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私人导游 >

宝贝…趴在墙上张开腿按摩器 荫蒂添的好舒服小说

峰子头像
北京私人导游司
2021-12-27 14:49:55 阅读
  大师姐脸上带着淡淡的惋惜,

  “赵家确实势大,但我爹其实并不介意这个,如果赵奕河能够摆脱赵家的影响,彻底掌控赵家,也能够明确自己的职责,做好宗主应该做的事,我爹并不会因为这一点就否决他,只可惜他看似骄傲、自由强大,却是被赵家折断了翅膀的鸟儿,挣不脱赵家的桎梏,我爹有想过拉他一把,给他机会,于是哪怕察觉到了他性格上的不合适,也迟迟没有否决他的申请,但他自己却选择了与赵家共沉沦,终究没能走出来,他资质不错,很早就晋升筑基了,那时大家都说他有望金丹,会成为青云宗历史上年纪最小的金丹修士。”

  大师姐摇了摇头,

  “但他心魔缠身,杂念太多,有无数道枷锁捆在他身上,又怎么能够一往无前的去追求修真大道呢?二十年的紧闭,他不仅修为上没有突破,甚至还有退步,早已成为了外人眼中陨落的流星,灿烂了那么一瞬,终究归于平凡,太可惜了。好好的一个金丹苗子被他们赵家作成了这样,目光短浅的只能看到眼前的这片青云界,殊不知如果赵奕河走出去,以他的资质再搭配强大的心想,没准成就元婴都是有可能的。”

  “原来如此。”

  楚瑜若有所思,其实她前世有看过一些新闻,十分优秀的子女快要一飞冲天之际,被原生家庭给硬生生拽了下去,明明在外是十分优秀的精英,可在遇到这种抉择的时候,却是一塌糊涂。

  他们的心被禁锢住了。

  只是前世的时候,有的人回到小县城之后,还能找到一份在那个地方算得上不错的工作,平安喜乐的度过这一生。

  可是在修真界,心境上的破绽反映的就是道心不稳,就是修为停步,就是变成了伤仲永。

  而冷血的赵家选择榨干赵奕河的最后一丝价值,然后彻底放弃了他。

  “还有别的事情吗?我真不能再聊了。”

  大师姐假笑着打断了楚瑜的回忆与感慨,她赶忙道,

  “还有一件事要向你这边求证。”

  “还有事。”

  这却是出乎大师姐的预料了,忽然想到什么,她问,

  “你是想了解关于黄家兄弟两个的事对不对?不过你这却是问错人了,因为我知道的信息跟你大姐了解的差不多,你想知道什么内幕找我没用,你得亲自去找他们两个询问。”

  “不过——”大师姐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他们是不可能告诉你更多内容的。”

  显然是在提醒楚瑜,你怀疑对方吃的不只是定颜果那么简单,行啊,你自己去问,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证据的话,那两人是不可能承认的。

  而且哪怕是她拿出了证据,黄氏兄弟俩也不可能承认是这种炉鼎一样的体质,谁承认谁就是个大写的蠢。

  楚瑜想了想,道,

  “我问的当然不是这个,大师姐你想多了,我又怎么会去窥探别人的秘密呢?我就是想问一件事,黄家兄弟两个筑基真人是你的人,还是跟你仅仅是合作关系?”

  大师姐表情一下子变得意味深长起来,道,

  “不是我的人,这倒没什么不好说的,我拉拢过他们,但他们直接拒绝了,兄弟两个无意参与进争斗当中,青云宗有一些中立派修士,不沾边,不深入青云宗的权利中心,只安静修炼,你们三姐妹是,黄家兄弟两个也是,我这次之所以能够请动他们,也是一来他们只做个保镖与旁观证人,不会牵扯太多,二来也是因为他们两个曾经欠我一个人情,这回是为了还。”

  “真的,你没骗我?”

  楚瑜露出怀疑的神色。

  “真的,骗你这个干什么。”

  仿佛是明白了楚瑜在想什么,大师姐直接摊了摊手,

  谷/span“如果黄家兄弟两个是我的人,赵家可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虽然他们两个也确实没做什么,全程就是保护了一下你们,连关键证人的作用都没起到。”

  说到这里,大师姐忽然来了兴致,有些八卦的问,

  “你这话是替你姐问的?她想要拉拢黄家兄弟?不用顾及我,咱们公平竞争,他们这块骨头可不好啃,便是黄家兄弟两拜的师尊,也是绝对的中立派。”

  楚瑜觉得自己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连大师姐都没能拉拢到黄家兄弟俩,她在黄家兄弟俩眼中的潜力就更低了吧。

  而且适合万寿灵体的修炼功法,也不能就这么拿出来,得想办法搞一个出处,这事不能急,左右都是一个宗门的人,慢慢来。

  对方既然保持了这么多年的中立人设,没加入任何势力,想来短时间内也不可能飞走。

  扛住了大师姐的打趣,表情没怎么变坏,楚瑜就只说了一句,

  “我知道了。”

  她也没解释,不是楚琼想要拉拢黄家兄弟俩,而是她自己想收小弟来着。

  这说出去未免太狂妄了。

  要知道黄家兄弟俩现在都是筑基期,而她却还只是一个炼气小修士。

  说出来只是徒增笑话罢了。

  “还有别的事没?”

  大师姐非常无奈的问。

  “没有了,就这些。”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大师姐还有点不敢置信,但看着楚瑜认真的表情,知道是真没别的事了,顿时大感放松,也不听喝茶了,立即闪退,只留下一句,

  “那我就不久留了,这些日子忙得要死,我还得准备三个月后的金鳞秘境,你不用送了。”

  楚瑜目送着大师姐离开,关上423的房门。

  原来金鳞秘境三个月后就要开启了吗?

  这时间点倒是挺准的。

  也不知道是每次时间固定,还是有擅长这方面的大能占卜或者计算出来的。

  她又想到了自己得到的两个小黑剑,上面通知过葬剑山即将开启的日子,也大约在三个月后。

  摸出两把小黑剑,一手拿一个,楚瑜颇为的苦恼,

  “我又拿到了一把密钥,本来楚队长有一个,我有一个,也可以分阿琼一个,我们三姐妹可以一起去探索一下葬剑山。可惜呀,阿琼要去金鳞秘境,看来是注定要错过了,那我这剩下这个密钥给谁呢?”

  下意识的楚瑜就想到了张静怡张师姐。
  大师姐心中凛然,连忙卖惨道,

  “小鱼儿,你也可怜可怜我,想我爹那个宗主,做的别提多憋屈了,明明一腔雄心壮志,却让他赵家整得我爹道心都不通畅了,自从成为宗主以后,实力再没进步过,我着实可怜他才想着要为我爹分忧的。”

  楚瑜翻了个白眼,

  “你就装吧,你敢指天发誓说,自己不想当少宗主?”

  大师姐嘻嘻一笑,

  “想,自然是想的,人生于世,若是不创下一番事业,就这般庸碌无为的过去,那也太憋屈了,我可学不来你的岁月静好。”

  她拍了拍自己身下的椅子,眯起的笑颜让人看不出她眼中的野心与欲望,

  “既然已经坐上了这个位置,那我自然是要好好做的,明明一朝权在手,却碍于各方面势力权衡,不敢轻动,顾及这个,顾及那个,可不是我的风格。”

  楚瑜嘴角抽了抽,

  “大师姐,以你这大刀阔斧的风格,宗主也真不怕青云宗被你玩坏。”

  大师姐对自己身上的缺点,倒是非常的坦然,笑了笑道,

  “我便是觉得青云宗沉珂太久,需要凌厉风行的改革,才能在他们反应过来抱团之前一举断掉所有人伸过来的爪子,偶尔我也想着有时候不能太冲动,所以这不是在我爹手底下历练着、学习着、被我爹压着不能乱来嘛。”

  说到这里,她那爽朗的笑容蓦地一收,变得可怜兮兮起来,

  “所以小鱼儿,你知道我有多惨了吧,你说你是棋子,我也是我爹摆上棋盘的刀啊,我在前面大刀阔斧的砍,他在后面悄咪咪的捡便宜,简直太坏了,我可是他的亲女儿,亲生的,他居然这么坑我!”

  楚瑜听着她的吐槽,忍不住来了一句,

  “所以你就转过头来坑我?”

  大师姐走过来,亲密的拥住了楚瑜的肩膀,

  “这不是咱俩关系好吗?你这么聪明伶俐,坑坑更健康,换个稍微笨点的,我还真不敢这么做,就担心把她给坑进去,我拉都拉不起来,这不是害人吗?你就不一样了,皮糙肉厚耐坑。”

  楚瑜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一报还一报。

  自己刚才还腹诽大师姐是筑基真人,皮厚,转头她就心有灵犀一般来了一句自己皮厚不怕坑。

  听听,这还是外人眼中光风霁月的大师姐吗?

  大概她有千人千面,对不同性格的弟子,就用不同的面孔?

  楚瑜干脆道,

  “大师姐,其实我真不在意你怎么坑我,毕竟这世上有句话叫一报还一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今天坑了我,没准几年之后我就反过来坑了你,咱们好姐妹,坑坑更健康嘛,你可千万别介意。”

  大师姐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忽然有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你要坑我?”

  楚瑜郑重的点点头,

  “你愿意说是礼尚往来也好,更符合咱们修真界的情况,说是因果轮回也可以,总之以后被我坑了,可千万别生气。”

  大师姐僵着脸道,

  谷/span“那是当然,我可不是那种双标的小人,你大师姐扛得住,尽管来吧。”

  楚瑜才不管大师姐脸上的笑容有多勉强,直接让097将这段给记了下来,才道,

  “大师姐以后再坑我的时候,记得打个招呼,我以后坑你的时候,也会贴心的跟你说一声的。”

  大师姐揉了揉自己的脸,

  “忽然有点后悔之前答应你了。”

  “那可不行,大师姐你一言九鼎,怎么能失信于人?”

  大师姐苦笑,

  “总觉得答应了不太好的事,心里有点慌,对了,你还有什么别的问题要问我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赵家那边的事还没结尾呢,我今天也是很艰难才抽出时间过来见你,给你赔罪的,怎么样,我很有诚意了吧?”

  提到赵家,楚瑜立刻想起了一件事,她很感兴趣的问出了困扰自己有些久远的问题,

  “大师姐,自从阿琼给我介绍了有关赵奕河的过往之后,我就想问了,宗主卡他的KPI……不对,是他的候选人申请,是真的如宗门传言的那样,不想赵家独大吗?昨天晚上没来得及问阿琼,但你作为继承人,应该很了解你爹的想法吧。”

  没错,不是宗主之女,而是继承人。

  修真界看中血脉,但又没那么看重。

  公认的一个常识是,子嗣不一定是继承修士道统的那一个,但徒弟一定是。

  修真界收徒是非常郑重的事。

  核心理由往往都只有一个,让对方继承自己的道统,把他会的东西传承下去。

  这样可能千百年后他人已经死了,但他却又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似那种因为对方长得好看、因为他合眼缘、因为各方势力权衡,不得不收这种种乱七八糟的理由,往往都是记名弟子,或者名义上是亲传,其实是记名。

  作为师尊,根本不会掏心掏肺的管着他的修炼、他的道心、他的生活,为他长远的未来做考虑。

  也正是如此,一些作为继承人的徒弟甚至比亲生儿女还要更了解师尊,更懂得他的想法。

  既然大师姐已经是铁定的少宗主,那么她肯定是了解宗主的,知道宗主治理宗门的理念。

  询问她,再没有比这更适合的人选了。

  “赵师兄啊。”大师姐拖长调子,目光中陷入回忆,

  “其实他是个很优秀的人,我爹对他多有赞扬,可惜在综合考虑之后,我爹还是一票否决了他成为候选人的可能,这对他是个巨大的打击,甚至一度动摇了他的道心,但对我爹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只是我爹给过他很多机会,但他都没有抓住。”

  “所以他是为什么被淘汰了?”

  楚瑜虽然这么问,但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只是她更想听一听大师姐的说法。

  “因为他受赵家影响太深了,他的宗族观念强过了宗门观念,他如果做族长,以他对宗族的死心塌地,绝对能够带着家族发展壮大起来,但做宗主就很要命了,他看重赵家胜过宗门,我爹又怎么敢把青云宗交给他?一旦他赵家与青云宗的利益产生冲突,他选择损害的是哪一个毋庸置疑。”

预约北京导游美女 添加QQ: 陪您北京旅游愉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附子简介
北京私人导游
北京伴游提供商务陪游,私人导游,旅游接待,默认伴游,公司拥有律师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私人陪游经验,欢迎咨询。
电话:1399999999
评论信息
我要评论
合作伙伴: