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肉罐头(骨科1v1 ):李甜全文章节列表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0 09:06:36 阅读
“砰!”的一声。

阎北铮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猛地掀开车帘,一掌就将周水碧拍下了马车!

周水碧就像一枚被人嫌恶的烂绿叶,甩飞了出去!

春寒料峭,她却穿着单薄的衣裙,本是想展露她姣好的身段,好博得阎北铮一眼青睐。

被这么重重的一摔,裙子罩住了头,好一番痛苦又难堪的挣扎,才勉强找回整理自己的能力……

却已经是发髻歪斜,珠钗散落,发丝凌乱,狼狈不已!

周围传来一阵笑声,更让她的脸青白一片……

就连车帘被掀开的时候,盛锦姝已经迅速的抓过阎北铮的外袍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又戴上帷帽。

此时,她硬着头皮越过阎北铮,跳下了马车,急步到了周水面的面前,朝着她虚虚的伸手:“水碧,你……你还好吧。”

——她当然不是真的关心周水碧,而是要利用周水碧来演一场戏,用来平息阎北铮那里的怒火!

周水碧下意识的将手伸向盛锦姝,用力起身的同时,却低下头,作痛苦又为难的模样:“锦姝妹妹,真是对不起,我没能帮你和二皇子殿下在一起……”

就在她的手挨到了盛锦姝的手的时候,盛锦姝忽然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后退了一大步,连连摆手:“不不不,水碧,你不要这么说……”

“扑通”一声,周水碧再一次摔了下去!趴在盛锦姝的脚边,疼的嘴角直咧咧。

她这才发现盛锦姝竟然是裹着阎北铮的外袍下的马车。  

玄黑如阎的衣袍,金丝绣着云纹和金龙,只有摄政王这样身份无比贵重的人才有资格穿。

而且阎北铮有洁癖,不喜与人接触!

——可他却偏偏与盛锦姝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事后,还让盛锦姝穿他的衣袍?

一时之间,周水碧眼里的妒恨几乎要将她的理智淹没。

该死的盛锦姝,不过就是个又蠢又粗鄙的商户女,凭什么得了摄政王的偏爱?

她怎么不裸着身子下马车?

她一向冲动,又被她骗的死死的,从前就穿着寝衣追过阎子烨……

这回为什么没有当众出丑?

想到这里,周水碧抓住那柔软的外袍就扯,边扯边说:“锦姝妹妹,如果我再安排的周密一些,这会儿,你已经见到二皇子殿下了,我……”

盛锦姝在心底讽笑了一声。

她当然知道周水碧想要做什么,前世她蠢,以为周水碧对她的好是真心的,见周水碧被阎北铮拍伤,穿着一身破碎的衣裙就出了马车,被围观的众人看了去,就此沦为婚前与人苟合,声名狼藉的荡妇!

——而这周围几十号的观众,却都是周水碧花了钱请过来的……  

这一世,她刻意裹的严严实实的才出来,周水碧竟还想将这外袍扯下来?

可惜啊,周水碧不知道这外袍被她打了死结!

“水碧,你别说了,都是我连累了你。”

盛锦姝捏紧了藏在衣袍里的手,将心头对周水碧的恨强压了下来,才换了语气,满是自责的说:“自从知道二皇子欺骗我,与我那表妹一起合谋算计我利用我。”

“我就恨极了他,甚至一时冲动想去杀了他!”

“可他到底是皇家贵子,杀他是死罪,你却还肯帮我,我真的很感谢你……”

周水碧猛地抬起了头:“你说什么?”

这贱丫头在说什么?她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呵~”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阎北铮下了马车,只往那里一站,就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了!

“本王的锦儿,敢杀皇子了?嗯?”
他把玩着手里那串漆黑如阎的佛珠,深邃的眼眸眯起一道危险的光!

盛锦姝转过身,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地上:“摄政王,臣女年纪小,不懂男女之情的时候,是二皇子亲自到府中来,给臣女送礼物,口口声声说爱慕臣女,要娶臣女为妻!”

“臣女信以为真,视他为未来夫君,与他订婚,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后来他开始疏远臣女后,臣女还以为是臣女对他不够好,为了他的欢心,做了很多的蠢事……”

“可直到臣女发现他与臣女家中的表妹纠缠在一起,才知道他至始至终都是在骗臣女。”

“多年的真心喂了狗,臣女意难平,才求了周七小姐帮臣女去见二皇子,想趁机杀了他!”

说到这里,盛锦姝扯下了自己头上的一支簪子,双手捧高,低下头去:“臣女知罪,将凶器交出来!”

“求皇叔看在臣女阴谋未遂的份上,只砍了臣女的脑袋,饶过周七小姐今儿臣女的家人!”

阎北铮看过去,瞧出那簪子的确与一般的簪子不同,簪尾部分被磨的很尖锐,倒也勉强能称得上是个凶器。

她知道阎子烨和盛蝶衣的龌龊了?想去杀了阎子烨?

这借口找的,还真是意外又大胆!

不怕死?还是知道只要哄了他开心,就算真杀了个把皇子也有他兜着?

他的视线落到盛锦姝的头顶上,又往下移到她白皙的脖颈上,眸底的幽深加重。

“盛锦姝,上前来。”

“摄政王,事情不是盛锦姝说的那样,她……”

周水碧终于意识到情况很不对劲,着急的开口,想要揭穿盛锦姝在说谎!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阎北铮再一次抬起了手掌,凌厉的掌风打过去,她飞进了人群中——且刚刚好,被个邋遢的老男人抱了个满怀……

阎北铮已经不耐烦的亲自上前,一把将盛锦姝拉起来,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用了巧劲,并没有伤着盛锦姝,盛锦姝却惊呼了一声,忙将簪子收了起来:“怀锦小心,这簪子上有毒!”

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怀锦,是阎北铮的字。

前世每次他将她拖上床榻,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强迫她这样喊他。

——但她总是倔着,一次也没喊过。

如今,却忽然意识到——怀锦怀锦,这个锦,莫非指的是她?

听闻,摄政王原本是没有字的,上战场后,才自己给自己取了个……

盛锦姝的心忽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那是从没有过的异样感觉……

而阎北铮一愣过后,嘴角微微往上勾起。

他一弯腰,就将盛锦姝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回了马车。

钻进车厢之前,他想到了什么,回头,冰冷冷的扫过那些看热闹的人。

“今日本王与锦儿来郊外踏青事,谁敢乱嚼舌头,杀无赦!”

扔下这一句,他就抱着盛锦姝进了车厢。

——他说是踏青,那就是踏青,即便之前那马车摇晃的有多么的激烈,修罗王的事,谁敢说半句不是?

原本的马车夫被摄政王府的侍卫代替,将马车一路赶回摄政王府。

车厢里还弥漫着某种暧昧的气味儿没有完全的散去,阎北铮还将盛锦姝抱的紧紧的,大掌扣在她柔软的腰肢上,隔着好几层的布料,都能感觉到他掌心的灼烫。

她小心翼翼的抬头,却对上黑眸里滚动着隐忍又火热的意味。

下一瞬,他将她抵在了车壁上,声音黯哑:“袍子不好,我不喜欢!穿我……”“摄政王!”盛锦姝忙用手撑住了他的胸膛:“你先别……我有话跟你说。”

“演了一场戏,骗的本王对你心软了,就不想跟本王好了?”

阎北铮身上的气息再一次变得阴冷瘆人:“你还想逃?”

盛锦姝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看出来她只是在演戏了?

是了,他没那么好骗……

“我想和皇叔好的,”盛锦姝说:“但皇叔也该给我时间处理好上一段感情,若是我带着对二皇子的恨与皇叔好,皇叔心里也会有所膈应的……”

“皇叔说是不是?”

“你恨阎子烨?”

阎北铮眯了下眼眸,伸手捏住了盛锦姝的下巴。

“对!我恨他!”

盛锦姝不闪不避的望着阎北铮的眼睛:“我最憎恶背叛和利用,阎子烨欺骗我,背叛我,利用我,耽误了我这么多年……”

“我不仅恨他,我还打算报复回去!”

“不能杀了他,那就摧毁他在意的所有的东西,让他生不如死!”

这一刻,盛锦姝无可避免的想起前世的仇怨,没能压住自己心里滔天的悲与恨。

她忽然有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计划!

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就算这一世她能未仆先知,也无法与身靠皇权的阎子烨相抗衡!她要保护好自己和家人,要让那些人都付出惨痛的代价,就必然要借助外力。

而阎北铮,不就是最为强大的外力吗?

虽然阎北铮嗜血阴冷,残暴无情,与阎北铮在一起是与虎谋皮,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拆骨入腹……

但如果她成功了呢?他就会变成她最大的靠山,甚至,变成帮她砍死那些渣滓的刀!

“摄政王,你帮我去教训阎子烨,好不好?”

盛锦姝抱住了阎北铮的手,眼里带着期待。

盛锦姝并不是素雅如莲的样貌,反而天生带着几分媚态,就只是这么看着阎北铮,就流淌出一股子令人难以自持的媚惑。

阎北铮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越发的低哑:“叫我,怀锦。”

“怀锦,”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盛锦姝马上顺从了他:“你再信我一回,我真的想要报复阎子烨,也不会……再跑了。”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给你捶背捏腿,给你暖榻生娃……”

阎北铮的眼里迅速的划过一抹光……

他忽然将身子撤了回去,正襟危坐。

“好。”

他合上了眼皮,将眼里的情绪全都遮掩,只吐出了这么一个字来。

好一会儿,盛锦姝才小心的将有些僵硬的身体挪了挪,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

阎北铮放过她了?他明明都有了那方面的需求,竟……忍回去了?

前世,他从来没有在这种事情上忍过……

——

两刻钟后。

马车稳稳的停在了摄政王府的门口,阎北铮才睁开了眼,率先下了马车。

盛锦姝掀起车帘的一角,看向府门口威严的石狮子和王府金匾,心情无比的复杂。

她又回到这里了。

前世,是被迫回来,这一世,却是主动回来。

捏了捏拳头,又松开,她一把掀开车帘,弯腰出了马车。

正准备跳下车,却发现阎北铮竟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马车下,朝着她伸出了手。

她的心忽然跳的有些快。

风吹过他的发,也吹动他的衣,他过于冰冷的脸上竟生出了一丝丝的柔情。

也让她终于想起——大兴王朝的摄政王,先帝第十九子阎北铮,曾是名动四国的第一美男子!

“怀锦,你……”

她想对阎北铮说点什么,阎北铮却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抓住她的手,将她往前一拽,她就无可避免的扑进了他的怀中。

“不是要给本王暖榻生娃吗?那就——赶紧的!”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将她抱起来,大步进了府门……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