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将军揉捏湿润硕大撞击(把她压在书桌上扯开肚兜)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10-22 09:38:14 阅读
 年轻时候还没意识到这一点,什么事情都是主任一个电话。

    其实周从文当年也不是没有抱怨,更不是不敢反抗,他只是还有一丝奢望自己好好听话,王主任或许会可怜自己,放自己做一两台手术。

    只要一两次机会,自己就能改变所有人的看法。为了这个机会,周从文连呼吸都曾经反复练习。

    但这只是一个梦,永远都不会变成现实。

    重生回来,周从文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却淡淡一笑,毫不在意。

    自己已经变了,那些悲催的过去不会重演。寄希望于别人发善心?自己不会再这么幼稚。

    而且他的关注点并不在王成发身上,而在明天要做手术的陈教授身上。

    当年陈教授很欣赏自己,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哪怕当时有系统加持,周从文也依旧很需要这个机会。

    从江海市到省城,再到魔都,省城是三级跳中很重要的一块踏板。

    也不知道明天的手术陈教授能不能拿下来,要是不行的话……周从文并不介意帮他一把。

    周从文的运气还算是不错,这一夜睡的很安稳。

    2002年的时候社会治安很不好,酒驾几乎是常态,车祸巨多;打架斗殴、抢劫行凶更是家常便饭,能睡一夜安稳觉周从文很满足。

    第二天一早,王成发领着陈教授先来看患者。

    一行人走进病房,王成发马上就感觉到走廊里的气氛有些古怪。

    王志泉像是个龟孙子一样在一个老头面前低三下四的弯着腰,一脸讨好的笑容。

    王成发心里一沉,这是患者家属没搞定!而且王志泉竟然没和自己说!

    自己这个儿子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王成发心里有数。

    可自己作为科室主任总不能先和患者家属承认错误不是,要是那样的话就属于板上钉钉。

    先解决问题,剩下的再说,这是王成发订下来的方式方法。

    前几天患者家属还好,王成发还以为这次王志泉出息了,但他却万万没想到在请陈教授来做手术的时候出了问题。

    “陈教授,这面请。”王成发假装没看见低三下四的王志泉,他领着陈教授走进病房。

    患者没什么事儿,只是一脸阴郁。

    要不是有那张片子证明他右侧胸部有一把刀,谁都不知道他竟然就是患者。

    陈教授也啧啧称奇,做了查体后心里有数,“王主任,送患者吧。”

    “好。”

    王成发一挥手,王强会意,他准备带着患者去手术室。

    “王主任,当时你们医生怎么弄的!”患者的老丈人一脸不忿的问道,“我跟你讲,今天手术之后咱们再谈,要是人没事的话,小心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王成发怔了一下。

    这话说得,听起来怪怪的,哪里不对劲。

    患者的老丈人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是他没有尴尬,而是继续说道,“我都被你们给气糊涂了!当的什么医生,还不如屠宰场的屠夫。”

    王成发皱眉,想要反驳却又觉得自己把握不好尺度。

    按照王成发的脾气,要是有人指着他鼻子这么说话,老早就脱了白服冲上去掐架了。

    但这件事情是王强和王志泉做的理亏在先,闹大了的话不好解决。

    陈教授有些为难,说句实话,到现在他已经开始打退堂鼓。老王弄的什么,患者家属还没搞定,这是纯纯的擦屁股活儿。

    手术难不难的先放在一边,这种很麻烦的医疗纠纷陈教授就不准备碰。

    说是擦屁股、救火的活,但谁又真的像擦屁股,粘自己一身的屎呢?

    “老人家,您消消气。”

    场面尴尬的时候,周从文微笑着走上来。

    “你谁呀,毛长齐了么就跟我说消消气。”患者的老丈人鄙夷的说道。

    “呵呵。”周从文笑了笑,“我建议,只是提一个建议。你应该不知道医院还有公诉的权利吧。”

    “……”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也不是公诉权,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但医院可以和检察机关提出诉讼,公诉权在监察机关手里。”

    “你什么意思?”患者老丈人一脸警惕的看着周从文。

    “刀伤么。”周从文笑了笑,“故意伤人,要是以我的经验判断患者之前的刀伤属于重伤害,提起公诉的话你可能会判个十年八年的。”

    “……”众人无语。

    “你……”患者的老丈人像是撒了气的皮球一样,虽然脸上还有倔狠,但那只是给自己留一丝颜面。

    王成发和王强也都怔住,他们没想到周从文非但没有火上浇油,反而帮着拉架。

    “民不举,官不究,一般都是这样,除非有人多管闲事。”周从文笑着说道。

    “我建议先把问题解决,以后再说以后的。你想找责任我不管,但陈教授都已经大老远的来了,现在要是提出异议,似乎不好吧。”

    周从文看了一眼陈教授,微微一笑,“先把病治好,人命关天不是。手术很难,只有陈教授这种大手才能拿得下来。”

    现在可不是09年之后大基建灌溉下的华夏,省城到江海市在十几年后45分钟就能到的路程,换到现在至少要2个半小时。

    周从文说的没错,陈教授是来救火的,真要错过这个机会,他担心患者有风险。

    其实周从文的话里面有很大的毛病,但患者的老丈人胆气已经没了,加上也不懂什么公诉权,哪里会争论对错。

    别说是他,就连王成发都不清楚医生到底有没有权利向检察机关提出诉讼。

    见患者的老丈人不说话,周从文也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王强连忙带着患者离开病房,他脑子里都是浆糊,根本没意识到刚刚有多危险,只是在暗自痛骂王志泉是个一点用都没有的废物。

    周从文也跟着上手术。

    和以后腔镜时代有巨大的区别,加上王成发为了体现对陈教授的重视,所以直接配三名医生。

    王成发亲自给陈教授当一助,王强是二助,周从文老老实实的当着三助。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