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短篇黄文小说在线阅读哦….好大好粗…好硬.不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3 08:49:59 阅读
要知道保镖头目可是退伍军人,是李振荣千挑万选出来的,他一人撂倒三五个壮汉根本不成问题。

可就是这样百里挑一的高手,连同门外的几十号保镖,全部被疆晟打得落花流水,连一个站着的人都没有。

短暂的恐惧之后,李家族人缓缓回神,你再厉害又能如何,能强得过李家大公子以及部队上的兵王吗?

“你……放肆!知道得罪我李家是什么下场吗?这般狂傲,当真不怕死?”

李振荣深吸一口冷气,强压着内心的惊恐与怒意,死死盯着林星宇问道。

“呵,下场?”

林星宇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意中满是不屑的冷意,“那可知,李云峰羞辱我妻,他会是什么下场吗?”

李振荣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为了一个贱货,你居然把我孙子踢成残废?”

“我李家公子看上你的女人,那是她的荣幸,你不双手奉上也就罢了,居然还敢上门聒噪?”

“林星宇,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断双臂,跪于堂前,磕头认错,我或许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

林星宇快被这群蠢货气笑了,真是迷之自信啊!

还自断双臂,饶我不死?Tmd是来唱曲儿的吗?

遍观整个夏国,还无一人敢如此威胁于他!

“疆晟,好好教教这老货,什么才是规矩!”

林星宇如若看戏一般,狭长的凤眸,凝满讥诮。

还未等对方有所反应,疆晟一个箭步猛冲上前,单手揪起李振荣的胳膊,一百八十度旋转。

咔哧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尤为刺耳。

李振荣的手臂被板向背后,如同落叶的枝柳,耸拉下来,森然的白骨刺破皮肤,大大咧咧的露了出来。

啊!

剧痛袭来,李振荣痛不欲生,在地上来回翻滚,那模样惨不忍睹,直让人看着心跳加速。

林星宇冷眼旁观,怀抱女儿,捂住她的眼睛,好似只是在看一出大戏。

虽然林灵被抱在怀中,遮挡视线,但惨烈的哀嚎,直吓得她浑身瑟瑟发抖。

“老货,给我闭嘴,你吓到我女儿了,再不识相,另一条胳膊也别要了。”

林星宇的话,犹如神祇降临,李振荣纵然在痛楚难忍,也只能堪堪忍住了叫喊,只是彻骨的疼痛,让他几度咬碎银牙。

看着父亲遭此非折磨,李德阳快速上前把老人搀扶起来,随即一双满是怨毒的眼神像是在要林星宇身上戳出血洞。

“小子,别嚣张,你可知我大哥李德江可是陆军上校,我们李家背后的势力,岂是你能亵渎?”

“你居然敢如些对待我父,我决不会放过你,定要你付出血的代价。”

林星宇依然笑得云淡风轻,督了一眼茶桌上的手机,好心拿起扔给李德阳,“你好像对你大哥很有信心,现在打电话让他回来,你们这群苍蝇,着实厌烦,不如一次性解决干净,免得玷污我女儿纯洁的心灵。”

李家父子当场懵逼,特别是李振荣,连胳膊的疼痛都选择性遗忘。

任他如何也想不到,林星宇还有这样的气魄。

“你没开玩笑?”李振荣面色疑惑道。

林星宇冷冷一笑,“十分钟,让他快马加鞭赶过来,否则,晚一分,我就杀一人,哦,看得出你对那个李德海挺上心的,不如就从他开始吧!”

因为成了哑巴,李德海根本无法说话,不过当他听到林星宇大大咧咧要拿他当马前锋,一时间,气得差点喷血而亡。

自己的独子被他废掉了后代,而自己也成了口不能言的半疾之人,可以说,李德海如今和林星宇有着血海深仇,两人不死不休。

在对自家大哥盲目的自信时,他甚至开始幻想,援兵赶到之时,如何折磨林星宇,才能解心头之恨。

杀了他,实在太便宜,林灵不是他的掌中宝吗,那就当众碎尸万段,让他遍尝炼狱之苦。

“爸爸,这些人好可怕,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灵儿……害怕!”

气氛沉重,突兀的软萌声打破了林星宇的思绪,只见女儿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角,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

林星宇微微眯眼,直接对视李德海,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蕴含的无尽杀意。

“乖,不怕,有爸爸在,谁也动不了你。”

林星于说着,再一次抬手捂住了林灵的双眼。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反向一转,两枚锃亮的银针,立于两指之间。

“李德海,你的心思我清楚,你应该庆幸,若不是我女儿在场,你的狗命我取定了。”

摄语刚落,林星宇手指一弹,银针如同插了翅膀,直接飞驰而去。

躺在护理床上的李德海,只觉两眼一黑,伴随着一阵剧痛,他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由于声带尽毁,他只能哀戚地发出呜呜的闷哼。

这一切,直看得李家众人颠覆了三观。

李德阳气血上头,满脸通红,他直接跳脚冲着林星宇大声叫嚣,“混蛋,不过是个孽种,你就毁了我弟弟,现在连他的眼睛也不放过,实在太过份了,我和你拼了!”

啪啪!

还未等李德阳迈开脚步,疆晟一个闪身,两记耳光狠抽在对方脸上,根本来不及反应,又是一个扫腿,踢得李德阳倒飞出去。

空中漂移三个来回,重重砸在青瓷花盆,门牙横飞,口吐鲜血,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哼,自不量力,也配与我主上喧嚣?”

林星宇轻轻挥手,示意暴躁的疆晟先行退下,“李德阳,这次只是警告,下次如若再吓到我女儿,你就和你弟弟作伴好了,我不介意成其好事。”

话语间满是浓浓的凛冽之气,就连周边的温度都冷凝了几分。

看着傲然而视的男子,李家众人无不胆战心惊,似乎面对的早已不能视为人。

而是恶魔,是锁魂的撒旦!

李振荣强忍着断肢的痛苦,心中莫名扬起无尽的悔意。

他隐隐有种预感,眼前所见到的,只是林星宇的冰山一角。

这个男人究竟有多恐怖?他背后的实力又有多么强悍?一想到未知的一切,李振荣不由的开始颤栗。
七月流火,一个傲然身影立于江宁市街头。

“殿主,您要的资料我查到了……您还有一个女儿……她现在……”

一个身形彪悍,身着军装的男子面露异色,欲言又止。

林星宇收回怅然目光,转过身来,凛冽的眸子闪过一抹冷意。

接过资料,细细查阅。

片刻后,“童养媳”三字,如冰锥般狠狠扎进心里,周身瞬间弥漫着滔天杀意!

南域战王疆晟,恭敬低头,大气不敢喘一下!

自己追随殿主这几年来叱咤疆场,当初创立神武殿是何其艰难,都没见他如此失态过。

但,不论是谁,都无法忍受妻女遭此凌辱!

“清涵,我辜负了你……”

林星宇仰头,两行清泪自粗粝的脸庞滑落。

想当年,家族被人陷害,他孤身一人逃出生天。

幸得一位老人相救,后来还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了自己。

只是,大婚当日突然接到部队命令,只与柳清涵做了一夜夫妻,便匆匆离去。

这,是他一生的痛,更是愧对了妻子。

后而从戎五年,南怔北战,机遇中练就一身逆天医术,终于创立了令得各国政要忌惮和恭敬的“神武殿”!

今天是他回到故地的第一天,他要弥补当年的缺憾……

“查!给我查清楚,我的妻子,我的女儿,她们现在在哪里?”

…………

“快点把这个小孽种给我!”

王春艳死死盯住女儿护在怀中的小姑娘,声色俱厉。

柳清涵满面含泪,护住女儿的手臂早已被自己的母亲抓出了一道道伤痕。

“妈,我求你了,灵儿她有心脏病,要尽快送医院,她也是你的孙女啊!你不能这么狠心!”

听了柳清涵的辩解,王春艳气不打一处来。

五年了,一直守着这赔钱货,单是医药费都不知贴进去了多少?

原本女儿生得花容月貌,能够嫁入豪门,可惜,大三的时候,柳清涵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强迫了!

甚至还生下了孩子!

王春艳看着自己的美梦被人撕毁,养着满身是病的拖油瓶,心里别提多苦了。

但,她不甘心,五年来,王春艳如疯子一般的寻找买家。

终于,锦州来的投资商张建业看上了林灵,说愿意出两百万收养。

圈子里都知道,张建业的独子是个脑瘫,现年十岁,连自己多少根指头都数不过来,他正想着给自己的傻儿子找门儿亲。

“收养?姓张的哪是要收养?他是要拉我的林灵去给他那个傻儿子当童养媳啊!”

柳清涵几欲崩溃,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缓缓落下。

王春艳冷哼,“那又如何?张总可是要出两百万买这个孽种,这种好事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柳清涵跪在了地上哀求:“妈,我求您了,不要带走灵儿,她,还生着病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

“她反正命不长了,还不如趁现在还能卖个好价钱,还有,你等了那混蛋五年,他都不知死在那个桥洞,尸体怕是都烂的看不出人形,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要我说,就该把怀里的那个小孽种溺死,你再若无其事的找个豪门嫁了!你倒好,非要等着他,与多少豪门失之交臂!”

柳清涵将女儿护在身下,一脸坚毅:“星宇绝对没有死,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你要想带走我们的孩子,就踏过我的尸体!”

看着自己的女儿,王春艳面色发青,因为气愤,让她说话的声音都走音了。

“好,好得很,既然你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了。”

说着,她顺手便举起了一旁的实木椅子,对着柳清涵纤细的后背便猛然砸去。

嘭!

一声闷响,柳清涵被狠狠的砸倒在地,殷红的鲜血喷在了林灵穿着的碎花裙上。

小丫头顿时哭出声来。

王春艳面容扭曲,再次将椅子举起,“最后一次机会,放不放手?”

“我不!”

就在王春艳再次准备挥下椅子时,躲在怀中的小女孩却推开了柳清涵的手臂,上去抱住了王春艳。

“不要,外婆,求求你别打妈妈了,我都听你的,求你了,别打妈妈....”

王春艳蹙眉,冷哼一声,抱着林灵转身离去。

并且将房门锁死了!

就在王春艳抱着林灵坐车往酒店赶的时候,在安市的高速出口,一行整齐的奔驰子弹头整齐停靠。

林星宇缓步从车上走下,一个头发稀疏的男子被两个人壮汉按在了他的面前。

“殿主,查清了!这个叫老谷的,是建筑商张建业的得力手下,就是他出的馊主意,您的小女儿现在不知道被他们藏在了何处!”

林星宇眸底阴狠光芒一闪。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诛九族!”

冰冷话语,如同刀刃一般刮在老谷的耳膜。

“滴答滴答……”

他……居然失禁了!

“我,我……我……都是张家让我这么做的....他要找童养媳……您的女儿现在应该是在凯旋酒店……”

城北,凯旋酒店。

看着抱着林灵的王春艳,张建业不悦道:

“怎么这么慢?”

“哎呀,还不是我那个闺女,舍不得自己的姑娘......”

王春艳将林灵放在地上,谄媚不已。

张建业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抹阴恻恻的笑意。

“妈妈……我要找妈妈,奶奶,我要找妈妈……”

与母亲的分别,再加上张建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林灵被吓得小声抽泣了起来。

啪!

张建业甩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瞬间,小林灵便被打倒在地,哇哇大哭!

“他妈的,大喜的日子你哭丧呢?再哭老子就找人做了你妈,让你个小贱种哭个够!”

林灵闻言,一张小脸瞬间变得惨白。

心脏猛然一抽,她跪坐在地上快速的擦去了眼泪:“林灵不哭了,林灵很听话,你不要伤害我妈妈!”

林灵可怜兮兮的样子,彻底激起了张建业的龌龊心思。

他狂笑着,将一张银行卡丢给了王春艳。

随即狠狠的捏着林灵的脸颊吼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给我记住。”

“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奴隶,我的话就是圣旨,等你长大了不仅要伺候我儿子,还有伺候老子!哈哈……”

看着眼前的林灵,他目露淫光。

此女,日后必定是个大美人儿!

“等你这小美人胚子长熟的时候,老子一定要好好尝,现在老子先去找你的妈妈......嘿嘿嘿……”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