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坐牢回来做一晚(老公出狱回家要的厉害)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10-22 09:55:21 阅读
冲洗。”李庆华的同事问器械护士要温盐水,来都来了,总要做点什么才是。

    而且刚才李庆华去接他的时候把三院的事情说的很清楚,讲真,他一句都不信,如果说这话的人不是李庆华,他肯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一个人能做一台胸科手术?

    开什么玩笑。

    他准备仔细看看,手术肯定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要不说喝酒误事呢,一个三院的老主任、一个省城医大二院的教授,再加上人民医院胸科太子爷只能站在手术台下眼巴巴的看着。

    医生还是太少,尤其现在,这几年刚毕业的大学生每年每家医院都要补充几十名。就这都不够,到处都缺人手。

    他胡思乱想着接过温盐水,倒入患者的胸腔里。

    “胀肺。”

    随着麻醉师的动作,患者的肺脏像是气球一样胀起来。

    没有漏气?

    没有漏气!

    这名医生诧异的看着胸腔里的温盐水,只有几个大水泡冒出来,并没有稀碎的小泡一连串的出现在眼前。

    那几个大泡是藏在胸腔与肺脏之间的空气,不是从肺脏里冒出来的。在场都是胸外科的医生,大家都很清楚。

    除了水泡外,他仔细观察了半天,胸腔里的盐水清清亮亮的,没有出血的迹象。

    “关……关……胸。”人民医院的医生很诧异,结结巴巴的说道。

    三院的水平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随便什么阿猫阿狗……虽然胸部外伤处理并不是多难的活,可是庆华师兄说是那名小医生一个人做下来的。

    他抬头认真看了一眼周从文。

    很年轻,三院刚组建不久,也没什么技术上很强的人,除了王成发之外年轻都是应该的。

    可……

    自己一个人能做下来这台手术么?人民医院的医生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就一直在说手术不是一个人做的。

    术者重要,但一名优秀的助手更是可遇不可求。没有助手,一个人好像连缝合肺脏都很困难吧。难道说眼前这位是让器械护士帮忙?

    “你好,我叫陆天成,请问你贵姓?”陆天成很客气的和周从文招呼道。

    “我叫周从文,吸引器,戴套。”周从文伸手,看了陆天成一眼,“陆医生,你看可以把盐水吸走么?没别的问题吧。”

    “没有,周医生,麻烦问一下手术是你自己做的?”陆天成虚心求教。

    眼前的医生看着年轻,但一个人能在自己赶来的时间段单独完成一台手术,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

    只一瞬间,陆天成已经兴起结交的心思。

    “怎么可能。”周从文矢口否认。

    陆天成一颗心这才落了地,自己就说不可能么。

    “是咱们俩做的,你是术者。”周从文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道。

    “……”

    陆天成连忙一把按住周从文手里的吸引器。

    这句话让他感觉到一股子的危险。

    自己做的?妈的,老子什么时候做这台手术了!

    “天成,小周医生是经治医师。”李庆华在一边提醒道。

    “庆华,手术你从头看到尾,确定没问题?”陆天成犹豫了一下,问道。

    “没问题,我上台都做不了这么好。”

    关吧,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陆天成满腹狐疑的关胸,直到患者苏醒,脱机。改换体位后胸腔闭式引流瓶里只有极为淡薄的血性液引出来,他这才放心。

    “陆医生,不好意思你啊。”周从文也蹲在地上看胸瓶,小声说道,“我没资格做这种手术,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手术真是你一个人做下来的?”陆天成好奇的问道。

    “算是吧,陈教授在一边指导我手术来着。”

    李庆华也对这个小医生很好奇,并没有跟着陈教授、王成发离开,他刚走到两人身后就听到周从文的话。

    我擦!李庆华脚步顿了一下,上下打量周从文的背影。

    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谁不了解谁啊。

    年轻人大多跳脱,往难听了说是张扬,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有了收获就希望获得别人的认可。

    自己20多岁可没有眼前这位这么沉稳。

    他对周从文的判断又上了一个台阶。

    “陈教授水平还是高。”

    “嗯,上午取了一把留在胸腔里的刀,钝性分离的水平很不错。”周从文淡淡说道,“胸瓶没事,我送患者回去。辛苦了,陆医生。”

    “客气客气,你电话多少号?我留你一个电话,以后常来常往。”陆天成对三院的这名小医生很感兴趣。

    周从文说了一个手机号,陆天成怔了下,“记不住,等我拿手机。”

    “陆医生,你的号码多少?”

    陆天成心里升出一股子不服气的劲儿,用极快的速度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说了一遍。

    而那个年轻的小医生则在招呼麻醉师和护士一起抬患者,似乎并没听到自己说什么。

    患者送出去,陆天成有些不高兴的和李庆华说道,“庆华,三院这个小医生也太傲气了吧。”

    “呵呵,那可不一定。”

    “嗯?”陆天成怔了一下,但随即抽动嘴唇轻笑,“是你想多了。”

    “天成,你没看见他一个人做手术的样子,但我从头看到尾。”李庆华和陆天成往更衣室走,饶有兴致的说道,“刚开始王成发要上,他说周从文一台手术都没做过。”

    “真的?”

    “我看应该是真的。”李庆华的眉毛皱起来,他的眉毛有点淡,皱眉的时候眼睛缩成三角,“手法生涩,但眼睛是真准,我说开胸出血不到30ML,你信么?”

    “不信。”陆天成摇头,“前些日子去帝都观摩沈教授的手术,开胸用了30分钟,出血200ml,咱们看来都是天方夜谭。”

    “对,三院的那名小医生就做得到。”

    “……”陆天成哑然。

    他上下打量李庆华,从眉宇之间看出来他不像是在作伪,更是诧异莫名。

    “这人不简单,我看陈教授想要招揽他,可是……”

    “可是?”

    “嗯。”李庆华深深的点了点头,“周从文似乎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去!牛逼!!”陆天成赞道。

    医生这个职业头部效应极为明显。

    地市级医院、省级医院、全国顶尖医院的区别判若云泥。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个机会的话,肯定说死不会放弃。

    那个小医生就这么拒绝了?

    正疑惑着,陆天成的手机响起。

    “问,你好,我是周从文,这是我的手机号,以后常联系。我这面要忙患者,先挂了。”

    周从文的声音传来,语气略有冷漠,说完便挂断电话。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