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信息素说我们不可能(甄思安)全文章节列表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0 09:07:18 阅读
“摄政王!”盛锦姝忙用手撑住了他的胸膛:“你先别……我有话跟你说。”

“演了一场戏,骗的本王对你心软了,就不想跟本王好了?”

阎北铮身上的气息再一次变得阴冷瘆人:“你还想逃?”

盛锦姝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看出来她只是在演戏了?

是了,他没那么好骗……

“我想和皇叔好的,”盛锦姝说:“但皇叔也该给我时间处理好上一段感情,若是我带着对二皇子的恨与皇叔好,皇叔心里也会有所膈应的……”

“皇叔说是不是?”

“你恨阎子烨?”

阎北铮眯了下眼眸,伸手捏住了盛锦姝的下巴。

“对!我恨他!”

盛锦姝不闪不避的望着阎北铮的眼睛:“我最憎恶背叛和利用,阎子烨欺骗我,背叛我,利用我,耽误了我这么多年……”

“我不仅恨他,我还打算报复回去!”

“不能杀了他,那就摧毁他在意的所有的东西,让他生不如死!”

这一刻,盛锦姝无可避免的想起前世的仇怨,没能压住自己心里滔天的悲与恨。

她忽然有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

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就算这一世她能未仆先知,也无法与身靠皇权的阎子烨相抗衡!她要保护好自己和家人,要让那些人都付出惨痛的代价,就必然要借助外力。

而阎北铮,不就是最为强大的外力吗?

虽然阎北铮嗜血阴冷,残暴无情,与阎北铮在一起是与虎谋皮,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拆骨入腹……

但如果她成功了呢?他就会变成她最大的靠山,甚至,变成帮她砍死那些渣滓的刀!

“摄政王,你帮我去教训阎子烨,好不好?”

盛锦姝抱住了阎北铮的手,眼里带着期待。

盛锦姝并不是素雅如莲的样貌,反而天生带着几分媚态,就只是这么看着阎北铮,就流淌出一股子令人难以自持的媚惑。

阎北铮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越发的低哑:“叫我,怀锦。”

“怀锦,”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盛锦姝马上顺从了他:“你再信我一回,我真的想要报复阎子烨,也不会……再跑了。”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给你捶背捏腿,给你暖榻生娃……”

阎北铮的眼里迅速的划过一抹光……

他忽然将身子撤了回去,正襟危坐。

“好。”

他合上了眼皮,将眼里的情绪全都遮掩,只吐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好一会儿,盛锦姝才小心的将有些僵硬的身体挪了挪,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

阎北铮放过她了?他明明都有了那方面的需求,竟……忍回去了?

前世,他从来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忍过……

——

两刻钟后。

马车稳稳的停在了摄政王府的门口,阎北铮才睁开了眼,率先下了马车。

盛锦姝掀起车帘的一角,看向府门口威严的石狮子和王府金匾,心情无比的复杂。

她又回到这里了。

前世,是被迫回来,这一世,却是主动回来。

捏了捏拳头,又松开,她一把掀开车帘,弯腰出了马车。

正准备跳下车,却发现阎北铮竟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马车下,朝着她伸出了手。

她的心忽然跳的有些快。

风吹过他的发,也吹动他的衣,他过于冰冷的脸上竟生出了一丝丝的柔情。

也让她终于想起——大兴王朝的摄政王,先帝第十九子阎北铮,曾是名动四国的第一美男子!

“怀锦,你……”

她想对阎北铮说点什么,阎北铮却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抓住她的手,将她往前一拽,她就无可避免的扑进了他的怀中。

“不是要给本王暖榻生娃吗?那就——赶紧的!”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将她抱起来,大步进了府门……  
阎北铮的脸上仍笼着一层寒意,府中众人早早的就将路让开,弯下身子恭恭敬敬的等着他过去,无人敢窥视一眼!

窝在他怀里的盛锦姝却感觉出了几分暖意,她想起前世阎北铮虽然对她“很坏”,总是不分场合和时间的“压榨”她,却也没有真正的伤过她。

就连别人伤她,只要他知道了,也会护着她。

也不知道他前世从战场上回了京都没有?

若是回了,知道她和他们的孩子死的那么惨,有没有愤怒或是难过……

想到这里,盛锦姝又往阎北铮的怀里钻了钻。

——重活一世,这个从前她无比憎恶和害怕的男人竟让她感觉到了安心。

而且,她知道他把她抱进屋子里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因为很快,他的侍卫长夜冥就会告诉他有重要的军务要去处理。

前世,她趁着他离开将房间砸的稀巴烂,还扯了床帐子闹着要自缢……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睡醒了,阎子烨就该来了!

——这是另一个局,如果她不能很好的解决,她会被阎北铮虐的很惨,失去自由!

果然,阎北铮刚将她放在床榻上,夜冥就在门外头喊:“王爷,有消息从军中来,请王爷移步书房。”

阎北铮明显有些不高兴,他皱着眉头,拍了拍盛锦姝的脸,眼里滚动着某种警告,还是转身去了。

或许是因为太累,又或许是因为已经很久没有舒舒服服的睡个觉了,盛锦姝很快就睡着了。却睡的并不安稳,噩梦接二连三的来——

——时而是盛家被屠杀,父母的头颅滚到了冰冷的青石板上……

——时而是她在地牢里生吃老鼠,苟且偷生。

——时而是孩子被阎子烨和盛蝶衣打下来,化成一摊血水……

——时而又是战场上断臂残肢,血肉模糊……

然后,她听见了阎子烨的声音!

“盛锦姝!盛锦姝你出来!”

盛锦姝猛地睁开眼,拥着被子坐起来,额头上满是汗珠。

——阎子烨来了?!

她匆匆下了床,才发现床边的矮桌上放着一套女子的衣裙。

却是那种艳丽的红色,那种红,仅仅只是比新嫁娘的嫁衣淡了一点点,上面还用金线绣着华丽又大气的图案。

她走过去,将身上破碎的白色素裙换下来,穿上这套艳丽如火的衣裙。

——她其实并不喜欢太素的衣裳,不过是因着阎子烨喜欢清纯素净的女子,她才逼着自己整日里不施粉黛,穿戴的比庙里的姑子还简单……

但重活一世,她只想做自己!

“盛锦姝,你竟然真的在皇叔府上!”

看见盛锦姝的出来,阎子烨的眼里划过一抹惊艳。

他从来都不知道,盛锦姝会这么美!

明明,她只是将衣裳从白色或是浅绿色换成了红色,就连头发也只是随便用一根老檀木簪子挽了一半……

却变的那么明艳,明艳到只是简单的走过来,就流淌出艳艳惑人的风华?

阎子烨莫名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发痒,竟产生了些旖旎暧昧的心思。

……想着若是将盛锦姝抱在怀里,压在身下……

他的眼眸热了热,等着盛锦姝走到他的身边来。

但,盛锦姝却在距离他尚有五步远的地方就停住了,然后,讽笑出声……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