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趴下我要从后面爽死你 刮伦过程真实口述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0 09:04:32 阅读
安暖一家人离开后。

顾家人伪装的嘴脸瞬间撕破了。

顾闻全冷声说道,“今天安暖那死丫头,真的是让我憋足了一口恶气!”

顾言晟没有说话,不得不说,今天安暖的表现,确实让他恨不痛快!

“不是说安暖一直在你的掌控之下吗?怎么现在变了个人样?!”倪兰忍不住问着自己儿子,“搞得今天我们倒是被她吃得死死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顾言晟也是一脸茫然,“我几乎每天都和安暖在一起,不在一起也会通电话,没觉得她突然变了,但是今天的行为举止又确实很怪异。”

“我觉得不是安暖的问题。”顾闻全说,“应该安岩垣那个老狐狸。”

“爸的意思是,是安岩垣故意让安暖这么说的?”

“安暖我们是看着长大的,你也一直和安暖在一起,一个人的变化不会这么快。”顾闻全下达结论,“肯定是安岩垣怕我们借钱不还所以故意指使安暖。安岩垣可不是看上去那么憨厚老实,商场上的人,有几个不狡猾的!”

“我都没看出来,还一直以为他是个老好人。”顾言晟有些生气,“不过爸,也没关系。等我娶了安暖,别说这20亿了,安氏企业市值500多亿,都是我们的!”

顾闻全嘴角阴险一笑,“爸就靠你了!”

“放心,对于安暖这个女人,我有十足的把握!”顾言晟自信满满,眼底也是阴险狡诈。

果然是,蛇鼠一窝!

……

从顾家别墅离开,一坐上轿车。

安岩垣就兴奋的开口道,“暖暖,爸今天真的是对你心服口服,你都没想好怎么拒绝顾家的请求,你却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把借条写了。如此一来,也不怕这20亿打了水漂。”

安暖淡笑了一下。

她想的不是这20亿,她想的是顾家百分之六点六七的股份。

上一世顾家一心想要霸占他们安家的财产,这一世,她要让顾家人体会,倾家荡产的滋味!

“不过这顾闻全还真的是脸皮够厚的,自己做电商项目,居然好意思让我们出资,还真的把我们当冤大头了!暖暖,之前不觉得,现在经过你提醒,这顾家人果然是自私阴险得很。”安岩垣说着也不由得有些生气。

“所以对这家人,除了不能掉以轻心外,还不能心慈手软。”

“你接下来打算悔婚?”安岩垣还是有些好奇。

“到时候爸就知道了。”安暖故作神秘。

也不是一定要瞒着他们。

但她怕她说出和叶景淮合作,甚至会可能和叶景淮结婚,她父母得气死。

在所有长辈的心目中,叶景淮绝对不会是那个乘龙快婿!

她也很难给叶景淮去洗白。

所以暂时,不想给她父母添堵。

“好,我拭目以待。”安岩垣这次的答应,明显对安暖多了一份信任。

安暖微笑着点头。

轿车到达安家别墅。

下车的那一刻,安暖终究还是开口说道,“爸,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会儿,你和妈先回去。”

“这么晚了,你去哪?”

“我去……找柒柒。”

“柒柒怎么了?”

“喝醉了。”安暖撒谎。

反正。

朋友都是拿来出卖的!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柒柒那孩子也真是的,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老是喜欢去夜场,你也多劝劝她,到时候遇到事情吃亏的是自己。”

“我会劝劝她的。”

“早去早回。”

“嗯啊。”安暖乖巧的答应。

安岩垣和黎雅菊不放心的又叮嘱了好几句才回去。

安暖让司机送她直接离开了别墅。

一边离开一边拨打电话。

那边传来的声音,依旧带着些吊儿郎当,“安小姐?”

“我有事情找你,你在哪里?”

“安小姐今天不是去顾家了吗?突然想起我,我是不是要受宠若惊?!”

“你吃醋了?”安暖直言。

今天去顾家上门的时候,媒体早就曝光了出来。

在顾家别墅安暖玩手机的时候就看到了。

但她,没放在心上。

因为不重要。

但显然,还是会让人误会。

“呵。”叶景淮冷笑了一下,他冲着旁边不知道谁说了一声,“来宝贝,叫一声给我们安小姐听听。”

“老公,你真讨厌!”嗲到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安暖脸色微变。

她咬了咬唇瓣,“叶景淮,你都不怕得病吗?”

“安小姐这是在诅咒谁?”

“你在哪里?”安暖压下心里的不悦。

“安小姐就这么急不可耐?”

“叶景淮!”

“御乾王朝,333包房。”叶景淮丢下这句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安暖真的是忍了又忍。

对于她恨不得想要一刀砍死的顾言晟,她现在都能让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然而此刻叶景淮的几句话,却让她心口像压了一块大石,憋得慌!

她深呼吸,对着司机说了目的地。

然后,整个车程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轿车很快到达青城最大的夜场御乾王朝,远远就能够看到辉煌的大门口霓虹闪烁,炫彩的灯光恍惚有一种把半边天都照亮了的感觉。

夜场小厮连忙上前给安暖打开车门。

安暖下车,终究还是有些胆怯。

她甚至都有一种,想要让夏柒柒来救场的冲动。

她咬牙。

还是跟着门口的服务员走进了夜场。

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

之前夏柒柒也会叫她一起玩,但每次安暖都拒绝,夏柒柒就不叫了,但时不时还是会抱怨几句,还非常认真地告诉她,像她这样一沉不变,男人总会厌倦的。

以前从来没有把夏柒柒的话放在心里。

现在想起,果然是讽刺得很。

她为顾言晟做好妻子的本分,为他洁身自好守身如玉,而顾言晟却说她像一具尸体,又冷又硬……

安暖脚步微顿,抬头看着面前金碧辉煌的一扇大门。

服务员摁下门铃。

“安暖小姐找叶三少。”服务员恭敬的通报。

下一秒。

就听到大门开锁的声音。

以前没来过夜场,都不知道夜场的包房居然是防盗门。

当然,比防盗门华丽得多。

她就这么看着大门缓缓打开。

那一刻甚至在想,会不会看到什么……不可描述的画面!
“若还有来生,我盛锦姝绝不会让虚情假意的伪君子骗去一片真心,绝不会让假仁假义的手帕交蒙蔽双眼,绝不会让心如毒蝎的表妹害的父母亲族惨死,家破人亡!”

“而他……我愿用一生来补偿……”

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只剩下一只手的盛锦姝抓紧好不容易磨出来的石刀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窝,带着无尽的悔和恨,断了最后一丝气息。

下一瞬间,撕裂般的疼痛毫无征兆的从下身传遍全身。

“啊!”她疼的皱紧了眉头,嫩白的手指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褥垫。

猛地睁开眼,就对上一双令人无比惊恐的黑眸。

“阎……阎北铮?!”

她明明亲手将自己捅死了,怎么还能见到阎北铮?

莫非,他竟是追她追到了地狱里来?

“很好,还记得本王的名字!”

“身为本王的女人,竟想和别的男人私奔,你好大的胆子!”

没等盛锦姝想明白,覆在身上的男人已经开始了她熟悉至极的惩罚!

狭窄的马车里,他的动作狂风暴雨般猛烈!

整个车厢里都充斥着他嗜血的阴冷……  

“说!还跑不跑了?”

“说!你盛锦姝到底是谁的人?”

“说!本王是谁?说!”

男人每动一下,就扔出来一句冰冷的质问,毫无丝毫温柔可言的冲撞!!

疼的盛锦姝连一张精致的小脸缩成了一团,伴随着马车被晃的“吱呀吱呀”的声响,她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好疼!”

“疼?”

男人却再一次加重动作:“本王就是要让你疼!”

“你给本王好好的记住这种疼,记住你这辈子到底是谁的人!”

而后,他继续用他独有的残暴恨戾将她的灵魂都烙上属于他的印记……

支离破碎中,盛锦姝死死的盯着车窗的帘子,那帘子每一次晃动都会带进来一丝明亮的光……

……这样的光和男人给她的疼让她清晰的知道——她还活着。

重活一次。

她回到了八年前,被阎北铮关在摄政王府里的前一年。

这一年,大兴王朝的战神阎北铮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征战生涯,班师回朝的第一日,就将正在与好友周水碧一起逛街的她掳到了王府中。

可她心心念念的情郎却是二皇子阎子烨,不断的反抗他。

她试图逃离他的掌控,却又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抓回来,被迫接受他那些所谓起亲密却让她倍感屈辱的惩罚。

这一次,她在闺中好友周水碧的帮助下离开了王府,藏在马车里离开京城,是与阎子烨约好了要私奔的。

可阎子烨没来,阎北铮却来了。

盛怒中的阎北铮冲进马车,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

也突破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将她……

强要了!!

而后她名声尽毁,被他带回王府。

她开始各种闹自杀,可他派人不分昼夜的看着她,她没机会死,还会换来他更加凶残无情的蹂躏!

他毁了她,她恨毒了他,不能逃走,就想尽一切办法与阎子烨互通消息。

——让盛家倾尽财力将阎子烨送上了太子位。

阎子烨上位一年后,伙同敌国王制造边境摩擦,将他骗去了边疆。

时,皇帝缠绵病榻已久,她以为只要阎子烨趁着这个机会成为新皇,她幸福的日子就会来临。

——哪怕,她因身子不洁,不能做阎子烨的皇后,可只要能去阎子烨的后宫,哪怕无名无分,她也心甘情愿的。

可直到盛家被诬陷通敌叛国,满门抄斩,她才知道阎子烨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她。

——那个她付出了全部深情的男人,早就和她的表妹盛蝶衣滚在了一起!

他们杀了她全家,却把她藏起来,砍了她的双腿和一只手,将她扔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知道她肚子里竟然有了阎北铮的孩子的时候,还用木杖生生的将孩子打成了一摊血水……

——此时此刻,前世对父母亲人的愧疚,对阎北铮和孩子的悔,裹挟着滔天的恨,让盛锦姝猛地攥紧了拳头,眼眶瞪的猩红。

阎子烨!盛蝶衣!周水碧!南雪微……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

“血债血偿!”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