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09-10 09:03:55 阅读
顾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是没想到安暖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安暖被他们的视线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我说错什么了吗?我以为叔叔一直说要还钱给我们家,就是因为叔叔不想占了我们家便宜,所以我说写个借条,这样就可以让外人也知道,叔叔是讲信用的,免得传出去叔叔倒是被非议了。”

顾闻全回神。

那一刻心里有些不爽,是没想到自己刚刚为了表现顾氏的实力,反而让人误解了。

可,是误解吗?!

他现在反而有些迟疑。

但看着安暖的模样,特别是安暖一向很听他们家的话,又觉得安暖不可能有多余的心思。

想到这里,顾闻全连忙开口道,“暖暖当然没错,借钱本来就应该写借条,暖暖你不说我也会主动写。”

“嗯。”安暖笑得很灿烂。

当年。

他们也确实给了顾氏20亿。

但是给了他们之后,顾家可再也没有提过要还的事情!

这一世,她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

顾闻全立马吩咐佣人拿来了纸笔和印泥,“我亲笔写下。”

说着就流畅的写了出来。

写出来后,递给了安岩垣,说道,“老安看看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没有的话,我就摁手印了。”

安岩垣接过来和安暖一起看着。

安暖看了之后,满脸疑惑的说道,“叔叔,你只写了借款20亿,没说还款期限,也没有说如果期限到了还不上,应该怎么办?这个借条好像写了跟没写没什么差别。”

安暖看似无心的话,直接把顾闻全的老脸都说红了。

她却像没有发现一般,还把借条直接递给了顾言晟,一脸单纯的问道,“言晟,你什么都懂,你看看是不是?”

顾言晟那一刻被安暖说得有些开不了口。

他要是顺着安暖就是打他爸的脸,但要是反驳安暖,就是在打自己的脸。

虽然安暖的话有些伤人,但句句在理。

顾闻全不得不马上解释,“看我,没写过借条,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写。我现在再在借条上加个期限,期限就是……”

安暖说,“半年应该差不多吧。”

顾闻全还在想犹豫说三年还是五年,直接被安暖这个半年惊讶了。

“我前几天才看了顾氏对外的一个财务报告,今年上半年,顾氏的净收入是38亿,下半年趋势走好,应该收入更多。”安暖明白的说道。

顾闻全只得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暖暖还对财务新闻有兴趣。”

“因为我们家和顾家都在榜上,所以才多看了几眼的。”安暖甜甜的一笑。

“好,那就写半年。”顾闻全咬牙切齿的写下期限。

安暖看着他落笔,又建议道,“如果半年没有还上的话,就用顾家的股份作抵押吧。”

顾闻全写着字的手,明显僵硬了。

“前几天听到柒柒说,就是夏柒柒,夏汇银行董事长的女儿,她是我闺蜜。她说叔叔在他们家做银行抵押贷款的时候,都是用的顾氏股份,还说叔叔在他们家贷款了54亿,抵押了顾氏百分之十八的股份,所以按照市场价值,20亿应该是百分之六点六七。”安暖一边说一边在算,就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脸纯真。

顾闻全再怎么隐忍,脸色也难看了些。

安岩垣这一刻也总算是看明白了她女儿的心思。

她女儿这是一步一步让顾家往这个坑里面跳,还让顾家找不到理由去反驳,更不能拒绝。

说到底,顾家确实缺钱,要是此刻安家不注资,顾家自身都难保,也就根本不敢撕破了脸皮。

特别是,还面对安暖这么一副坦然自若、理所应当的样子。

要他们拒绝安暖的提议,就摆明了不想还钱,顾家还不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安岩垣暗地笑了笑,是真的惊喜安暖的聪明。

聪明的硬生生让顾家人,进退两难。

“我算错了吗?”安暖看顾闻全没有下笔,有些怀疑自己。

故意说的是自己算错了。

而不是她的提议让顾家不爽了。

她又掰着手指算了一遍。

顾闻全抬头看了一眼他儿子。

顾言晟此刻显然也被安暖搞得难堪无比。

但现在他们家根本别无他选。

银行不拨款,就只有靠安家,要是此刻不按照安暖的意思,也就是拒绝了安家的注资。

分明,就是在逼着她们同意。

顾闻全也是只老狐狸,当然也能想到这么多。

他给他儿子眼神,只是在提醒他,以后别给了安暖好日子过。

不管安暖是有心还是无意。

这么让他们家吃瘪,她就别想好过!

顾言晟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他父亲的意思。

顾闻全重新下笔,说道,“还是暖暖细心。没错,就是百分之六点六七。”

说着,就把一份完完整整的借条写完了。

安暖看到借条上的白纸黑字,确定达到目的之后,赞许道,“叔叔的字真好看。以后,我和言晟的孩子,一定要跟着叔叔学习练字!”

“你看你,都还没过门就说孩子了。”黎雅菊带着些宠溺的责备。

“我倒是盼着早点抱孙子的。”倪兰附和道,“要是孙女最好。”

两家人又开开心心和和乐乐,看上去半点没有因为今天借条的事情有任何芥蒂。

安暖一家是在顾家吃了晚饭才离开的。

离开的之前,安暖去上了一个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会穿过一个走廊,走廊连着的是顾家后花园,她走了几步,顿了顿脚。

远远的听到顾言萱在后花园和谁通听话。

声音压得有点低,但在安静的夜晚还是一清二楚。

“想办法帮我约肖楠尘出来,我听说他回国了。”顾言萱的口吻有些霸道。

她这个曾经的“小姑子”对谁都一副之趾高气扬的样子。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所有人都比不过她。

“今晚不行,今晚我哥的女朋友来了,不知道几点走,我要是走了得被我爸骂死。”

“你说安暖漂亮?对,那女人确实天生丽质,但又怎么样,还是被我哥玩弄于手掌之中。你都不知道她在我哥面前多卑微。等她和我哥结婚了,我能让她帮我洗脚你信不信?”

“打赌就打赌,到时候我真把照片发了出来,你可不要耍赖!”

“一言为定。”

安暖淡漠的从走廊上离开。

所以当年顾言萱在她面前撒娇让她帮她洗脚,只是为了在她朋友面前给她难堪。

很好。

又是一笔账,记下了!
安暖一家人离开后。

顾家人伪装的嘴脸瞬间撕破了。

顾闻全冷声说道,“今天安暖那死丫头,真的是让我憋足了一口恶气!”

顾言晟没有说话,不得不说,今天安暖的表现,确实让他恨不痛快!

“不是说安暖一直在你的掌控之下吗?怎么现在变了个人样?!”倪兰忍不住问着自己儿子,“搞得今天我们倒是被她吃得死死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顾言晟也是一脸茫然,“我几乎每天都和安暖在一起,不在一起也会通电话,没觉得她突然变了,但是今天的行为举止又确实很怪异。”

“我觉得不是安暖的问题。”顾闻全说,“应该安岩垣那个老狐狸。”

“爸的意思是,是安岩垣故意让安暖这么说的?”

“安暖我们是看着长大的,你也一直和安暖在一起,一个人的变化不会这么快。”顾闻全下达结论,“肯定是安岩垣怕我们借钱不还所以故意指使安暖。安岩垣可不是看上去那么憨厚老实,商场上的人,有几个不狡猾的!”

“我都没看出来,还一直以为他是个老好人。”顾言晟有些生气,“不过爸,也没关系。等我娶了安暖,别说这20亿了,安氏企业市值500多亿,都是我们的!”

顾闻全嘴角阴险一笑,“爸就靠你了!”

“放心,对于安暖这个女人,我有十足的把握!”顾言晟自信满满,眼底也是阴险狡诈。

果然是,蛇鼠一窝!

……

从顾家别墅离开,一坐上轿车。

安岩垣就兴奋的开口道,“暖暖,爸今天真的是对你心服口服,你都没想好怎么拒绝顾家的请求,你却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把借条写了。如此一来,也不怕这20亿打了水漂。”

安暖淡笑了一下。

她想的不是这20亿,她想的是顾家百分之六点六七的股份。

上一世顾家一心想要霸占他们安家的财产,这一世,她要让顾家人体会,倾家荡产的滋味!

“不过这顾闻全还真的是脸皮够厚的,自己做电商项目,居然好意思让我们出资,还真的把我们当冤大头了!暖暖,之前不觉得,现在经过你提醒,这顾家人果然是自私阴险得很。”安岩垣说着也不由得有些生气。

“所以对这家人,除了不能掉以轻心外,还不能心慈手软。”

“你接下来打算悔婚?”安岩垣还是有些好奇。

“到时候爸就知道了。”安暖故作神秘。

也不是一定要瞒着他们。

但她怕她说出和叶景淮合作,甚至会可能和叶景淮结婚,她父母得气死。

在所有长辈的心目中,叶景淮绝对不会是那个乘龙快婿!

她也很难给叶景淮去洗白。

所以暂时,不想给她父母添堵。

“好,我拭目以待。”安岩垣这次的答应,明显对安暖多了一份信任。

安暖微笑着点头。

轿车到达安家别墅。

下车的那一刻,安暖终究还是开口说道,“爸,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会儿,你和妈先回去。”

“这么晚了,你去哪?”

“我去……找柒柒。”

“柒柒怎么了?”

“喝醉了。”安暖撒谎。

反正。

朋友都是拿来出卖的!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柒柒那孩子也真是的,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老是喜欢去夜场,你也多劝劝她,到时候遇到事情吃亏的是自己。”

“我会劝劝她的。”

“早去早回。”

“嗯啊。”安暖乖巧的答应。

安岩垣和黎雅菊不放心的又叮嘱了好几句才回去。

安暖让司机送她直接离开了别墅。

一边离开一边拨打电话。

那边传来的声音,依旧带着些吊儿郎当,“安小姐?”

“我有事情找你,你在哪里?”

“安小姐今天不是去顾家了吗?突然想起我,我是不是要受宠若惊?!”

“你吃醋了?”安暖直言。

今天去顾家上门的时候,媒体早就曝光了出来。

在顾家别墅安暖玩手机的时候就看到了。

但她,没放在心上。

因为不重要。

但显然,还是会让人误会。

“呵。”叶景淮冷笑了一下,他冲着旁边不知道谁说了一声,“来宝贝,叫一声给我们安小姐听听。”

“老公,你真讨厌!”嗲到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安暖脸色微变。

她咬了咬唇瓣,“叶景淮,你都不怕得病吗?”

“安小姐这是在诅咒谁?”

“你在哪里?”安暖压下心里的不悦。

“安小姐就这么急不可耐?”

“叶景淮!”

“御乾王朝,333包房。”叶景淮丢下这句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安暖真的是忍了又忍。

对于她恨不得想要一刀砍死的顾言晟,她现在都能让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然而此刻叶景淮的几句话,却让她心口像压了一块大石,憋得慌!

她深呼吸,对着司机说了目的地。

然后,整个车程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轿车很快到达青城最大的夜场御乾王朝,远远就能够看到辉煌的大门口霓虹闪烁,炫彩的灯光恍惚有一种把半边天都照亮了的感觉。

夜场小厮连忙上前给安暖打开车门。

安暖下车,终究还是有些胆怯。

她甚至都有一种,想要让夏柒柒来救场的冲动。

她咬牙。

还是跟着门口的服务员走进了夜场。

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

之前夏柒柒也会叫她一起玩,但每次安暖都拒绝,夏柒柒就不叫了,但时不时还是会抱怨几句,还非常认真地告诉她,像她这样一沉不变,男人总会厌倦的。

以前从来没有把夏柒柒的话放在心里。

现在想起,果然是讽刺得很。

她为顾言晟做好妻子的本分,为他洁身自好守身如玉,而顾言晟却说她像一具尸体,又冷又硬……

安暖脚步微顿,抬头看着面前金碧辉煌的一扇大门。

服务员摁下门铃。

“安暖小姐找叶三少。”服务员恭敬的通报。

下一秒。

就听到大门开锁的声音。

以前没来过夜场,都不知道夜场的包房居然是防盗门。

当然,比防盗门华丽得多。

她就这么看着大门缓缓打开。

那一刻甚至在想,会不会看到什么……不可描述的画面!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