饭吧,当做是你的报答。”

  罢了,不等男人回应,她就起了身,食指弯曲轻轻地敲了敲桌面,“那下班我来找你哦。”

  待女人走出门后,陆听闻才皱起眉头。

  她是故意的。

  是的。

  韩星就是故意的。

  直接提出共进晚餐,以他那种淡泊的性格,未必会同意,顶多送些贵重礼物算作报答。

  但做了好事不留名这种事,韩星也做不出来,她是那种一旦做了一件好事,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得知道的那一类。

  张扬,自信,狂傲。

  韩星又去了一趟住院部看阿薇,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拌嘴打发时间。

  好不容易磨蹭到了医院医生正常下班的时间,她一秒不停地的走了。

  阿薇愤怒的骂她见色忘友!

  方诺都说了,这两天她又欣赏起了一个男人的脸蛋儿!

  ……

  胸外科。

  韩星从住院部走到这里花了八分钟,可似乎还有一个病人在里面,她倒也耐心的等了等。

  大概二十分钟过去,眼看着耐性就要告罄时,陆听闻终于从里面走出来了。

  一抬头,便看见坐在那里的女人。

  不是只剩她一个人坐在那里,而是那一排人里,就属她最醒目。

  漂亮的醒目。

  陆听闻下午太忙,以至于都把她这茬给忘了,他刚答应母亲晚上回家吃饭。

  这会儿倒是难得的有了几分歉意。

  看着他那副轻皱眉头的样子,韩星走过来微微努嘴,“可别跟我说,你要放你救命恩人的鸽子了。”

  陆听闻:“……”

  他想了想措辞,“改天可以么?你挑个时间,或者你想要什么礼物可以告诉我。”

  这时候,那个漂亮的女人双手放在身后背着,微微探身,离他的耳畔近了一些。

  于是,她悄悄地道:“除了先生的美色,我不接受任何的贿赂……”

  面对她的撩拨,陆听闻睫毛微动了下,“那再欠你一顿饭。”

  一顿饭,变成两顿饭。

  既然这么划算,韩星哪有不同意之理,“那你把你的号码存一下。”

  那只纯白色的手机递了过来。

  陆听闻稍有犹豫后,才接过,干净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于是又还给她。

  拿回手机,韩星笑眯眯的歪了歪头,“那改天见喽,陆教授。”

  女人转了身,光看背影就足够的青春靓丽,回眸时更是华光照人。

  陆听闻淡淡的收回目光,奔着另一侧的门走了。

  韩星的心思,他不是看不出来。

  可她才22岁,实在太小了。

  他大她6岁,做个小叔叔都够了。

  而且以她生活的圈子和性格来看,她不过是对他一时兴起罢了。

  厌了就走了,没什么意义。

  而在家庭环境的影响下,陆听闻一直认为找同龄人或者是门当户对的,才是正确的。

  很显然,韩星跟哪样都不沾边。

  ☆

  陆宅。

  陆宅坐落于接近晏城的市中心地带,建筑威严磅礴,环境幽静。

  能居住在这一片的家庭,不是官家就是政家。

  陆母瞧见儿子回来了,赶忙对唐玉说:“你哥哥回来了,快去跟他说,不要跟我讲了。”

  唐玉立马窜起来,奔着玄关处那位看起来儒雅又温和的男人扑了去,却被陆听闻轻巧的躲避开。

  他这会儿声线有些冷淡,“有事说事。”

  “哥哥!我要去盛舞舞蹈学院!可是没有认识的人举荐的话,人家根本不收,你人脉广,帮帮我呗。”唐玉撒着娇,像只哈巴狗一样跟着他。

  家里的保姆已经做好了晚饭。

  饭桌上,陆母气质婉约,满身的书香气,听着兄妹俩说话她也不参与。

  “我没认识的人。”陆听闻拒绝的干脆。

  唐玉撅起嘴,“你就是不想帮我!我都打听过了,你大学老师的女儿是盛舞学院的现代舞老师。”

  男人瞥她一眼,“小道消息还挺多,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直接堵人家学院的院长?”

  “哎呀,那不行,人家是大人物,找不到的,好哥哥帮帮忙嘛!”

  哪怕到最后,陆听闻也没说到底帮不帮。

  ☆

  翌日。

  盛舞学院。

  这是国内第一所有国际认证的舞蹈学院,非常受国内大家族的孩子们追捧。

  有钱人家基本都会送他们的千金过来学一学舞蹈,练一练贵族气质。

  今儿韩星没什么事,难得过来一趟,大编舞住了院,她得来瞧一瞧。

  学院是一座非常大的写字楼,里面经过装修,都变成了一间间的舞蹈教室。

  车刚停进停车位,韩星就看见她停放另一辆座驾的地方,此时围了一群的人。

  她下车慢悠悠走过去,眺望过人群往里面看。

  “老板,有人在自杀。”方诺透过缝隙看见了。

  闻言,韩星的食指拉了下自己的墨镜,“麻烦各位让一让哈。”

  她挤过去,从钥匙串里拿出其中一把,那辆跑车顿时闪了闪烁车灯。

  自杀的女孩正拿着刀比着自己的脖颈,看着很冲动的样子。

  眼看着有位气质高雅又冷淡的漂亮女人走过来,女孩防备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不许过来!不许过来!”

  “女儿女儿!你快把刀放下!妈妈让你去学跳舞还不行吗?”女孩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大喊。

  韩星瞥了眼那个女孩,然后拉开了车门,“死哪儿都行,别死我车上。”

  那女孩一愣,发现身后倚着的跑车居然是人家的,她难得的面露歉意的往一旁躲了躲。

  将车子开出人群后,一旁的一辆黑色路虎里的男人垂下了眼眸。

  “表哥,有人自杀诶。”唐玉好奇的看着外面。

  陆听闻把车窗摇了上,他们来了有一会,但举荐的老师还没到,也就看到了刚刚的那一幕。

  同样,他也听见了韩星的那句话。

  这个女人的心,还真是够狠。
女人刚到她那间久久空闲的办公室,方诺就推说:“老板,有学员要来。”

  韩星把外套脱下,头也没抬,“有举荐的人?”

  “现代舞的老师推荐过来的。”方诺回答。

  罢了,女人踩着高跟鞋往外走,身上穿着一件肩膀与双袖都是镂空纱的深蓝色旗袍,旗袍的胸口与裙摆下方之间,绣着一只精致的栩栩如生的孔雀。

  行走间,端的是优雅高贵。

  但凡亲眼见过她的人,无一不称赞她的美貌与那浑然天成的气质。

  到了招收学员的教室,里面有一方空地,旁边的座位留给一同前来的家长,正前方是老师们的座位。

  而此时,刚推门进去,韩星的目光就落在了某一处。

  现代舞老师孟琴惊了下,“院长。”

  韩星没看她,目光只顾着坐在那微微侧身倚着座椅扶手的陆听闻。

  他气度俊雅,纯白色的一身尽显贵气,此时他正用手指撑着太阳穴,骨节分明的手是那种冷白的颜色,漂亮的像是一件雕琢出来的艺术品。

  她好喜欢这个男人的手啊。

  韩星回过神,慢悠悠的走到座椅上,右腿压着左腿,目视教室里看着年纪最小的两个姑娘。

  其中一个,竟然就是刚刚楼下那个寻死觅活的女孩。

  女人的神情里平添了几分淡冷,“你回去吧,我不收你。”

  那女孩眼睛还红着,“我……为什么啊?”

  韩星定睛看了她好一会儿,嗓音有些沉,“你连自己的命都不爱。”

  “我爱舞蹈胜过我的命!”女孩很固执。

  韩星泛着古典味道的眼眸中,此时正染着几分笑,“没了命,拿什么跳舞?”

  罢了,她垂眸,“出去吧。”

  方诺赶紧拉着那女孩先出去了,生怕老板会发火。

  她知道,老板打心眼里厌恶那些寻死觅活的人。

  教室里,韩星再次抬头,看向了唐玉。

  “你想学什么舞?”

  唐玉都傻眼了。

  居然是韩……韩韩星!!

  知名舞蹈家!

  荷花奖获得者!

  最漂亮的东方面孔!!

  妈呀!!

  孟琴赶忙推了下唐玉,示意她赶紧回话。

  “韩老师好,我想……我想学古典舞。”

  唐玉磕磕绊绊的开口,见到偶像,话都说不利索了。

  “古典舞?”

  她就是跳古典舞的。

  韩星抬眸,“那你跳一段我瞧瞧。”

  唐玉个子不矮,骨架纤细,长相也属于柔弱那一类,外形倒是非常适合跳古典舞。

  品鉴舞蹈时,韩星是无比认真的。

  她盯着小姑娘的身姿瞧,跳的可以说非常不错,没有伴奏的情况下竟也能有如此的节奏感,实属不易。

  待五六分钟过去,舞蹈结束。

  韩星瞥了眼后方沉默不语的男人,精致的桃花眼里浮现一丝笑意:

  “你先跟孟老师去尝尝我们学院的奶茶,我跟你的家长单独聊一聊……”

孟琴纵然心有疑惑,却也不敢多问,拉着唐玉就往外走。

  谁不知道院长轻易不来学院?

  她来这里两年见到院长的次数,算上这回也不过第三次。

  待她们出了教室后,韩星才起身。

  她走到陆听闻身旁的椅子坐下,“这是你……”

  “表妹。”

  对于她是这所学院的院长一事,陆听闻是有一丝惊讶的,不过想来也是情理之中。

  他只是简单的了解了一下这所学院的环境以及师资力量,其余的并没有关注。

  “既然提到孩子的问题,那我得跟你说实话。”

  韩星难得的正式跟他讲问题,之前遇到的三回,她都在满嘴跑火车。

  陆听闻侧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看看她又要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

  面前的男人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在笑,让人会误以为他是真的没有攻击性一样。

  “孩子呢,不太适合跳古典舞,没有系统化的学习过吧?而且我看她年纪已经大了,身体发育成了,再训教起来,可需要废些时日,如果只是单纯的兴趣爱好,那我这儿不接收。”

  对待专业,韩星非常认真。

  可她长了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有种青涩似的风情,让人情不自禁的会认为她没个正行。

  “你直说。”

  韩星倒也直言不讳,“你想让她来学么?”

  陆听闻眼底带笑,倒也有几分耐性跟她你来我往的交流,“这是我想不想的事儿?”

  “当然。”

  她嘴角弯起,迷人的笑容绽放开,身子轻轻往他面前靠了靠,拉近了距离,道:

  “你想,我就收,并且我亲自教。”

  陆听闻浅眸微眯,“什么条件?”

  “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唯利是图,见缝插针好不好,纯粹是因为你是我的医生,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缘分,不要太感激。”

  陆听闻的墨眸里荡漾着星星点点的碎光,他点点头,“然后呢?”

  罢了,韩星眼眸弯成月牙,“我家狗最近趴着不愿意动,我一碰它,它就叫,我怀疑它的腿坏了,你能不能给看看?”

  陆听闻眯眼,“我不是兽医。”

  她点点头,“我知道,但骨头不都长得差不多么。”

  男人温和的笑容里多了几分调侃,“那你肋骨挫伤怎么没去就近找个兽医看看?”

  韩星也不恼,挺了挺她漂亮的背脊,“我不一样,我有胸,我家狗没有,它公的。”

  话音落下,陆听闻已经起身了。

  瞧着他往外走,韩星也没动,“陆医生,一会儿我把我家地址给你,你记得得了空帮帮忙。”

  而回答她的是一道很轻的关门声。

  等方诺进来后,韩星才重新起身,“让唐玉跟着小二老师学。”

  方诺一怔,“哦。”

  能跟着小二老师学的学员,基本都是天赋非常好的那一类。

  她骗陆听闻的。

  ☆

  那天从学院回来时,韩星就把自己的住址发送到了陆听闻的手机上。

  没有加到微信,但能让他来家里做做客,单独接触一下也是好的。

  结果第二天一早,韩星还没醒时,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她都没看清来电的人,“喂?”

  听见电话里那道极其娇软的嗓音,陆听闻把手机挪远了点,按了按眉骨,“是我,陆听闻。”

  闻言,韩星猛的睁开了眼睛,她一下子坐起来,看了看手机。

  果然是他。

  “啊,怎么?”

  他居然会主动打电话?

  “我在你别墅区外面。”陆听闻的声音一贯的冷清却温和。

  韩星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个灵活的转身,双腿立在了地板上,赤脚蹭蹭蹭的往外走,真丝睡衣在空中掀起了层层波澜。

  “我去接你。”

  别墅区不让外人进,陆听闻把车子停在临时停车场,便下来了。

  漫天的冰雪里,韩星透过冷风瞧见了雪地里站着的那个儒雅男人。

  他好像也没拿什么东西,就一个小箱子。

  韩星跟门卫打了声招呼,门就开了。

  陆听闻瞧见她居然没有穿裤子,只是正常的睡衣,脚下一双雪地棉,白的一尘不染,外面只裹着一件长款羽绒服就出来了。

  “好冷好冷,快走!”她原地直踏步。

  说完,女人转身蹭蹭蹭的往前跑。

  陆听闻倒也利落的跟着她。

  待一口气跑进别墅时,韩星大口吐出一口气来,“冻死我了。”

  他站在玄关那里没动。

  韩星弯下腰,“家里没有男士拖鞋,37码的也没有小太多,你将就一下。”

  她拿了一双新的,不过她的脚对于陆听闻来说,似乎有点小。

  一分钟后,韩星的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挺帅的大男人,居然穿着一双洁白的兔耳朵的拖鞋,并且有三分之一的脚还露在外面。

  实在有点滑稽。

  陆听闻倒是没在意这些,目光一贯的温和,“狗呢?”(5)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