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句子 huang色小说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3 08:50:53 阅读
“你没命活到那一天了。”

突然一道寒彻入骨的沉声从门外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面容冷峻的男子缓步走来。

步履铿锵,自带一股肃杀之意,身后跟着一位身形魁梧的壮汉,浑身戾气,一看就不是凡夫。

来人正是林星宇与疆晟。

看着狼狈伏地,满脸泪痕的林灵,林星宇心如滴血。

他慢慢俯身,五味杂陈,很想将阔别多年的女儿抱在怀中,好好地感受那番久违的骨肉亲情。

可是当手接触到女孩儿的那一瞬间,林灵一脸惊恐,下意识连连后退。

“求求你,别打灵儿,灵儿会很乖,疼……”

林星宇落于半空的手,猛然一顿,随即,眼中泛起瑟瑟的酸楚。

他很想亲口告诉女儿,让她别怕,以后这世上,再无人敢欺辱于她。

他,林星宇的女儿,是最最贵的公主。

可总有妖孽,喜欢蹦跶。

反应过来的王春艳,一个箭步档在父女两人身前,怒目圆睁:“这个孽种已经张家的了,现在可是人家的私人财产,你没有权力……”

话音未落,只听啪啪两声。

站在林星宇身后的疆晟一个闪身,站在王春艳身前,左右开弓,狠戾耳光直打得她头晕目眩。

疆晟可是久经沙场的南域战王,可想而知,他的巴掌岂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

片刻间,一张脸肿如猪头,鼻口喷血,还未等王春艳说话,疆晟如拖着死狗一般将她抛在空中挥出一条抛物线,扔出了门外。

摔了个狗吃屎的王春艳,正欲起身破口大骂,忽然听到一阵马达声由远及近,生生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

只见一排豪车浩浩荡荡开了过来,整齐划一的停在酒店门口。

车门打开,一行身着黑衣的男子井然有序的走了下来,随即还押出几位奇装异服之人。

这些人有的身着正装,有的一身休闲,更有甚者还光着膀子,披着浴巾。

不过身为豪门舔狗,王春艳立刻辨认出,这几人清一色全是张家的心腹。

她一下子愣住了,心里不由的开始山路十八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和那个家伙有关……”

虽然心中疑问重重,但尚存的理智告诉自己,如今多事之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时不待人,她忍着身上的剧痛连滚带爬的起身就跑。

凯旋酒店内,林星宇双眼赤红,杀气腾腾。

他再一次蹲在女儿的身前,颤抖的双手轻轻的落在林灵瘦弱的脸庞上,极为怜惜的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痕。

“你是灵儿?不认识爸爸了吗?”

“什么?”女孩先是一愣,很快从脖子里掏出一条吊坠项链,对着他上下打量。

林星宇瞥眼一看,项链上正镶着一张自己的照片。

没有想到柳清涵居然做了张全家福,挂在女儿的脖子上。

五年时间匆匆而逝,青葱岁月的他早已变成铮铮铁汉,林灵对着照片,雾蒙蒙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林星宇。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直到真的确认眼前之人正是她心心念念的爸爸。

林灵顿时,眼落雨珠,小嘴一张,哭得泣不成声,“呜呜……原来我不是没有爹的野孩子,我真的有爸爸……妈妈没有骗我……”

女儿的每一个字,如刀锥般,片片割在林星宇身上,与亲人的分离之痛,只有真的体会过,才会感同身受。

林星宇爱怜地把女儿抱在怀中,饶是对着千军万马面不改色的战神将军,泪水也止不住流了下来,“对不起,灵儿……是爸爸不好,都是我的错……”

疆晟眼眶微红,这个男人十九岁从军,不到五年,便成为国之少将。

执掌南境百万雄狮,更是权倾天下,贵不可言的神武殿主。

在他眼中,纵然是天大的事,也永远不会流露柔弱致意的男子,何曾这般伤心落怀过。

站在一边的张建业整了整衣领,一脸肆虐的说道:“哎哟,今天是什么日子?买了个小的,打了老的,怎么现在又来个不老不小的?”

“我说,你到底是谁呀?即便这小杂种是你的女儿,我也已经花真金白银买下了,把人给我放开,滚回去找你丈母娘要钱吧……”

刺耳的话语还未说完,一旁的疆晟再一次动了。

一记扫堂腿,直接把喋喋不休的张建业踢飞了出去,在空中翻滚七八米远,最后落在了酒店中央喷水池中。

对于疆城的实力,林星宇自是再清楚不过,在张建业踢飞的那一瞬间,他已然欠身将女儿的视线挡住。

张建业面色狰狞,手脚并用从池中爬了出来,目露凶光,恶狠狠瞪着眼前男子。

掏出手机开始快速拨打电话,“妈的,你居然敢踢我?知道老子是谁吗?”

“我可是手眼通天的张家家主,我们家族的市值可达几十亿,你tmd动了我,我定要你百倍偿还。”

“还有你,给我等着,你的女儿落在我手中,我一定要她生不如死,待成年之后,要让她成为万人唾骂的妖艳贱货。”

林星宇不喜不怒,单手把女儿抱在怀中,挑眉一脸玩味地看着歇斯里底的张建业。

“你以为自己还是豪族家主?真当张家可以在江宁执手遮天?”

言毕,林星宇眸光中满是无尽的冷意。

张建业满脸怨恨,慌忙又拨出几个电话,但无一例外,通通是无法接通。

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不停进按着一个又一个号码,状若癫狂,宛如神经错乱的疯子。

那些曾经对张家摇尾乞怜的讨好下属,现在居然像隔空月球一般,一个也联系不上。

终于,他拨出手机中最后一串号码,不出意外,又是一道盲音传来。

“妈的,没有一个中用的。”

怒斥之下,张建业狠狠的把手机摔在地上,七零八落,成了废墟。

转身,对身后两位正在懵逼的生意伙伴,大声嘶吼,“沈总,刘总,只要今天能相助于我,这份恩情,张家自会铭记于心。”

被称为沈总的男子,硬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个……老张,我是来谈生意,可没有这个能耐啊!”

旁边大腹便便的秃顶刘总,慌忙附和,“对对,要我说,人家父亲既然找上门来,不如就让人有父女团圆,放了这个小女孩吧,就你那儿子,就是找十个童养媳,也不管用啊!”
如今的局面,但凡不是蠢货,都能看出林星宇必定身份斐然,谁还会秀逗地自触霉头?

但,张建业依然是一脸不甘,他似乎不愿意承认事实,指着林星宇大声叫嚣,“说,是不是你搞得鬼?以为屏蔽信号就万事大吉了?”

“哼,别高兴得太早,等我的人马到齐,一定会打断你的狗腿,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宝贝女儿如何被人玩弄,等老子玩腻了,我还会把她赏赐给手下的兄弟。”

“只要她一天不死,就永远活在恐惧和阴影中,一辈子也别想摆脱。”

疯狂的咆哮,张建业还恶狠狠的瞪着缩在林星宇怀中的林灵,恨不得喝其血,吞其肉。

对上那双恶毒的双眸,林灵吓得浑身哆嗦,她紧紧抱着林星宇的脖子,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得到片刻安宁。

“爸爸,灵儿……怕……”

轻轻抚拍着女儿的后背,林星宇眼底满是冷意,他抬眸督向宛如入魔的男子,不言不语。

张建业犀利的话语嘎然而止,只觉自己仿佛被死神盯上一般,全身弥漫着入骨的冰寒,下意识只要自己再多言一句,他的生命就会走向终结。

看着对方识趣闭嘴,林星宇轻声安抚道:“灵儿,乖,你和疆晟叔叔先出去,爸爸还有事要处理,等一下就带你离开!”

一前一后,两副面孔,对着林灵,道不尽的柔情似水,直看得疆晟目瞪口呆。

但,一听此话,林灵乌黑地大眼睛,瞬间又蒙上了水雾,小嘴撅起,哽咽起来,“爸爸……你是不是不要灵儿了……”

“不……不会,爸爸只是有事要忙,不想让灵儿看。”

“你骗人,妈妈上次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我就在狗窝里睡了二天,要不是邻居家的阿姨,灵儿,现在还出不来呢,呜呜……”

小姑娘越说越委屈,直听得林星宇心疼极了,还未等他开口,林灵哭泣道:“不,这次我不要离开爸爸,我见到妈妈时,她受伤住院了,我不要爸爸也这样。”

听着女儿声声泣血,林星宇恨不得狼抽自己耳光,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能感受到,她们母女过得生不如死。

额头青筋凸起,胸中燃起焚天怒火。

“乖,爸爸不会走,也不会受伤,以后再不会离开你们半步,但,现在听爸爸的话,把眼睛先闭起来,爸爸不要你睁开,灵儿就要听话,好吗?”

极力压抑着暴走的情绪,林星宇柔声说道。

抱起林灵的那一刻起,他就能感觉到,女儿体内必有隐疾,所以千万不能情绪过于波动过大,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虽然他有逆天医术,但现在仇人当前,为保林灵万全,林星宇要步步谨慎,解决完这些魑魅魍魉,定要好好为女儿调理身体。

“嗯,灵儿会听爸爸的话。”

看着无比乖巧的林灵,林星宇心里软和得一塌糊涂。

他深深吸了口气,这些年,亏欠她们母女实在太多,今日就用张家的倾覆,先出口恶气。

把女儿牢牢抱在怀里,用胳膊档住了她的视线,随即看向疆晟,冷声道:“把他们带上来。”

命令一下,门外很快出现一批黑衣人,这些人虽然身着便服,但周身的凛冽之气,以及手上的厚茧,让人一看就知不是普通俗子。

这些人押着一群张家走狗,踏步走来。

而跟在张建业身边的保镖,一看情况不妙,一个个龟缩着脖子当起了鸵鸟,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不是想要废掉我吗?不是想要我的女儿一辈子暗无天日?”

林星宇语气淡漠,平铺直叙,似乎只是在和旁人聊着家常。

张建业却是如坠深渊,刚才的嚣张气焰霎那间荡然无存,噗通跪地,用力抽打自己耳光。

不多时,他的嘴角便渗出了血丝。

但男子手下不停,随即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爷,都是我眼盲心戳,胡言乱语,您老,千万不要跟我计较,这就在这儿给您赔礼了!”

刚才多么狂悖,此刻就有多么卑微,如同可怜之极的尘埃,再不敢激不起半丝波澜。

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不得不怂。

短短一个小时,身边的心腹走狗全部摘了干净,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张建业再目光短浅,目中无人,并不代表他是个十足的白痴。

只是,砰!

他的头还没有磕完,求饶的话还未落下,便被疆晟毫不留情踢飞出去。

张建业直接头撞玻璃,鲜血眼泪糊了一脸,哪里还有一丝张家家主的模样,比起乞丐还要狼狈三分。

疆晟眸光中满是冷凝的杀意,“你有什么资格向我家主子求饶,连只狗都不如,真是可笑……”

“你……你们不能随便动我,张家有几十亿资产,但是每一年的税俸就有上千万,动了我,江宁上峰也不会轻饶你们……”

未等张建业说完,疆晟仿若白痴一般斜睨看着他,“你们张家是如何步步走到今天,想必你最心知肚明,那些见不得光的产业就不用我一一列举了吧!”

“你,路上走好,放心,善后事宜我自会料理清楚,你那几十亿资产保管安排的妥妥当当。”

张建业一听,气得直想吐血,明刀明抢,还说得如此高风亮节,比他还不要脸。

但奈何,与对方,一天一地,天壤之别,即便人家想要,他哪有资格反抗?

似乎已失去了耐性,林星宇轻飘飘挥手说道:“把这些人渣都处理掉,干净一些。”

说完,抱着林灵,转身离开了酒店,乌烟瘴气,他不想女儿在深陷其中。

张建业一脸绝望,面如死灰,看着朝他围过来的黑衣人,木然地闭上了双眼,连反抗的力气也全然没有。

一瞬间,所有的希望化为乌有,直到此时,他才切身感受到等死的滋味。

看着林星宇渐行渐远的背影,嗫喏双唇,“杀人先诛心,真的好狠!”

王春艳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打开房门,柳清函便扑了上来。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